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我要你给我舔掉

  听了四哥的介绍,兆康方知自己身边还隐着位高人呢。

也难怪,自己那老丈人就是大夫,依兰耳熏目染懂点医道也就不足为奇了。

兆康打发周嫂和红玉先回去,着人做了几样好菜,温了壶雄黄酒,夫妻俩在茶楼的雅致小间里就陪着四哥吃将起来。

沈兆祥给依兰也倒杯酒,依兰推说不会饮酒,兆祥笑道:“这过端午呀,雄黄酒连小儿都要饮的,只不可饮多现了原形吓着我兄弟。”

依兰知他是说那白蛇的故事,不由脸儿一红,低首不语。

这兄弟俩好久没在一起吃酒,二人推杯换盏间一壶雄黄酒就喝完了,平日里他们也只饮些黄酒,这雄黄酒的性子要烈许多,这壶酒下肚兄弟俩都有点高了。

眼看着天色将晚,兆祥摆着手先走了。

兆祥一走,兆康的俊脸立刻就沉了下来,扯着依兰的胳膊就来内屋,这间雅室里面还套了间内室,原是兆康休息的地方。

依兰没想到这兆康变脸就跟变天那么快,正暗自思忖不知哪里做的不对呢。

兆康的俊脸就压了下来,薄薄的唇一下就噙住依兰的小嘴,依兰一阵眩晕,身子不由一紧,嘴里嚅嗫着:“不要!”手就去推兆康,兆康把她的手摆到两边环到他的腰上,舌尖儿已经湿濡濡的探了进去。

依兰哪经过这阵式啊,早唬得眼睛瞪得老大,身子绵软得没有一丁点儿力气,兆康已伸手解起依兰的衣扣……

忽得兆康停下了动作一把推开依兰,有血顺着他嘴角流了下来。

依兰瞪着惊恐的双眼语无伦次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里是茶楼呀。”

看着依兰小鹿般眸子里的惊恐,兆康觉得心里无比满足,他一把捏住依兰两颌:“听着,你是我的娘子,以为爹护着你,就忘了三从四德吗?”

依兰一边点头一边拿出手帕想拭擦兆康嘴角的血渍,兆康一把推开她的手,坏坏得笑道:“我要你给我舔掉。”

依兰哪里知道他是在那调情呢?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了上来,也罢,出嫁前娘就千般叮咛万般嘱咐:嫁到沈家,不比在爹娘跟前,使不得性子,这沈家只有丈夫是你的依靠,一定要和夫君恩恩爱爱,不得打架闹事。

想到这儿她就闭上眼睛伸出舌头去舔兆康唇边的血渍,兆康看着依兰睫毛上散落着的珍珠般泪珠儿,忍不住心疼起来,还有那红艳艳的小舌头,那么充满着诱惑。

一把揽过依兰,吻像雨点一样落上去,这次依兰再没推开他,顺从的在他怀里依偎着,一任他亲吻……

从茶楼出来时,外面不知何落起雨来,丝丝清凉沁人心脾。

兆康不要下人们招来的轿子,拿把油纸伞自顾走了。

依兰已经领教了他那变天般的脸,不敢再言语,紧走几步跟上兆康,躲到他的伞底下。

两人在江南镇的石板路上行走着,依兰深吸一口气,淡淡的泥土的气味,让人倍感舒适。放眼望去,雨中的江南镇更加神秘了,薄薄的一层雾气笼罩着整个小镇,像是给她穿上了一件纱衣。

第九章 我要你给我舔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