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怡红院今儿是去不成了

  这江南镇每逢端午这天,就会举行庙会,人们会在庙会上表演舞龙舞狮和赛龙舟的节目,分外热闹。

出得沈园那兆康就不见了踪影,好在这边有周嫂陪着。街市上吃的、喝的、用的一应俱全,吆喝声此起彼伏,看得依兰和红玉眼花缭乱。

那周嫂打开一把油纸伞小心得给依兰遮着太阳。

依兰说:“周嫂,不劳烦你了,我的皮儿没那么娇嫩,收了伞吧。”

依兰见着那绣了五毒的香囊煞是喜爱,拿了个在手里端详。

周嫂说:“六少奶奶,这香囊内装了艾叶,可以辟邪的,明儿我给少奶奶绣个。”

“周嫂,我也要一个!”红玉在旁兴奋的说着,自小没离开过天山脚下的红玉,头回儿见到这么繁华的景象,那兴奋是掩也掩不住的。

周嫂也被红玉的兴奋给感染了“好,好,少不了你的。”

红玉指着前面一大群人对依兰说:“那定是有什么好玩的,咱们过去看看吧。”

依兰和红玉机灵,顺着人缝儿就溜了进去。原来人们围着的是个病人,那病人坐在地上,大汗淋漓,右手捂着胸口,话都说不出来,病人家属正揪着一个伙计模样的人说:“这人刚还好好的,只是有些感冒,吃了你家的药,就成这样了。”

这伙计被骇得结结巴巴:“先生……先生这会儿不在,我不会瞧病。”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要出人命,这百草堂的牌子得砸了。”

依兰一眼瞧出这人是心绞痛犯了,她走到病人跟前,挽起他左臂衣袖,用自己的左手大拇指点按住那人手腕横纹上的郄门穴,右手攥住他的左手掌进行顺时针旋转。

一会儿光景,那人长舒一口气,四肢已由冰凉逐渐转暖,又过片刻就谈笑自若了。

围观的人纷纷竖起拇指夸赞起来。

那病人家属千恩万谢扶着病人走了,依兰正准备随围观的人散去时,有人在背后招呼:“小姐,请留步。”

依兰回头见一男子,华服绵衣,温文尔雅,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正冲自己笑着。

那男子乍一见依兰不由一愣,这江南镇中还有这般人物。

这时周嫂走到依兰身边对着依兰面前这男子叫道:“四少爷,这是六少奶奶。”

这男子原来是掌管百草堂的沈家四少爷沈兆祥。

依兰大方的对着沈兆祥行了个万福:“四哥好。”

沈兆祥忙抱拳还礼:“六弟妹多礼了,方才的事多亏弟妹解围,对了,六弟呢?”

依兰说:“许是人多走散了吧。”

“我知道他在哪里,走,随我去喝茶,六弟定在茶楼吃茶。”

果不其然,兆康正与那帮狐朋狗友在那沈家茶园里呦五喝六,吃茶斗蛐蛐呢。这茶楼和酒肆原本就是分给他掌管的,倒成了他呼朋引伴的聚集地,一帮子闲人哄着他白吃白喝的。

看到沈兆祥进来早有人通报了兆康,兆康挥手打发走了那帮闲人,自已下楼去迎四哥。

看到四哥后面跟着的依兰时,他一时愣在那儿了,暗忖道:“她怎么和四哥在一起,得,这怡红院今儿是去不成了。”

第八章 怡红院今儿是去不成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