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选择如此

  “等一下!”

恩?扭头看向宫唯沫的时候,韩亚泽愣住了,她注视着夜默寒的眼眸让他倍感失落,终究,还是在乎他的吧?宫唯沫。

“有件事……”必须要说。夜默寒没有转身,只是定定地站着。宫唯沫顿了顿,脑海一闪而过的画面让她说不下去。她期待着夜默寒的挽留,但不行。就像艾叶那女人说的一样,没有资格抱有希望,他们……是真正的男女朋友。蓦然一股压抑,堵得人喘不过气,很快,眼前的事物模糊一片,摇晃着看不清轮廓。甩甩头,尽量不让他们看出异样,宫唯沫不由在心里苦笑,现在,该是没有任何理由留下来了吧?

“丫头。”

拍拍宫唯沫的肩,韩亚泽欲要将失神的她拉回来。

“没事。你,走吧。”再次抬头看向夜默寒,眼眸多了份冷冽,宫唯沫面无表情地说。

僵直的身子因宫唯沫的一声而停足,却因这一声而有些颤抖,夜默寒依旧没有回头,滞留三秒的时间后,才离开会议室。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待夜默寒走后,韩亚泽直接翘腿而坐,昨天所说的话,是他今天来学校的根本原因。对于夜默寒没有公开开除自己的事,他感到奇怪,很多事,都跟“单纯”沾不上边。宫唯沫要离开S市的事,他必须搞清楚。

“啊?”视线从门口拉回来,宫唯沫有些不解,随即又明白了过来,勾勾嘴角有些无奈,“你是指我要离开这里的事吗?”然后再次翻开那本杂志。

“不然呢?”

“要听什么答案?说到底还是我要离开帝高这件事。”

“那原因呢?”皱眉。

“原因?想走就走,要什么原因?”当然,他明白这不是实话。

“宫唯沫,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我不管你到底有没有开玩笑,如果你走了,那你的那些死党怎么办?安素素,离琦姚还有杨杯雪……”夜默寒,还有,我。眼神一点点暗淡,韩亚泽没有那个勇气继续说下去。

杯雪……

她从来没有忽略过她们,但这条路不是她爱踏足的,当身后的猛兽不住向你扑越而来,你能够做的就是向前跑,逃命似的跑。

那个男人,她绝对不要见到,她相信素素和琦姚会理解她,但杯雪不行,她始终抱着两颗心,两个思想,对杨杯雪而言,宫唯沫自知自己的份量有多么重要。

“谢谢你的提醒,但是我还是会退学的,三个笨女人那边,我会去解释的。”看了看手机时间,不能再磨蹭下去了,该是时候去找言君。

起身,深深地看了一眼韩亚泽,“再见。”然后起步。再见。那么有力的两个字却虚的飘渺,甚至不复存在。

“再见吗?”

一步,只有一步的距离,就真的要说“再见”了,宫唯沫单手扶着门框,止住了双腿,背对着韩亚泽凄凉一笑,是啊,走了之后,还能再见吗?她问自己,走了之后还剩什么。三个笨女人,五癫下,韩亚泽,言君……都只能成为过去式吗?不是吗?是的。

放眼望去,不记得在这青青校园内驻足多久还有残余的脚印吗?瞳孔里花开状得白色,零落在地上,树上,以及嬉笑玩闹的一抹抹人影。熟悉,却也陌生。下雪了,好美!S市的最后一场雪,带着太阳光向自己扑来,宫唯沫贪婪于允吸这份清纯,忘乎一切。

片刻的寂静,纤腰被箍住的时候,她愣住了。耳边传来的热气,是属于韩亚泽平稳的呼吸。

韩亚泽从后面抱住了宫唯沫,只是想要满足。她没有拒绝,肩头上的重量,他的下巴抵着她,她把这当做最后的告别方式,直到他的话语传来,那句带着不舍的情愫,他说,“再见。”她才转身反抱住韩亚泽,有那么一瞬间,眼前闪过的是夜默寒的影子,然后跑下楼。

再见——韩亚泽。

再见——夜默寒。

再见——我的三个笨女人。

再见——恶魔(008)。

再见——帝高的一切一切。

疾走到校门的时候,慕言和慕诗雅已经在等着她,灰黑的车镜内,隐约可以看见几箱行李,她几乎是飞着过去。

“沫沫!”

