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姐姐房里有个男人

  依兰转身看到一口整齐微白的牙齿,牙齿的主人有着一张四方脸,脸上的皮肤很粗糙,眉毛浓黑而整齐,两只深陷的眼睛神采奕奕,高挺的鼻梁略带鹰钩,显得盛气逼人。她一怔,此人有点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是谁?

那人看着依兰的表情,揶揄地说:“妹妹不认得我了?”

“你,哦……你……你是……三哥!”依兰思索片该说道。

来人正在沈家三少爷沈兆吉,依兰还是在十来岁时见过他,后来他每次到西域依兰都在山里跟热娜老师学习而不得见之。

沈兆吉是今日中午才回到江南镇的,拜见完父母,又到三娘灵前上香后,就赶到后园来看依兰,他和楚天泽是极好的朋友,回江南镇前楚天泽托付他照顾好妹妹。

“依兰长大了。”面前的依兰已不似他印象中十来岁穿红挂绿满头小辫的女童,她穿着一件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腰间结了个白色织绵腰带,墨色的秀发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白花,肌肤晶莹如玉,未施粉黛,妩媚迷人的丹凤眼略有些红肿,双眸象两粒黑葡萄一样浸在盈盈水中……

沈兆吉怔了怔,他在依兰眼底看到了些许凄然,暗想:依兰该是为三娘伤心吧,依她的才情及美丽,风流成性的六弟一定不会冷落她的。

他明白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拿出楚天泽托他带的东西说:“六弟妹,这是天泽兄带给你的东西。”

依兰伸手接过用丝绸包裹着东西,拿到手中还没打开,就惊讶的说:“是独它尔吗?”不等沈兆吉回答就附下头,将脸贴在上面,深嗅着家乡的气息……有雨点滴滴嗒嗒的落下来。

在艾府的书房中,艾虎放下手中的笔,伸了个懒腰,又看了遍信件,小心叠起密封好唤过罗青命令道:“你用八百里加急将此密函送到章大人府上。”

“是。”罗青应道匆匆出去了。

艾虎信步来到院子里,因为刚刚下过小雨,石板路尚未干透,艾虎顺着园中小路走到一个池塘边,塘中间有一座山石,一阵风拂过,平静的水面上划出道道波痕,象是她的舞裙般荡漾开……

一想到她艾虎脸部的僵硬一点点柔软起来,笑容在他粗犷的脸上展开,她是他此次江南之行最大的收获,只是,哎……

天刚朦朦亮,依兰就迫不及待地抱着独它尔往怡红院方向去了,她要给蝶儿姐姐献宝。蝶儿卖艺不卖身,在怡红院边上有个独门的小院,小院靠近沈园方向有个后门,自依兰认蝶儿做姐姐后,蝶儿就给了依兰一把小门的钥匙,所以依兰经常可以自由出入那里。

依兰想给姐姐一个惊喜,她踮着脚尖径直奔蝶儿寝室而去。

忽然她惊讶的站住,继而两抹绯红飞上双颊,姐姐房里有个男人,两人正相拥而坐,姐姐头靠在男人胸前,手环在男人腰上……

第二十九章 姐姐房里有个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