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是我引狼入室

  眼瞧着兆康和依兰的身影在二夫人房屋拐角处隐没后,沈万钧一双深沉的老眼有一抹不同寻常的阴骘:“年纪这样小,就有这样的手段,你们怕是都不是她的对手!”

兄弟三人一怔沉默半晌,沈兆福犹豫着道:“父亲,您说谁啊,府台大人么?”

“你们六弟妹楚依兰!”楚依兰三字沈万钧咬得极重,带了怒意及悔意的。

沈兆祥大惊:“爹,您……”

沈万钧打断他的话:“安儿,去把门关上,为父有话要说。”

兄弟三人俱都神色一凛,沈兆安起身去把门掩好。

沈万钧沉吟片刻说:“为父是黄泉路上走过一回的人,有些事不须瞒你们了,十七年前,我在天隐寺偶遇灵隐名僧圆真法师,圆真法师给我卜了一卦‘仰望上天垂护佑,江南城西杏花女,可怜道上饥寒子,当年华堂卧锦茵’……得了此卦后,我甚是不安,因此着意教导你们兄弟,只盼沈家祖业千万别没落了,而且你们的六弟,表面上看来是个纨绔子弟,实际上他是江南名士骆亚夫的关门弟子,也不知他从哪里还学得一身功夫。”

三人释然:怪不得爹爹对他们兄弟都要求极其严苛,很小年纪就让他们各撑一方,对六弟却任意放纵,原想那是老父对幺儿的宠溺。还有那个骆亚夫,听闻曾为圣师,一般人等不会看在眼里,爹爹不知使什么法子令六弟拜在他门下。

沈万钧呷了口茶接着说道:“合着咱家该遭此一劫,却是我引狼入室。”

沈兆安阴恻恻地开口说道:“爹爹是说楚依兰。”不知为什么他对楚依兰甚是不待见。

沈万钧抬眼缓缓看了看三个儿子,最后将眼光落在窗格上:“当年定下这门亲是为了偿还心债,为此康儿颇有微词,我也甚感内疚。其实楚成那人忠厚敦实,当实我料他家女儿最多也就木讷些,只委屈些康儿……没料到她居然与艾家搭上关系,且频频出入艾府,我这才命人去查了她的底细。”

沈万钧说得有些累,毕竟身子才好将过来,他深吸了口气复又道:“居说她在十来岁那年随父兄采药堕下山崖,却被高人所救,带至山上教导,直至快成亲前才回到楚家,她这几年的经历连楚家人也说不清楚,但看她为人行事,却不是一般人,我派去打探消息的人报告说,艾虎查办漕运一事多亏她从中协助,否则粮库都被一把大火烧了。”

沈兆祥插言道:“她已嫁入沈家,而且我看六弟与她伉俪情深,料她不会害沈家吧。”

“哼哼,那沈家这许多怪事不是自她嫁入后发生的么?”沈兆安冷哼两声道。

“是呀,金窖失窃定与她有关。她心思慎密,由珍珠一事可见端倪。你们兄弟就与我暗中查访吧。”沈老爷吩咐道。

“还查什么查,直接抓了报官审问就是了。”沈兆安不耐地道。

还是沈兆福沉稳些:“胡说,没有证据怎可乱讲,再说六弟定是要护着她的。”

“好了,你们记下了,今天我说这事对谁也不能讲,包括你们的娘亲。”

“是爹。”

“唔,说了这半晌的话,肚子都饿了。”

“让丫头送到房里来?”

“哈哈,不用了,走,到厅堂里去。”

第五十五章 是我引狼入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