看着出来的宫唯沫,慕言直接上前拉住她的手,边走边说:“诗雅刚才接到他的电话,如果让他找到你,那么他就不会在放走你,哥知道你恨他,这是去法国的机票,抓紧时间走。”打开车门,就一把把宫唯沫推了进去,他完全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时间,刚准备关车门,就传来了卓西凡的声音。

“等一下!”

恩?本来还呆愣于言君的火速,宫唯沫正想起身,就看到了卓西凡那家伙焦急的样子,不同与往日。这让她有些疑惑加诧异,见他朝自己跑了过来,对言君说了句:“给我五分钟的时间。”然后下车,问向卓西凡:“有什么事吗?”

“跟我来。”

不顾宫唯沫的反抗,卓西凡拉着她跑了起来。

“喂!你……”

“哥,沫沫姐……”看着宫唯沫远去的背影,慕诗雅不禁担心起来,来了来慕言的袖子,而后在他安慰性的眼神下,没了后话。

“给她五分钟的时间吧。”五分钟,等待她的又是怎样的命运呢

--------------------------------------------------------------------------

从会议室出来后,他都没有任何心思,脑袋一片空白,像被掏空了什么。夜默寒冷着一张脸在看到明仲基他们后走了过去,没有任何话语。

“怎么了?”白泽羽不解,和东方澈三人对视一眼后,拍了拍夜默寒的肩。

“夜?”双手插着裤袋,东方澈皱了皱眉头。

又是这棵树下,在这里,和平民大小姐有了交集。夜默寒不由抬手摸了摸这棵历经风霜,走过酷热严寒的梧桐树,思绪飘离。

“如果你的真命天子总是与你擦肩而过

如果你感到悲伤抑郁

如果你需要一个依靠的肩膀,

如果你独自一人没有爱情的滋润

当你找寻你的朋友却无人在家守候

在暴风雨来临的孤独夜晚

你可以大步跑开但你不能逃避

那么我告诉你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生活中的美好是上天慷慨的赠与……”

突来的铃声,很久才拉回了夜默寒,伸手拿出手机一看,【老头子】三个字眼让他蹙紧了眉头,搞的四人也跟着紧张。

“喂?”

“……”

看着夜默寒急速下降的温度线,明仲基他们不由握紧了双拳,围着夜默寒,个个一脸严肃的样子。

“我知道了。”

合上手机,夜默寒深呼一口气,认真地看向四人,没有起伏的话语,说:“时间到了。”

时间到了!?

犹如一个定时炸弹在这一刻爆炸,四人或是瞪着眼,或是皱着眉,没有人说话。

“现在,说说你们的积分情况吧。”倚靠着树身,夜默寒不觉手心冒汗。

“十二月二十三号,怎么会这么快?”反映最大的莫过于明仲基。此刻,他的心情说不出的烦躁,睁着眼带有火光,看向夜默寒。他期待着,夜是在和他们开玩笑,是吗?夜……

“明,冷静点。”头一回,看着明仲基无错的样子,白泽羽没有戏谑他。

“你要我怎么冷静?”射向白泽羽的视线像带着刺一般让人不敢反击。明仲基真的急了。

“你给我闭嘴!”怒吼一声,夜默寒暗淡的眼神停留在明仲基身上,看着他不甘且失落的样子,继而转身看向东方澈,“澈,积分情况。”

“292,徽章在保险箱里,一共五份,到时候可以去验证一下大家的总积分。”力气抽空般,东方澈垂着眸子,转开身。

“290.”迎上夜默寒质问的视线,白泽羽开口道,然后瞥了眼明仲基压抑的表情,随之转身,背对一切。

“290,和羽一样。”卓西凡知道这就是命运的定数,有些事,想躲都躲不开。

“明,那你呢?”到这里,夜默寒也不由替明仲基捏一把冷汗,明仲基痛苦的表情让夜默寒心伤,这么多年的感情了,他相信他们是一条心的。

“……二百……八十……七。”

轰——

语毕,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惊讶,白泽羽立刻转身,不可思议地看着明仲基,“伪娘,你……”

是的,这绝不是他们所预料的,白泽羽错愕。

“二百八十七。。吗?”

