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我为什么去不得

  雾,起雾了,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石板路上沾上了露水,湿淋淋得,到显得干净清爽。依兰略微使劲,企图把手腕从他的钳制中抽出,手腕反而被兆康加大力度捏得更疼了,依兰咬了咬下唇没让眼泪流出来。

依兰被拽拖着来到茶楼兆康休息那间雅室的里间,兆康一把把她摔在床上,盯着依兰说:“你,你怎么去那种地方?”

依兰因为他的放手,手腕吃疼身子坠了下去,右手护着她的独它尔,趴坐在床上,泪水无声流下,她抬头嘴角倔强地上仰一个微笑的角度:“你去得,我为什么去不得。”

兆康气结:“你……你……”他不怒反笑,走到依兰面着抓起她的手腕,依兰吃疼不甘示弱地朝他手上咬去,他反手捏住她的下颌,强迫她抬头面对自己,看着她那两粒浸在水中的黑珍珠,兆康感觉心脏生生地缩在一起疼了下,他的手颓然垂下,看也不看依兰说道:“以后不许再去那种地方。”

依兰骨子里的倔强随性被挑起来了,她直瞪着眼对着那张俊脸说道:“沈兆康,不论我做什么,你没有资格管我,我只是你名义上的娘子,从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互不相干。”

兆康皱皱眉头,微眯着双眼看着依兰,她这是干什么,休夫吗?休想,虽然我娶这个祸害是为了替父偿还心债,我心不甘情不愿,但我休她可以,怎么也轮不到她,反了,反了,翻天了!他缓缓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你敢!”

依兰也以挑衅的眼神盯着他:“沈兆康,我嫁入沈园也半年多了,你看过我几眼,除了霸气凌厉,你可曾给过我点儿温暖,你讨厌我就罢了,为什么折磨我……”

兆康脑子里一片混沌,他唯有附下头用唇封住那喋喋不休的小嘴,只听得依兰喉咙呢喃了几声,迅速推开他,没等他反应过来依兰已经抱着她的乐器下楼了。

杏花村那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远处两个骑马的人渐行渐近,原来是沈兆康和沈天云,沈兆康一身宝蓝色劲装外罩苍蓝色轻裘,显得富贵逼人。

沈天云穿着一件月白色的长锦衣,杏黄色棉披风上用深棕色的丝线绣出苍劲的枝干,上面有红色的丝线勾出几朵梅花,给人一种清雅的感觉。

沈天云说道:“六哥,已是冬至时节,在这郊外青天碧云下,一点也感觉不到肃杀,甚至还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生气。”

兆康脸露笑意,两道英挺的眉毛也舒展开来,他眯着眼转头看着沈天云说道:“天云,好雅兴呀,你邀我来就是为了这莫名其妙的生气么?”

“当然不是,我备了坛杏花酒,与六哥一醉方休。”

“好,好,哈哈,在这冬日里有酒最好。”兆康抚掌大笑。

两人下得马来,早有店小二迎了过来,这时节到这里人的想来不会多,这山野里的店子就没城里的那么讲究了,没有包间,二人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亲们,免费的咖啡有没有?

第三十一章 我为什么去不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