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桃花宴(上)

  三月,锦仓府内桃花开得正艳,偶有一阵风吹过,卷起花瓣片片,如幻如雾,美不胜收。

苏满满走在冗长的石阶上,抬头,便瞧见那气宇轩昂的金字匾额——锦仓。

她一身白衣,没有半分装饰,干净素雅。乌黑如墨的长发,只在背后用长丝带系住。那丝带一寸来宽,绣着七只神态各异的凤凰,质地轻盈,翩翩然似欲乘风而去。

她星眸似月,冰肌胜雪,气质卓然,宛如一朵高傲的青莲。

十里长阶,来往人络绎不绝。

桃花宴有个规矩,持桃花令者方可入府,随从婢女一概谢绝。因此这长阶上一来一往,自然不计其数。

来到门口,苏满满出示桃花令,便有一厮领入府内。七拐八弯,不一会便到了正厅。

苗青山五十开外,体形富态,红光满面,如众星拱月端坐于中央,与周遭一众人等,聊得好不热闹。

苏满满信步而入,盈盈一拜,正欲开口,却听上首宏亮声音响起。

“阿满!来者可是阿满!”苗青山语音凿凿,哪有半分疑虑。

苏满满瞪大双眼,实在对这个肥头阔耳的中年男子没有过多印象。

“苏满满见过苗伯伯!”

苗青山的笑声骤然响起:“哈哈,果然是阿满!想当年我抱你的时候,你还尿我一身呢!”

堂内嗤笑一片,连苏满满都不禁哑然。

猴年马月的小事,居然这时候旧事重提,这个老头子,是不是咒她嫁不出去?

苏满满踏前一步,从怀里掏出一本青皮册子,恭敬地递上前道:“家父问苗伯伯好。小小手信,还望苗伯伯笑纳。”

这是一本巴掌大小的手绘册,青皮面,棉竹线,就像苏满满的打扮一样简单,却蕴着不可小觑的力量,承载着不为人知的武林秘籍。

“好啊!好啊!好啊!”苗青山连道三声好,面色凝重地接过青皮册,右手微颤着抚上封皮,眸中闪烁着不明意义的光,忽而又换上老少无欺的笑颜,谦道,“其实也不用送礼的!”

苏满满向堂内堆得高高的礼箱瞥了一眼,心道老头子都一个德行——口不对心。

苗青山对左首青年道:“之昊,这是千秋的苏满满,你们好生亲近亲近。”

*************************************

苗之昊乃苗青山第十子,与苗之恒所出同母,和苏满满一般年纪。

他与苗之恒七分相似,只是皮肤再要白些,好似通透无暇的白琉璃。他的眸子灵动且热情,充满了张力和好奇,还有那阳光般的笑容,纵是那前年冰封,也要为他融化。

刹那间,苏满满感到一阵窃喜。这宛若天人的美男,会不会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但是很快,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就是苏满满,我爹常提起你。”

“你小时候可是最爱哭鼻子?四哥说头一回到千秋,你就用他的袖管擦鼻涕。”

“你还记得我四哥吗?他去千秋的时候,大约是……对了,那时你五岁,又哭又闹,吵着要嫁给四哥。”

……

小时候的事情,苏满满记忆稀松,如今这些个不愿被人开启的往事,却像竹筒倒豆子般,从苗之昊的嘴里倾巢而出。苏满满突然有逃跑的冲动,不觉脚下步子飞快,不时回头搜寻那个想要甩掉的尾巴,却慌不择路,一头扎进宽厚柔软的胸膛。

苗之恒顿于长廊拐角,伸手将鲁莽女子扶住,俊冷的脸庞阴沉着,似乎对刚才的碰撞十分厌恶。

这般市井伎俩,苗之恒又岂能不晓。刚刚摆脱一群莺莺燕燕,如今又有人大玩不期而遇,真是无聊透顶。无知的女人啊!

“姑娘小心。”苗之恒冷然道,不经意间瞥了她一眼,心里莫名闪过丝诧异,“是你!”是渡船上的小公子,一招踏水无痕的轻功好不惊艳!

“谢谢……”苏满满心不在焉,一门心思想要离开,可接踵而至的声音,彻底宣布她的失败。

“阿满,原来你在这里!”

苗之昊三步并作两步,一把牵起苏满满的小手,不露痕迹地将她拉到自己身旁,轻语道:“这里很大,小心迷路。”

苏满满小手被握,只觉他的手掌温暖且细软,十分舒服。其实若非他讲了那么多她的糗事,她又何苦落荒而逃。

“九哥也在这里。”苗之昊从容淡笑,握着苏满满的手加重了三分力道,“给九哥介绍一下,这是千秋的苏满满,爹吩咐我要好好照顾她。”

语气是个奇怪的东西。同样一句话,在苗之昊口中,透露着许多潜在信息,且听在不同人耳中,竟还有不同的理解。

他们之间的气氛,犹如冰与火的撞击,苏满满不禁打了个寒战,只觉被握着的手,又似紧了一分。

苗之恒心中忿忿。苗之昊这般剑拔弩张地用肢体语言宣告她是他的战利品,这算什么?她是什么宝物吗?这个女人,为何要蛊惑苗之昊?

“我们走了。”苗之昊牵着苏满满,转身向来的方向走去,挥挥手,道,“九哥自个找乐子去吧!”言下之意,是不想再浪费时间与之纠缠。他玉手在握,只觉胸口幸福满满,但愿这条路永无止尽,这天的太阳永不落山。

“苏满满!”苗之恒冷声唤道。他的声音虽然清冷,却富有磁性,既有深度又有厚度,醇得像酒,醉人心脾,如魔咒般禁锢了前行者的脚步。

“你既是闻邵南的心上人,为何又来招惹我十弟!”

桃花宴(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