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真相。用爱作为代价(5)

  也不知道宫唯沫为什么会这么累,从抱她回公寓到现在已经有三个小时了,坐在床沿,韩亚泽都有些昏昏欲睡了。该死。最近太虐待他自已。思绪飘离,明眸直直地看着毫无防备的睡颜,匆匆间又黯淡了。

他这几天到底是怎么过的?抬手扶额,韩亚泽苦笑出声。酒精麻痹头脑,麻痹身心,麻痹不了他的思维,凡是有关宫唯沫的一切,都那么深刻。再次将视线投放在她身上,韩亚泽似是想到什么,不禁蹙了蹙眉头。

难道他所听到的都是真的?这丫头最近都在忙着追莫修源,所以才会这么累?为什么?为了什么?他一直都认为她对莫修源那小子只有学姐对学弟的感情,但现在,他迷茫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丫头有什么事在瞒着大家。

宫唯沫做恶梦了,回国以来第一次做恶梦,或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罢。梦里,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回到了她最后一次过生日那一天,回到她的孤岛建立起的那一天。

梦里,妈妈温柔的音色,带着遗弃的话语萦绕在耳,任她那双稚嫩的小手挥拍着却难以驱散那层温柔。但是,为什么?她想推开的并不是那份爱,也不是那份慈祥,是那份失望而己。

眼眶内带着泪花的她,模糊了妈妈的美丽,剩下的只有距离,看着妈妈一点一点隐没在她的双眸内,她伸手完全触不到她,她的心似是丢了一样,仿若那个时候,妈妈会显得那么飘渺,风一吹就只剩一片空白,让她丢了妈妈。

直到最后一刻,当整个世界都布满了血红,压抑许久的两个字却珊珊来迟,冲破喉门:“妈咪!”

床上的人儿猛地惊醒过来时,韩亚泽是惊怔,是担忧,是心疼的。

大手紧握着宫唯沫的细手,“做恶梦了?”双眸带过她满头的细汗落在她空洞的眼睛,韩亚泽不禁皱了皱眉毛。

“韩亚泽?”没想到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个人会是他,宫唯沫抬手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将头扭向窗户,脑海里又涌上了那幅心绞的画面,“是啊,做恶梦了。”感觉到她抓着他的手很紧,韩亚泽知道她有满肚子的苦水要说所以没有说话。若无旁人,她自掏心窝,带着哭腔。她说她是孤儿,她没有任何亲人,在她六岁的时候;她说十年来她活得有多黑暗;她说当她没了言君和三个女人她的世界就全完了;她说…“十七岁以前的人生没有夜默寒昏天暗日,往后的人生,这里…”她指着左心房顿了顿,“有他就有阳光。”

第N次,对夜默寒产生嫉妒之心,第一次,了解了她的二分之一,第一次,韩亚泽正视了她那隐没于乌黑的长发中的那缕紫色。

“丫头…”韩亚泽轻轻唤了一声宫唯沫,视线落在那缕紫发,再次开口前,意外地响起了敲门声。

宫唯沫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口不遮拦,暗自鄙夷一番,吸了吸粉红的鼻子,和韩亚泽对视一眼然后齐齐扫向门口,宫唯沫皱眉了。

“可能是管理员阿姨吧?”起身,韩亚泽笑了笑。肥婆?宫唯沫还在狐疑的同时韩亚泽己经走到门前了,“韩亚泽,肯定不是那个肥婆,她才没那么温柔地敲过…门…”一边叫着一边跳下床跟在他身后,而话刚说完,韩亚泽转过头问她:“什么?”的时候,手已经握在门把上了,然后,打开。

光瞬间布满屋子,逆光的两人,一个冷着脸,一个皱着眉。无疑中的意外,是夜默寒和莫修源。

就这样,屋内两个已经僵硬的人,屋外两个已经石化了。

面对面,宫唯沫看着夜默寒,而一直看着韩亚泽。许久之后,宫唯沫终究是忍不了这种僵硬的气氛,打破了安静,“你们有事吗?”丫的,鲁迅先生说的好:“沉默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更奇怪的事,她在自己的住所里为什么要这么拘谨啊?

