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春意盎然

  “舅舅,您看如何是好?”沈兆福眼巴巴地看着丁大山。

丁大山苦笑着说:“哎,我当这仇家消失了呢,怎地突然又出来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大少爷这事我也帮不上忙喽。”

“舅舅,您足智多谋,这事您得帮我,他们明日再来,哎……”沈兆福眼前现出那裂成几块的凳子,可怜巴巴地说道。

丁大山沉吟一会儿凑到沈兆福跟前耳语了几句,沈兆福面露难色道:“这……如果让爹知道了……”

“你爹现在身体不好,如果再让他生气……你是家中长子,得与你爹分忧,当得起这个家啊,何况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沈家钱庄,等你三弟回来一切不就解决了么?”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三弟。”

城外,官道上一辆马车慢慢地溜达着,赶车的小厮也不急,任由那马边走边啃食着路边的青草。突然,一大片杏花扑面而来,那小厮忍不住朝车内喊道:“少奶奶,看到杏花了。”

轿帘一掀,红玉探出头来说:“小姐,好漂亮的杏花。”

依兰道:“里面风景更好,童喜,将车赶快些吧。”

那叫童喜的小厮道:“不等少爷了么。”

“咱们去杏花村等他。”

离杏花要还有一段距离,一阵香气就迎面而来。

杏花村的掌柜一见依兰过来,早从楼上迎了下来:“姑娘,今年天气好,杏花开得早,赏花的人多……”

依兰微微一笑:“掌柜的,您尽管忙去吧,把雅间给我留好就是了,童喜,去迎下你家少爷,许是该来了。”

不一会儿,兆康就随童喜进来道:“原来还有这么个好去处,你是如何寻得的。”

依兰想起沈兆吉笑笑说:“来得多,自然就寻着了。”

伙计已经送来了几样吃食、小菜,掌柜的亲自送来上好的杏花酒,依兰想起那日和沈兆吉在此处饮酒的事,便说:“我们来个行酒令可好?”

红玉道:“小姐,可不许吟诗赋词,那我可不会。”

童喜也在一边帮腔说:“就是,就是。”

兆康道:“那就虎棒鸡虫令如何?”

一圈下来,依兰输得最多,其次是兆康,看着红玉和童喜的得意样,依兰不服道:“再来!”一圈下来,依兰又喝了几杯,兆康笑着说:“你们是来斗酒,还是赏花的?”

依兰道“你不提醒倒忘了正事。”

四人走到杏林深处,但见虬枝桠杈上,杏花缀满其间,兆康看向依兰见她着了件粉白色的窄腰长袍,外面套着一件半透明的丝制长衫,显出欣长高挑的身材,乌黑的长发仅绾了个简单的髻,有一部分垂下,许是喝点酒,眼眸之中的慵懒之意毫不掩饰,眉宇间又不乏妩媚,兆康就这么看着。

“小姐,我去把琴给你拿来。”直到耳边传来红玉忍着笑的声音,兆康才仿佛醒过来,俊脸一红,红玉拉了童喜一下,二人往来路去了。

依兰道:“不要琴,我——我要跳舞……”

说着,就翩翩舞动着衣袖,摇摇摆摆的笑着,妖媚的无遮无拦……忽然脚下一个踉跄,兆康一闪身奔了过去,软香温玉抱了个满怀,一时间,料峭春寒里,便有了无尽的花香旖旎,春意盎然……

第六十章 春意盎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