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哪位高人出此上策

  沈园里自沈老爷晕厥过去后一直笼罩着莫名其妙的恐慌,先是传出三夫人回来了,每日在后园里晃悠着找人陪她,后又个丫头跳井污了水,把井也填,那丫头的家人闹上门来赔了不少银钱,园子里的丫头婆子小厮们走了大半……沈老爷时好时醒,醒来就呜哩哇啦得谁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不知怎的,沈家金窖失窃一事已经在江南镇传的沸沸扬扬,沈家钱庄里每日里提取银钱的人排起长队,都说再不取怕就没银子了,原先跟沈家有生意往来的店铺拒不给沈家赊欠……

更有甚者新来的府台大人接到举报,派人彻查沈家所有帐目,居然说沈家漏交税银万两,连打带罚需补交两万余两,这要放在平时也不是多大的事,可如今就麻烦了,其他的事还好说,这税银补不上就得吃官司……

沈兆福、沈兆祥、沈兆安三兄弟忙的焦头烂额,已经卖了酒楼和茶楼,看这情形,怕是绸缎铺、茶叶店、药材铺都保不住了。

清晨,一缕阳光从东窗进来,被镂空的纱帘筛成了斑驳的光亮,依兰起身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微风吹来,一阵清新、幽香、淡雅的泥土气息迎面而来,正对窗户的一棵柳树的枝条向下垂着,就像一条条线挂在树上,那正欲冒头的嫩黄色小叶片,就像是在线上打的结。

依兰呆看了片刻,叹口气自言自语道:“真的是我祸害的么?”昨日里依兰去厨房取药时,听到两个小丫头的议论:“他们都说六少奶奶是祸害呢,自从她进了沈园后就出了那么多事。”

“要不是老爷护着她,二夫人早把她赶出去了。”

“如今老爷怕是不行了,六少爷似是不喜欢她,我看迟早要把她赶走的。”

“其实六少奶奶蛮漂亮的,人也温柔,怎么是祸害呢。”

“管家说她邪性着呢。”

“什么叫邪性?”

“不知道,可能是从荒蛮之地带来的吧。”

“小梅,你娘家什么时候来接你?”

……

依兰无心听下去,悄悄转身走了。

沈园里比平日冷清多了,依兰带着红玉到二夫人房里看望老爷,在屋外居然听到房里传出笑声,她大吃一惊,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敢笑,还能笑出声?

依兰正迟疑着要不要进去,就听沈兆祥唤她:“是六弟妹么,快进来吧。”

依兰进去一瞧,心里跟打鼓似的擂起来,“失踪”了四十多天的沈兆康赫然坐在那里,嘴角微微上弯,看她进来,眉毛挑了挑,那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更令他吃惊的是躺了多日的沈老爷居然面色如常坐在那里呢,旁边似乎还有一人,但她已顾不得细瞧,眼睛瞪得老大,疑是梦中,揉揉眼睛再睁开……

沈兆祥揶揄的声音传过来:“六弟妹,不用揉了,是六弟没错,而且爹爹的病也去了大半……”

沈兆福接着插话说:“昨儿晚上正如六弟妹所料,那骗子居然拿着当票来赎珠子了,哈哈,当我拿出他那颗珠子时,他脸抽得恨不能搧自己了,临走时那厮居然还问我是哪位高人出此上策。”

第五十三章 哪位高人出此上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