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阴暗的目的

  两人见过礼后落坐,依兰道:“今日闲的无聊,偶然间路过这杏林,看满山秋景好,想昨日因身体不适怠慢了六爷,特请六爷来赏景。”

兆康不语,仅点点头,但眸子里盛满笑意,暖暖得望着她,依兰不由心如鹿撞,一抹红晕染上俏脸,这该死的笑勾人心魄。

兆康心里一荡,心想这孩子怎么跟女人一样,这样的场景在哪里有过?他略一思索想起来了,端午那日依兰也有这么个表情,哎,这时候怎么想起她来?想来是这沈兄弟跟她有几分相似的缘故吧。

“沈兄弟。”

“六爷叫我天云吧。”

“好,天云,你也别六爷六爷的叫了,叫我六哥吧。”

“是,六哥。”

两人这么一改口,都觉得透着几分亲近了。

兆康没有忘记他来见沈天云的目的,昨晚艾虎出面给天云挡酒他就看出这沈天云在艾虎心目中的份量不一般。

几日前二哥来密信说,朝中有人上书皇上,弹劾江南一带掌管漕运的官员贪污腐化,漕粮以劣充优,指挥使艾虎此次巡查,正是为了查办此事。

沈家马队都跑到了西域,独这漕运没沾上边儿,这么个大肥差一直被知府谢运来的小舅子孙庆霸占着,这次沈家是不是有机会染指漕运?

沈老爷得信后立即运筹帷幄,上下打点,为了漕运这等大事,这次把他埋伏最深的一颗子——兆康推了出来。

艾虎能赴兆康的宴,全是碍于沈兆寿,毕竟同朝为官,能不结怨最好。况且他拒绝凶沈老爷送的那把削金断玉的宝刀,这习武之人,其他东西也许不放在眼里,可见了这利器自是爱不释手,这沈家出手真是大方,想必这把宝刀沈老爷定是花了重金购来的。

兆康本想从艾虎那探得一点口风,但那家伙滑溜的很,顾左右而言他,饶是兆康心智过人,有关漕运的事硬没探出丝毫端倪。

“天云,你们到江南镇有些时日了吧?”兆康开口试探道。

依兰哪知道他那些心思?随口答道“刚来五日。”她是从和艾母的攀谈中得知的。

“呃,不知艾大人要在江南住多久?”

“这个,我要回去问下伯母。”

“你是说,艾大人的母亲也来了?”

“是呀。”

兆康一听,见此情形,艾虎怕是要长住一阵吧,看来朝庭这回是来真的了。

“天云,你跟艾大人多久了。”

“呃,这个,我生下来就认识他了。”

兆康听罢,不由大喜,这沈天云幼稚活泼,城府不深,看来这是艾虎的一根软肋,从这里突破未偿不是个好办法。

此念一出立刻有了拉拢沈天云的想法。

“天云,这江南镇自古富庶,能人异士层出不穷,名山秀水和北方大不相同,这几日六哥就带你好好逛逛。”

依兰大喜拍手叫好,她自小被放养惯了,整日呆在沈园里,早就呆得发霉了。

况且能跟心上人一起游山玩水,那自是再好不过了。

兆康看她天真的拍手,喜笑颜开的模样,心里不由有点愧疚,为着自己那阴暗的目的。

第十九章 阴暗的目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