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

  听兆康说“你有没有想我?”依兰心中一疼,万般委屈叫嚣着似要喷涌而出,一个“你……”字后,依兰却蓦地住口,明明对他怨得极深,却在碰上他的眼眸的瞬间,所有怨气尽皆散去……漫上脸颊的唯有掩也掩不住的绯红。

忽地依兰摔了兆康的手,正色道:“你也不怕园子里的丫头瞧见笑话。”说罢径直朝屋里去了。

兆康知她心底有气,也不言语,跟在她后面进到室内,正欲说话却听依兰道:“把手伸出来,我与你号下脉。”

兆康瞧着她紧绷的小脸忍住笑,卷起袖子坐下将手伸到她眼前,依兰一想到这手的主人,不禁面上一红,她轻轻吸口气,贝齿轻咬下唇,将手缓缓放在他腕上。

感觉到兆康充满戏谑的笑意,依兰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微闭了眼睛,觉得三个指肚下如水中漂木,举之有余,按之不足,她不禁眉头深蹙脱口而出:“你失了多少血?”

听她发问兆康眼角的笑意僵了僵,换上付认真的表情:“不多,也不少。”倏地一股血涌上来压也压不住,只觉得嘴里泛上涩涩地腥味,怕她担心,他强忍着咽了下去,前日被那物吸去许多血,今早为爹运气又动了真阳,哎,若不是如此爹还能有命么?

“唔,你这叫什么话,明明失了那么多血。”她抬头看着他眼里满是关切之色。

兆康眉毛一挑说:“老鬼给了你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

依兰惊奇:“咦,你是如何得知的,他从我身边一略而过,我还未曾反应已有一物塞至手中。”说着,依兰拿出一个小锦囊,打开来看却原来是两个药瓶,有个素笺折了放在旁边,依兰拿起打开看到笺上龙飞凤舞的字体,不禁赞道:“好俊逸的字。”

她忽然感到腰身一紧,兆康正从背后环抱住她,一股温热的气息吹在耳畔,依兰脸上一红,紧紧了身子却被他环得更紧,竟是挨着她挤到这张小圆凳上坐下。

依兰一手抵住他的胸膛,抽了抽鼻子,这会子他身上却没有那怡红院的香味。见到他这个小动作,兆康伸手刮刮她的鼻子戏谑地笑道:“我快马加鞭从京城赶回,换马不换人,身上只有臭味,断不会有香味的。”

忽地他附在她耳边轻语道:“今晚可否再给为夫跳个胡媚舞?”依兰直觉得自己心神恍惚,带着爱意与羞怯地嗔他一眼,心里似有根弦“嘣”地一声断了,拜别热娜老师时她说过的话又浮上耳畔“兰儿,人生皆有机遇,你要认得清、看明白,不要锋芒太露,把稳自己的本则,人生最无常的是情爱,记住用情只可三分,你若用了十分情,那吃苦的必定是你自己……万事看淡,你若在意了那便是用情了……”

依兰在心里暗叹:老师,你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呢?

她转向兆康认真地问道:“你那日说的话当真?”她指的是兆康说的:从今往后,我沈兆康只有你一个女人。

亲们,收藏了没有?推荐了没有哇?给点动力吧!

第五十六章 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