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改变。只因为你(7)

  显然,来人一定是卓西凡。

宫唯沫正打算卓西凡一进来就开始抱怨几句,等门开了后,却愣住了。

张着嘴本来想对卓西凡劈头大骂,但他身后的那个家伙,让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她没有想到,卓西凡会带他来,转头看着白泽羽三人,她才明白了白泽羽刚刚那个眼神包含着什么,为什么要带他来!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他!

夜默寒冷冷地站在那里,视线不离失神的宫唯沫。她真的很美,美得脱俗,但如是勾不起他的记忆。她的反应,或许他可以料到,场面,真的很尴尬罢。

“夜、默寒?”显然,安素素她们也没有料到夜默寒会来,指着他甚是惊讶。

杨杯雪先是一愣,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看着宫唯沫,心里一阵绞痛。沫沫,心痛吗?

站在门口的那个男生,如今不再是一年前的夜默寒了,他把所有人都忘了。是不是代表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人?

想起这些天他对她的冷言冷语,毫不在乎的样子,宫唯沫就来气,垂在两腿边的双手不觉握紧,牙齿轻颤,开始打架。

“咳咳,那个,先进来吧。。。夜。”干咳了两声,确实尴尬,东方澈瞥了瞥宫唯沫,而后走向夜默寒,有些陌生,拉着他走了进来,同时不忘对着卓西凡一阵无奈。

他们是不是不该这样安排他们见面?

一步两步。。。。。。

还要再走吗?看着夜默寒,宫唯沫的心终于忍不住怦怦跳,此刻,只有一念头,逃!

思及此,便做了。

夜默寒走定三步,宫唯沫就提脚和他擦肩而过,跑了出去。

真的无法忍受,忍受和陌生的他呆在同一空间。

他会让她想到以前的夜默寒,但他不是。以前的夜默寒不是眼前这个银发少年。

虽然,虽然他们有着同一张脸,虽然他们有着同一个姓名。

“沫沫!”

身后,是安素素等人的呼唤,宫唯沫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也无法回应,她只知道现在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满了,说不了话,手捂着嘴,没有方向地跑,她只知道,有一种味道,好咸。她只知道,一旦放手,她就会哭出声来。

“沫沫……”喃喃着,本想追上前去,却被离琦姚拉住了,安素素有些心痛。再次扭头看向夜默寒,终于忍不住为宫唯沫感到委屈,“猪头!你把他带来干嘛!?不知道沫沫一看到他就会伤心吗?如果你们疼沫沫,为什么舍得让她难过啊!!”怒吼,这句话,对着在场的五个男生发泄,安素素一把甩开了离琦姚,一阵清风带过,跑了出去。

沫沫……她们四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她有多喜欢沫沫她们都知道,因为失意的时候,在安素素身边的总是那个叫宫唯沫的小女孩,拯救了她,拯救了她们。她们谁都不愿意让她受到伤害,而那些白痴,竟然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了她!跑着,找着,安素素想喊,但喊不出来。

这辈子,能够让她在意的人,除了那个家伙,只有沫沫了。

“素素——”安素素挣脱自己的那一刻,离琦姚喊出了声,同时拉回了还处在自责中的几人。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扶着离琦姚,明仲基有些懊恼。

“我去找她吧!”

这一声,从始至终都没有出声的夜默寒,拍了拍卓西凡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身后,所有人一片愕然。抿着唇不语。

希望,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哭,心会痛。看到她跑出去,心也会跟着想要追出去。也许,他真的想证明,他们之间,他是不是爱着她,她又是不是亦然?又或许如艾叶所说的那样。。。。。。

瞳孔中的自己,一身性感短裙,吊带装,明显双肩颤抖,泪水不止,像个小丑,双手撑着洗手台,看着镜中的自己,宫唯沫再也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她自己到底在为了什么?为了什么啊!?木头一样的自己,为什么会因为眼睛看不见而去做手术,为什么会哭?为什么会笑?为什么会每每念着一个人?为什么去在意那么多?为什么自己不再是自己?水哗哗地流着,有些凉,流过心田。

顺着后面的墙壁坐下,宫唯沫此刻脑袋一片空白。不愿再去想些什么了。就这样,让她静一静就好。

仰头,闭上眼睛,真的好累。

站在门外,夜默寒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正站在女厕里面,他听见了,她终是放声哭了出来。低垂着头,他没有任何表情。

“她很在乎你。”

“你喜欢她,她亦然。”

莫地在脑海深处响起这两声,夜默寒愣住了。

突来的声响,警告着他有人来了,他才回过神来,暗骂一声,一个转身就躲进了宫唯沫所在的空间,关上门。听着外面的女声,夜默寒靠着门背,松了一口气。

他简直是疯了,想都没想就跑进女厕来找她,只是他没有想到,真的让他找到了她。

想到这,心里突地有些高兴,转身,紫眸就捕捉到了少女的身影。她坐在地上,脸上还残留着泪痕,好像睡着了。

慢慢地靠近她,心不禁有些紧张,说不清什么滋味。

这张面孔,真的只有很熟悉的感觉吗?真的勾不起任何东西吗?

“唔。。。”轻皱了下眉头,隔壁转来的一阵响动,终是吵醒了她,微张着眼,有些迷离,模模糊糊,他似乎看到了夜默寒,他在对她笑,笑得那么迷人。

夜默寒?夜默寒!

猛地睁大了双眼,宫唯沫看着活生生的少年,忍不住就想要尖叫出声。

该死的!咒骂一声,在心底恨死隔壁的女人,夜默寒看着被吵醒的宫唯沫,有些手足无措了。自己刚刚明明在盯着人家看,天,他在干嘛!?

懊恼地拍了拍头,直视着宫唯沫的时候,她眼里的惊讶是预料之中的,但宫唯沫显然想要惊呼的动作吓到了他,如果吸引到别的女人,那他岂不是成了变态了?思及此,想都没想,直接朝着宫唯沫的小嘴堵住她的脱口而出。

“唔……”

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这样子,宫唯沫一时没了反应,睁着大眼看着夜默寒的眼睑,好翘的睫毛,虽然不是第一次知道,但还是忍不住一番羡慕,“唔……”似是有什么东西探入了甘甜,有些软,宫唯沫不禁一身轻颤,抓紧了双手。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好甜,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有这种让人欲罢不能,情不自禁的滋味,本来还只是想堵住她的嘴,没想到一下子就陷了进去,而且,眉头微蹙,这种味道,似曾相识。

宫唯沫没有反抗,他不觉抱住了她,有些紧。

眨了眨双眼,被一阵关门声拉回魂,宫唯沫这才反应了过来,夜默寒,在吻她!?

改变。只因为你(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