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改变。只因为你(6)

  幽蓝内花灯四射,完全不同于外面的寂静,混杂在空气中的没有烟酒味,是一股淡然的沁香,和悠扬的音乐,这一点,夜默寒不懂,这个样子,还算是酒吧吗?

“感觉怎样?”随着夜默寒停住脚步,卓西凡深吸了一口气,有些贪婪于这里的味道,懒懒地问向夜默寒。

“额。。。?”转头看向卓西凡,夜默寒皱了皱眉头,感觉怎么样?“恩,很舒心,但是,又有点微妙感。”微妙感,说不出来的好。明明一开始还很排斥这种情景的,他这是怎么了?他自问。

闻言,卓西凡轻笑两声,满意地拍了拍夜默寒的肩膀,走进VIP区。

他知道他在困惑,但是没有理由。

他轻笑她们的别有用心,这里的惬意,全都是来自‘爱’这个字,包含太多太多。

高级包厢内,离琦姚终于还是忍不住斥责宫唯沫一顿,她刚刚吓死她了,她还以为宫唯沫这个女人会因为自己对她和明的不信任而恨她,想来,结果还是可以料想的,宫唯沫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做什么事都能坦然接受,都会为他人着想。

“好啦好啦,谁叫你怀疑我和那个伪娘的?说起来,我还是有点气的。”吸了吸果汁,宫唯沫反驳道。白了一眼明仲基,然后将果汁放在桌上,倾身直接倒在旁坐的东方澈身上,仰头对着因这一动作略微一愣的东方澈俏皮地眨了眨眼,讨好性地说道:“澈,借本小姐躺一下呗?”说是请求,但实不然,她根本就没有让东方澈同意或拒绝的机会,静等着明仲基和离琦姚的下文,闭上了眼。

呵~~宠溺地弹了弹宫唯沫的额头,这家伙还真是不知道男女有别啊。不过,这样就好,他们就是喜欢这样的她。心自然怦怦跳,东方澈勾着嘴角,低头看着因为自己那一弹而哀叫的宫唯沫,轻轻笑出了声。

“小猫咪,你什么意思啊!?”

果然,明仲基急了,毫不在意宫唯沫躺在东方澈大腿上假寐,大声斥问道。‘伪娘’这个词,一年前她走了之后,也就遗失了,连小白都不再这么称呼他了,这个女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嗦,字面上的意思。”揉了揉额头上的疼痛,宫唯沫在心里鄙视死了东方澈,下手真重啊!嘿,虽然,好像也没那么痛。。。。。。

“可恶!你……”

“哈哈——”

大家看着明仲基一脸黑炭的样子就忍不住捧腹大笑了,尤其是安素素那个蛋白质,她真的很佩服宫唯沫对

任何事都能够让它们来去自如的本事,前几秒的尴尬,现在就化解了。

“咚咚。”

兴奋之际,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最接近门的杨杯雪,毫无疑问地起身开门去,老板胖了些,推着一些糕点就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

“呵呵,大家在聊什么呢?”对着开门的杨杯雪笑了笑,在门外就能听到从这里传出的笑声,很响亮。尽管他这里的隔音效果很不错也派不上作用了。

“老板!”

闻声,宫唯沫一个激动直接就跳了起来,咧着嘴就给老板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不见了。”

鼻子酸酸的,忍不住她就可能会哭出来的。

“丫头,这不是又见面了吗?”拍拍她的背,以前也不觉得什么,如今才真的是女大十八变,他怎么都没想到,他收留了七年的小丫头,会是英国富豪慕申羽的宝贝女儿。

“恩恩。”松开手,拉着老板就坐在沙发上,宫唯沫一把把东方澈推开了去,示意老板坐下。当然,这一动作,着实让大家对她鄙视之极,刚刚那个温顺的小猫咪是幻想吗?东方澈无奈地看着宫唯沫,笑了笑道:“老板,没想到您老的魅力如此之大。”

“呵呵,我都老了,要说魅力有谁能比得过皇家的五位少爷呢。”起身,对着三个男生打招呼,老板揉了揉宫唯沫的头,“我还有事呢,先去忙了,以后有时间多来这里走走,幽蓝随时欢迎你们!”然后不等宫唯沫阻止,就将糕点放下,一溜烟走出了房间。

“看吧,老板都被你吓走了。”踩着水晶高跟关上门回位,杨杯雪调侃了句,故意刺激宫唯沫。

“什么啊~杯雪,明明是他惹的祸!”矛头指向东方澈,宫唯沫不依了,狠狠瞪了眼东方澈,走向杨杯雪。

“额……”无辜的很,东方澈看着宫唯沫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只得认命替她背下这个黑锅了。嘴角仍旧扬着笑意。

“他,他有什么错?”笑容有些僵,话毕,像是后悔莫及似的,杨杯雪不自然地端起了桌上的红酒,一饮而尽。

“杯雪,你偏袒他!”

“咳咳。”

显然被宫唯沫不经大脑的这句话吓到。杨杯雪呛了一下,撇了撇皱着眉头有些惊讶的东方澈,连忙摆了摆手,以示没有那回事,“你,你说什么啊!”

这下,所有人都看向了杨杯雪,她的反应太不正常了。

难道……

想到这,宫唯沫不禁豁然开朗,诡异地勾了勾嘴角,看了一眼东方澈,又看向杨杯雪。

安素素也哑然,指着东方澈说不出话,如果她没猜错,杯雪不会是。。。。。。“杯雪,你……”她预备质问。但却被宫唯沫给阻止了,“哈,吃糕点吧,我肚子饿了。

额……话刚出口,就受到大家的一阵白眼,皆腹诽这家伙真的是短了根神经。

而对于杨杯雪来说,宫唯沫救了她,深呼一口气,如果刚刚素素问出口,那又会怎样呢?

余光瞥向松了一口气的杨杯雪,宫唯沫心里一阵笑盈盈,果然……

东方澈配合地不去注意,抿了一口红酒,有些失神。抬头再看向大家的时候,却又不禁无奈笑了笑,这家伙真有那种让所有人的视线跟着她走的魔力。

“韩亚泽怎么没来?还有卓西凡?”咬了一口糕点,宫唯沫坐在杨杯雪身边,突然想起那两个冷面王,问道。明明下午的时候还一起逃课的,结果到了晚上,竟然放她鸽子。

“唔。韩亚泽说有事不来了,至于卓西凡,我不知道,你问他们吧。”嘴里喊着糕点,安素素有些口齿不清了。

“他等会就到。”眼神闪躲地面对宫唯沫,白泽羽说道。凡……真的会带他来吗?

恩?怎么回事?白泽羽的眼神,好奇怪。宫唯沫皱了皱眉头,终是想不出有什么事,索性不想了,拿起杯子吸了口果汁。

这时,门却响了起来。

改变。只因为你(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