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井水犯了河水

  这舅老爷就是二夫人的哥哥、沈园的大管家丁大山。

这丁大山是带着妹子从山西逃难到江南镇,跟妹子一起嫁入沈园的,起初他只是在沈园做做管事、采购之类的,后来沈老爷见他做事用心,且能说会道,略通笔墨,就让他做了沈园的大管家。

丁大山自当上大管家后俨然一付二主子的架式,园子里的家丁、丫头、婆子们知他心狠手辣,没人敢得罪他,都被他管教的服服贴贴的。

丁大山第一大爱好是当二主子,第二大爱好就是骑骏马。

六少奶奶陪嫁的那匹骏马胭脂头天见了就心痒难搔,今天忍不住叫人牵出来想骑了溜达溜达。

可没想到这马性子烈,不但没能近前,反而被踢了一下。

这可惹恼了丁大山,叫来数人将胭脂团团围了准备鞭打一番解恨。

胭脂的嘶鸣声被刚从三夫人房里出来的依兰听到,依兰徇声跑到马厩,正看到一帮人手持皮鞭往胭脂身上打去。

依兰仿佛自己被鞭打一般,厉声喝到:“住手!”

丁大山一则没见过依兰,再则在这沈园中除了沈老爷、大夫人,一般人他都不放在眼里。见这么一毛丫头居然敢来管他的事,不由努火中烧:“谁敢管爷的事,给我继续打!”

依兰跨前一步站在胭脂身边怒道:“不许你们打我的马!”旁边人一听就猜到这人是谁了,可丁大山在沈园狂妄惯了,许是给气的,夺过一人手中鞭子便朝胭脂和依兰抡去。

鞭子还未落下来就被人一把抓住夺了过去,丁大山一看眼前这人,好似被人打了一记闷棍,又晕又软,这六少爷怎么出现在这了?这沈园其他人虽然不被他放眼里,但这主人总是不好惹的,何况是这么位难缠的主儿,平日里他们可是井水不犯河水呀。

这里发生的事兆康刚才全看到眼里了,本来他准备阻止丁大山鞭打胭脂的,但依兰比他快了一步。

没想到丁大山居然敢连他媳妇儿一块打!虽然这媳妇不中他的意可不准别人欺负的,而且还是个奴才!

过去一直是娘亲挡着他不许给丁大山发难,怕得罪二娘,没想这丁大山欺人太甚……

兆康把新仇旧恨一股脑从鞭子上朝着丁大山招呼去了,围观的人平日里都不喜那丁大山为人,喊得声挺大“少爷,别打了,别打了……”实际上不见人上前。

直打得丁大山喊老爷叫妹子,被二夫人房里丫头春梅听到,才去引来了沈老爷。

沈万钧已经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心里恼那丁大山不长眼,活该挨打。

见丁大山已被打的找不着北,身上衣服七零八落,伤痕累累,心里不忍,呵住兆康“康儿,别打了,扶了依兰回屋吧。”

红玉跑上前扶小姐时,看到姑爷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透着那么诡异,红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第十二章 井水犯了河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