更绝望的一声,让明仲基震惊,抬头看向夜默寒,那样暗殇的表情,惊愕住四人。

“夜?”上前一步,东方澈不明白,眉头始终没有敞平。

“我输了。”凄凉一笑,夜默寒定定地看着明仲基。

“什么叫你输了?给我说清楚!”一把拽过夜默寒的衣领,卓西凡怒睁着眼逼迫着夜默寒索要满意的答案,他死都不相信,讨厌女人的夜默寒为了解脱,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的吗?这算什么?!

对不起。没有对卓西凡生气,是因为他们是兄弟,夜默寒微张着唇瓣,却没有声音,余光瞟向明仲基的时候,有了点满足。至少,用他的自由来换兄弟的幸福,这足够了。

“凡,你别激动,让夜把话说清楚好吗?”撤掉卓西凡的手,白泽羽好口气地劝说。他们都知道,夜和凡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有着同样命运的两个男生,一起走过十八年,如今的分离,是预言吗?

“夜,是多少?”

缩紧了瞳孔,明仲基面无表情地看着夜默寒呢,似乎要把他看穿一样,凌厉。

没有迎上明仲基的视线,夜默寒抬脚走向他。擦肩之时,才淡然一句,“结果已经没必要了。三天后的行程,来送我……和艾叶。”

雪,簌簌地下。迷糊了世界。

。。。。。。。。。

“给你四分钟时间。”被拽到校内道上的一段路后,宫唯沫甩掉了卓西凡的手。

“呵,你还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吗?”突状的讽刺,卓西凡双手抱胸,有些愠怒。

“你……”

“三天后,夜就会离开中国。”漠视宫唯沫的愤怒,卓西凡冷冷地接了下去,将视线撇到一旁。

“……”

如遭雷劈,宫唯沫愣住了。夜默寒要离开?!为什么?

呐,果然是这样。余光偷偷瞄向宫唯沫,卓西凡不由偷偷勾了勾嘴角,然后又恢复冰冷,“和艾叶一起,为了接管夜家的企业,他们之间是有婚姻的,等夜回来后,也就是他们订婚的时候。”

订婚?她讨厌这两个字眼。但是……

“和我有关系吗?”没关系。她自嘲,自己有什么理由,什么资格去在乎夜默寒的一切。只是裂开伤口后,那汩汩的,不是隐形的泪,而是鲜红,让她明白,原来,真的在不经意间就开始小鹿乱撞。

“你难道不喜欢夜吗?”皱眉。听到宫唯沫毫不CARE的语气,卓西凡不由握紧了拳头。这女人是喜欢夜的,他的直觉向来不会错!

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宫唯沫立刻脑袋当机,没有说话,亦是没有否认。

“干嘛不说话?”他庆幸,至少宫唯沫没有否认。

“我……”

“你什么?”紧逼着她,他问。

“我,不知道。”说不出来,说‘不喜欢’,说不出来!宫唯沫两眼呆滞,迷失了方向。面对卓西凡的步步紧逼,她只能向后退,她开始害怕,害怕这种感情,她喜欢夜默寒,是的,但他不属于她,她也不能喜欢他!宫唯沫不稳定的状况,让她害怕,害怕所有的一切!

“不知道?呵呵,你难道不懂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怎样的吗?”

“我懂,但是……”她懂!夏给过她那种感觉,只为一个人心痛;一个人悲伤;一个人难过;一个人开心;一个人幸福……“你别再靠近我了!”伸手挡在眼前,隔着空气,她多么希望是一道墙,卓西凡快把她逼疯了!

接连向后退了好几步,宫唯沫一个趋势屁股就要和大地来个KISS。

“啊!”

“宫唯沫!”卓西凡根本没有料到她会被自己逼成这样,看着崴到脚的她,惊叫出声。

没有任何痛感,闭上眼睛的那瞬间,她以为她会摔倒,没想到就这样被抱住。睁开眼的时候,鼻间充斥的气味让她惊愕,这个味道,曾今有过。抬头对上夜默寒带有星光的紫眸,他紧皱着眉毛,让她会心。那种担忧的眼神,她喜欢,甚至贪婪。

“夜。。。你……!”

错愕地指着夜默寒,卓西凡有些恐慌,不料话还没说完,就被暴怒的夜默寒打了一拳。

“谁叫你来找她的?”如果不是他正好看见,那个女人又要受一次伤!他绝不会放过任何伤害她的人,包括卓西凡!

