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我们观灯去

  艾府厅堂里,艾老夫人正一脸怒气地训艾虎:“你还想瞒着为娘到什么时候?你以为我是那么糊涂的人么?别忘了你老子是土匪,你什么出身?还计较起人家姑娘的出身来……”

艾虎陪着小心道:“娘亲,您别生气,气坏身子……”

“呸,我不生气,能不生气吗,你真小瞧了你娘,你娘我什么风浪没经过,岂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人。”

艾虎讪然:“娘,是我错了,儿以为您……”

艾母怒火去了大半,细语道:“儿呀,娶妻求贤,和这姑娘一同拘禁的这两日,我看出她外柔内刚、心细体贴、做事有主见,真是个不多得好姑娘,再者你二人两情相悦,这姑娘调教一下定是个贤内助哩。”

艾虎脸腾地红了“娘亲……”

艾母说:“过了十五咱们就准备着回京吧,回去找个好日子给你们把事办了。”

依兰和红玉来艾府根本不用通报,依兰本想先去见艾母的,听齐威说艾母正跟艾大人商量事情,就先去蝶儿房里了。

依兰见蝶儿正站在窗前发呆,轻轻走过去扳过蝶儿戏谑道:“我的好姐姐,发什么呆?”

却见蝶儿腮边留有泪痕,依兰吃惊:“姐姐,谁欺负你了?”

蝶儿摇摇头没有吱声,转身推开窗子,窗外,一簇绿荫葱葱的竹子,在明媚的日光里婷婷玉立着。蝶儿盯着翠竹看了片刻,对着窗外轻轻嘘出一口气,一小团温暖白雾袅袅升空,氤氲着汇入了潮冷的空气,渐淡……渐淡……继而没了踪影。

蝶儿道:“兰妹,你看它消失得是不是轻悄而又平静,仿佛从来就不曾有过”。

依兰道:“姐姐,你什么意思?虎哥没有给婶娘说起吗?”

“他……他……我不想他为难,过了今日我准备走了。”

“姐姐去哪里?”

“我还没想好,天下之大总有我容身之处吧。”

“姐姐……”

“兰妹,你不用劝我,我去意已坚。”

“呃……”

依兰知她为人,此刻看着蝶儿坚决的眼神,收住了将要出口的话。

“我艾家哪里亏待了蝶儿姑娘?姑娘去意如此坚定?”艾母的声音蓦地响起,惊的屋里两人慌忙过来见礼。

“婶娘,兰儿正准备着去给您问安呢,呦,您这件绯紫的袍子真漂亮!”

“节日里吃得糖多了,小嘴儿甜得跟抹了蜜似的,这袍子是你姐姐给我缝制的。说说,你姐姐为什么要走?”

“姐姐她——她与您无亲无故的,不好再叨扰您。”依兰本想如实说出,但蝶儿伸手扯了扯她的袖子,她才有此一说。

“是吗?”艾母转向蝶儿,眼里闪动着狡黠。

蝶儿低头答道:“是……这些日子给您和——艾大人添了许多麻烦,内心甚是不安,过了十五我自会离去。”

艾母诡异地笑笑说:“你如此坚决,我也不好勉强,只是我虎儿与何人拜堂呢?”

依兰恍然大悟:“姐姐!姐姐!婶娘同意了!”

蝶儿满脸疑惑:“老夫人……”

“还老夫人呢,叫娘亲,姐姐,平日里那么伶俐的人,此时怎地如此迟钝……天黑了我们观灯去哦……”依兰兴奋的嚷嚷着。

第四十八章 我们观灯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