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唯有一试了

  风和雨总是结伴而来,带点儿寒气的风中雾雨连绵,水、小桥、杨柳、亭台、楼阁都被笼在这朦胧中……

依兰昨日送走了姐姐和虎哥,心里抽空了般很不是滋味,虎哥临走时解下佩玉递给依兰说:“圣上对我此行查办漕粮之事大加赞许,兰妹也功不可末。漕帮帮主此次亲押漕粮进京,龙颜大悦,亲笔提下‘忠义帮’,这是我和漕帮联络的信物,兰妹若遇难事可持此物去漕帮,定能得到帮助。”

依兰来到兆康书房焚了她从西域带来的百草香,红玉已经将琴摆好,依兰手一抚上琴,顿时将心底的怆然、忧伤全部付诸琴里,琴音轻扬,诉说着她幽婉的哀伤,琴音纠结着一段感情,一场风景,一声幽叹,琴音诉说着她心底的伤痕,隐约的爱意是记忆的碎屑,远了、空了……和着琴音是泪掉了、落了……

琴声嘎然,红玉已泣不成声,走上前蹲在依兰跟前将头伏在她膝上说:“小姐……小姐,你心里苦呀……”

二人呆坐片刻,依兰起身叫红玉拿过那日兆康画的卷轴,缓缓打开,一个青衣女子妙曼于纸上,眉眼间皆是笑意……

依兰轻吟道:“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黄金樽。

哼哼……”“六少奶奶,快……快,二夫人让你去她房里。”紫娟跑得气喘吁吁,想是来得太急伞也没打,头发淋湿了不少。

依兰见她神情慌乱忙问道:“你这么匆匆忙忙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老爷晕厥过去了。”紫娟道。

红玉正帮紫娟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珠,闻听此言大吃一惊:“呀,老爷身子那么好,怎么会晕厥呢?”

依兰急道:“红玉,还不准备东西,怎地那么多话。”

红玉吐吐舌头赶紧去准备东西了。

等他们匆匆赶到二夫人房里时,已经围了一大圈人,依兰看着神色焦急的二夫人说:“二娘,让他们散去吧,人多了空气不流通,于病人不利。”

二夫人已没了往日的飞扬跋扈,一个劲地点头,对众人说:“你们快散了吧。”

“六弟妹,爹是被气的。”说话的是老大沈兆福。

依兰没想到大哥也在这儿赶紧施了一礼。

沈老爷仰躺在那儿,脸红得发紫,手脚却是冰凉,依兰一瞧这情形估计是气血上头之症,这病可大可小,只不知沈老爷什么状况,依兰手搭脉上细疹了一番,眉头越蹙越紧,沈老爷的心血已经充盈而气不下行,依兰先取出毫针扎沈老爷中指,放出些黑血,又开了方子,命人赶紧去配药。

然后过来见沈兆福道:“大哥,爹爹气血并走于上,为之大厥,《内经》上说气复则生,不反则死。我不知爹爹缘何得此症,但这此情形凶多吉少……”说着泪水盈盈而下,这时沈兆祥带来和李、张二位大夫也诊完,所言与依兰不差上下。

依兰转向二位大夫说:“我开的方子上有牛黄、麝香、冬虫夏草、虎骨、羚羊角、鹿茸、白花蛇、蜈蚣、马钱子、西洋参、蛇含石、上甲、川山甲、地龙、水蛭等名贵药材,具是有活血化瘀、祛瘀生新、补精益神、疏通经络的作用,二位看妥否。”

二人沉吟片刻均说:“此方可行,唯有一试了。”

第五十一章 唯有一试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