“夜……”

惊讶于夜默寒动手打了自己,卓西凡抬起手背擦了擦嘴角,继而一抹冷笑,“呵,为了她才打我的吧?宫唯沫,看清事实吧!哼——”他不气,他只是不甘。

“夜默寒——”

因卓西凡的那一声叫,宫唯沫才回了神,喃喃着,他应该很后悔刚刚的那一拳吧?他们是好兄弟啊!

后悔吗?——不后悔。

夜默寒冷着眼某扭头看着宫唯沫,吼了出来:“笨蛋!他逼你什么你不会反抗吗?武功不是比他好吗?关键时刻都变废材了是吗?!像你这样,要我怎么放心!”他愿意离开,因为他愿意放下,他坚信这个女人能够照顾好自己,所以他放心,现在,她根本就是个易碎的玻璃娃娃!

像你这样,要我怎么放心!

脑海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宫唯沫看着夜默寒雷霆万钧的样子,怔是没有说话。她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夜默寒他……

呃,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夜默寒动了动指头,别开脸不敢对上宫唯沫的视线,在心里暗咒一声,不由咬牙切齿。Shit!

“夜!”

远远的一声打破了尴尬,宫唯沫抬头就看到了艾叶朝这边小跑过来,匆匆地瞥了一眼夜默寒,然后离开。如果再呆下去,她不敢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

“夜。”冷冷的一声,艾叶皱着眉头望向宫唯沫离去的方向,怒气萌生。

“你怎么在这?”没有在意艾叶的不满,夜默寒径直向前走去。

“夜,你等等!”跺跺脚,她气结,“三天后就要去美国,这是你说的,那她呢?放下了吗?”

“你不用担心,她不会成为你的眼中钉的。”

“是吗?你还是没能够放下她对不对?你还是爱着她对不对!?夜默寒!你站住!夜默寒,”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喊,艾叶停下脚步,看着夜默寒远去的背影,狠狠地握紧拳头,“宫唯沫!你给我等着!”

“喂!”抬手喊了声,宫唯沫跑出帝高后就和慕言会和,话说,她好像浪费了不少时间了吧?

“大小姐,比你预定的时间整整多出了2倍诶!”慕言撇了撇宫唯沫,不由笑出了声,“走吧,不然就浪费了一张机票了,诗雅,把你沫沫姐拉上车。”看了看慕诗雅,他示意道。

“OK。”俏皮地吐吐舌头,慕诗雅小跑向宫唯沫,亲昵地勾住宫唯沫的手,笑容满面。她欣然宫唯沫对自己的释怀,这一点,是慕诗雅最大的愿望。

“等等。”转头喊了一声,宫唯沫犹豫着没有前进,这使慕诗雅和慕言感到不解,齐齐皱着眉头看向宫唯沫,等待她的后话。

“我……”

“怎么了?沫沫姐。”

“呵呵,看来有生以来第一次说对不起要对言君说了,抱歉,可能要浪费一张机票了。”宫唯沫苦笑,看着慕言手中的飞机票和护照出神。她要留下来,至少现在不能走,卓西凡说的没错,认清事实才是唯一,而事实就是,她必须挽留夜默寒!必须!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离开,如果真的要离开,那他也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回来。很多事,那些心声,留在心底,只会腐烂,舍得,舍不得,她放不开。

“沫沫姐,你没开玩笑吧?发生什么事了?”慕诗雅并不因宫唯沫放弃躲避幕申宇的念头而惊讶,而是紧张宫唯沫。可以的话,她和慕言都希望一切能够释怀,面对,才能解决一切。

“你你会不会太多管闲事了?”皱皱眉头,宫唯沫故作【你很鸡婆】的样子让慕诗雅感到委屈,“沫沫姐……”

“好了,言君,把行李给我吧,三天后,只能看命运如何安排了!”

人说花开美,谁见花落泪?

嗦,患得患失的情愫,平不了一条线,老天高兴,或许才能给你一条路走吧?

她从不觉得,面对一个人,倒退一生,呲牙微笑,是份悲剧。

走走停停,最终躲不过自己的捕捉,败也好,殇,一切。

然而,选择如此。。。

第十五章 选择如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