“我…”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谁都没有想到,莫修源刚要开口就被夜默寒充满火药味的质问打断了。

韩亚泽怔了,莫修源挑眉,宫唯沫抿了抿唇,皱眉看向夜默寒,旦瞥见那张完美的俊颜,那头惹眼的银发她就难免心伤。

别开视线,她没有理会他。

“这好像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吧。”坐在宫唯沫身边,看了眼沙发对面的夜默寒,韩亚泽又扭头看向了他身旁的莫修源,“修源,你怎么会来?”他们同是学生会成员,对于莫修源韩亚泽并不反感,只是没有多少交集罢了,再加上听慕言说宫唯沫最近都在追高一学弟,韩亚泽此时的语气并不友善。恩?意外于韩亚泽的态度,莫修源对上他的双眸,似是了然一般,瞥了瞥一脸冷漠的夜默寒,和转过头来正视他的宫唯沫,勾了勾唇角,说:“每天的同一个台词都还算数吗?”

“什么?”很自然的疑惑,她显然没反应过来。

“你不懂?”口吻虽然充满了惊讶,但莫修源的表情却好像在说:“果然会这样。”而注意到这一微妙的只有在一旁的韩亚泽和夜默寒。

懂?她该懂得什么吗?这家伙最近几天还害她不够惨吗?为了和他交往,她脸上不施粉黛都被人显厚,莫名奇妙来找她,请问,她要清楚什么?清楚她向他告过白,清楚他当众拒绝过他,清楚每当他问她要干嘛的时候她都回答他…交往吗?宫唯沫由一脸不屑到郁闷,心也跟着开阔了,面色转变成了难以置信。

很好,把握到宫唯沫懂了他的意思,莫修源故意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你是真的不懂了,那就算了吧。”起身,做势要走。

“等等!”急忙拉住莫修源,宫唯沫完全没有感受两方莫名的寒气袭来,看着莫修源好看的双眸,不确定地问:“你的意思是…”他的意思是说…

“我同意了。”好在这女人反应还算灵敏,不然莫修源就愁了。

同意?两道心声起,韩亚泽和夜默寒纷纷看向莫修源。

“Yes!太棒了!”这样离她的目的就不远了。素素,你的幸福我一定送到!

“同意什么?”两道声起,瞥见宫唯沫那么高兴,韩亚泽和夜默寒再也无法沉默了。

呐…心猛地一怔,宫唯沫挂在嘴角的笑一刹僵住了,她怎么忘了,夜默寒还在这儿。

“同意和学姐的交往啊!”不等宫唯沫的回应,莫修源就抢先一步了,说着还顺势拥着宫唯沫的肩,别有深意地看了两个学长一眼。简单的一个动作,看在夜默寒眼里是刺眼的,而韩亚泽却毫不在乎。

他知道,对于宫唯沫而言,交往什么的或i许只是场游戏而己,但是,感觉到莫修源的视线落在他身上,韩亚泽抬起头大方地迎上他疑惑的视线…但是,这家伙呢?为的是什么目的?

“你喜欢她?”冷笑出声,夜默寒带着讽刺的意味,一句话冷场,吸引了韩亚泽和宫唯沫,怔愣了莫修源。

“呵~你认为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没有马上肯定,却是反问了一句。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随意的一句,莫修源似乎没有想要夜默寒回答什么,触到宫唯沫质疑的双眸,突地邪魅地勾了勾嘴角,一恍眼的时间倾身向前,吻上宫唯沫然后离开,直视着她,一字一顿地说:“我喜欢你。”而后似是要躲避什么,匆匆地看了一眼错愕的三人,落下一句“我明天来接你。”就离开了。

身后,宫唯沫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手不觉摸上唇瓣。这小子…胆子真大啊!可恶!

“很美好吗?”冷冷的一声,夜默寒盯着宫唯沫的嘴唇,紫眸燃着星光。

“什么?”

“我说,你那张嘴碰过多少人了?”极力地忍住内心的愤怒,夜默寒厌恶地神情,说话的同时扫了一眼韩亚泽。身子一僵,一瞬的时间韩亚泽来到夜默寒面前拽住了他的衣领,“我警告你,不要再侮辱她!”

“韩亚泽,放手!”宫唯沫有些紧张。

“我…”他没有错,只是为她抱不平。她却只在乎他,黯淡了双眸,韩亚泽苦笑,无力地松开了手,“我知道了…”然后看都不看一眼宫唯沫就离开了。

“韩亚泽!”她知道,这一次又伤害了他,她只能说抱歉。

一时间,就只剩下她和他。

她无心了。夜默寒,你还想说什么?

真相。用爱作为代价(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