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这痛楚来自哪里

  七月流火,盛夏娇阳如火如荼的烘烤着江南镇。

三夫人屋里,依兰一边和三夫人对弈,一边给三夫人描述天山的夏:碧蓝的天空衬着巨大的雪峰,那融化的雪水,从峭壁悬崖上飞泻下来,像千百条闪耀的银链,翠绿的原始松林,就像无数的绿色巨伞,荫护着脚下的土地……

三夫人吃了依兰以天山雪莲为引的药后病去了大半。她注意到平日里依兰眉宇间总带着淡淡的凄然,但一说到天山立刻神采飞扬起来。

三夫人在心底暗叹道:这孩子也是个不快乐的人。

三夫人见依兰蕙质兰心、天赋聪慧,身子好些后就教依兰抚琴、习舞、绘画、填词,欲把自己这一身才气尽数传于依兰。

依兰嫁到沈家已经两月了,除了新婚那夜,其他时间里兆康都不知是在哪里过的夜。

午间,酷暑难耐,依兰仗着寒玉护体,并不怎么难熬,这寒玉产自天山万年冰魄温泉中,冬暖夏凉、清肺解毒。依兰小时曾随父兄上天山采摘雪莲,不小心从悬崖上掉了下去,醒来时这块玉就戴在她身上,依兰只记得有人在她耳边喃喃念叨:玉在人在,玉碎人亡。

依兰望着一池的荷花发呆,心想自己就如这浮萍般,这诺大的沈园竞没有她落脚的地方,那日在茶楼她爱上了一个人,她忘不了那股气息,那温暖的怀抱,还有那霸道的吻……他是她的夫君,可是他在她面前若即若离,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一个人影如鬼魅般飘至依兰身侧,一伸手捏住依兰上巴拧过她的脸,依兰大骇被迫面对一张深遂明朗的俊脸。

兆康今天的心情特别好,昨日怡红院来了个叫蝶儿的舞娘,妖娆妩媚,身姿妙嫚。一曲舞罢直看得在场豪绅阔少如痴如醉,连兆康也不由的抚掌大笑。

看依兰一人依在荷花池边,不由得兴起想戏弄下她。一对上那漆黑惊恐的眸子,还有挂在腮边的盈盈泪珠,笑意一点点从兆康嘴角隐去,他在享受折磨依兰的同时,却感受不到内心痛楚的减轻,这痛楚来自哪里?

“你哭什么?”兆康先是心痛,接着有点恼怒。

“我——呃,我想爹娘了。”说着,依兰眼里闪过一抹羞涩。

“你……”兆康不知道说些什么,其实从依兰的眼里他已看出她流泪的真正原因,这,不是他要的么?

“兆康,我哪里做的不对吗?那天在茶楼你……”

“住口!”兆康心念一动,他喜欢这种感觉,不是吗?喜欢看看着她为他流泪,喜欢她流泪时自己心痛的感觉。

此念一过,一抹狡黠的微笑浮上脸颊,他深深地注视着依兰,目光里充满了戏谑的味道。他走上前把依兰逼到菏花池栏杆的一角,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一只手在她脸上抚过说:“别用小鹿一样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令我忍不住想吻你。”说着他就俯下头,依兰灵巧的往旁边一闪躲过了。

根据亲提的意见,我把此章节修改了。

第十三章 这痛楚来自哪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