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我不会喝药的

  在艾虎的书房里,罗青显得火气很大,气冲冲的说道:“谢运来胆子也太大了,漕粮也敢截下,那是前方百万将士的口粮呀。”

艾虎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从帐册上看,三十万石漕粮全在粮仓里,对了,前几日让你去查粮船沉没一事有结果没有?”

罗青讪然。

窗边忽然人影一闪,“什么人?”罗青已然推开窗户,一股凉风夹杂着湿气涌了进来,窗外树影重重,显得扑朔迷离,远处似乎有人影闪了一下,罗青欲追出去,艾虎摆手制止:“算了吧,是个高手,你追不上的。”

目光所及看到窗前有封信,他走过去捡起来看了看,脸上拧着的眉毛倏地展开了。

罗青疑惑地看着艾虎。

艾虎哈哈一笑:“罗青,陪我去怡红院乐乐,好久没放松了。”

“嗒嗒……”一辆马车从天隐山上疾驰而下,车夫一个劲的吆喝着马,马车便有些颠簸,车夫小心地对车内说:“对不住了,六少奶奶,路不平,大管家要我早些接回您。”

依兰掀开车帘探出半个身子道:“不碍事,你们要是牵了胭脂过来岂不快点,不过,又有谁能近得了胭脂呢。”

深秋的天空,好象用水洗刷过一样干净明亮,淡淡的几朵云花,慢悠悠地飘荡着,红透的枫叶夹杂在绿黄的树林里煞是显眼,秋风一吹,红叶一片片飞落下来,犹如彩蝶在飞舞。依兰轻轻念道:“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

“六少奶奶好文采。”

“哪里,是前人写的诗句,我不过触景而言罢了。”

马车到沈园,就见丁大山抱了断臂在门口迎着,看见依兰他眼中闪过一丝不安,低下头说:“六少奶奶,三夫人吐了许多血,大夫来过了,还得靠您给她治病哩。”依兰顾不得跟他啰嗦,直奔三夫人屋里去了。

依兰坐在三夫人床边,看着三夫人白得跟纸一样的脸,心里涌起一股愧疚,近日里来这里的时间少了许多,自从认下蝶儿这个姐姐后,她大多时间在她那里抚琴起舞。她私下里认为三娘琴声古板,蝶儿姐姐琴声灵动,天山那位师傅琵琶弹奏轻盈、旋律悠扬……

依兰赶紧拉回思绪,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轻轻抬起三夫人胳膊将手搭上,片刻她开了付方子,嘱咐下人们去抓药。

依兰叫过紫娟问道:“最近可有什么人惹三娘生气?”

紫娟答道:“没有,三夫人素来与人无争,府里用度按时送来,什么也不缺。”

依兰眉头微蹙,本来三夫人的病去了大半,这次看脉象她是情志受伤,悲愤过度才吐那么多血,现在她气若游丝,全没有求生的意志,怕是千年老参也不起多大作用。

“兰儿。”

“三娘,您醒了!”

依兰奔到三夫人床前安慰三夫人道:“我给您配了药,紫娟已经去煎了,您喝了药这病就好了。”

三夫人虚弱地摇摇头说:“我不会喝药的。”

第二十七章 我不会喝药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