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平民大小姐果然是平民大小姐

  突然间觉得世界彻底灰暗了,决定过后,留给宫唯沫的不是希望,二十四号上午八点,当有一时段没有动静的手机不适时地吵醒正在寐梦的宫唯沫,她挣扎着冷气,接通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您好,请问是宫唯沫小姐吗?”那一头,很低沉的男音。

“恩。。。”明显还没睡醒,她应了一声。

“检查结果出来了,您的脑部曾经是不是受到过什么重击?现在脑里残余着血块未去除,这可能会导致您失明,我建议你最好做手……”

“啪。”

仰躺在床上,刚刚的困意顿时消殆,呼吸渐快,宫唯沫睁着眼一动不动,恍惚就连天花板都重叠在一起,然后一点一点模糊。

身着白色外套,里面一袭黑色长袖毛衫,下身是红色牛仔裤,宫唯沫和以往一样的装扮,只是在那张俏丽的容颜上,那明显的障碍物分明是一个黑色的大墨镜,步行缓慢,就像是走在独木桥上,没有平衡感。

来来往往的车辆,飞速而过,警笛声,喇叭声,说笑声,止住了一切,包括不知目的的那双纤腿。

站在路边的她,虽然看不清一半的面貌,但同样很引人注意,只是那僵直的身板,一动不动,让所有路人都对其避而远之。

“检查结果出来了,您的脑部曾经是不是受到过什么重击?现在脑里残余着血块未去除,这可能会导致您失明”这可能会导致您失明。。。导致您失明。。。脑海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此刻心无杂念,沉静似水,忘乎所以。她看得到光,却看不清物,模模糊糊的身影,穿梭着,交织在一起看不到线条和纹路,这种感觉,让她害怕,害怕面对。

垂在两腿边得手,微微动了动,然后慢慢抬起,高一点,再高一点,就触碰到镜框,却又反弹似地躲开了。还是没有勇气吗?她在怕什么?只是想看看这个世界,不是吗?她自问。咬咬牙再次抬起手,触到镜框,这一次,没有再躲开。

光线随着墨镜的缓缓下移弧度变大,然后照亮了一切,宫唯沫原本水灵的大眼,此刻显得有些空洞,燎燎的星火,就像在跟时间竞赛,逐渐扩大,恢复灵色。

间接性的失明?看着眼前的事物,宫唯沫愣了愣,随即露出满足的笑容,可以容纳一切。行人的注视,如是以往,她一定会狠狠拒绝,但现在,她一点也不反感,或许,只有借助这个时间段将一切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了。她不知道,那种到不了头,看不到光明的时候,何时会袭来,也许下一秒就会。所以她想要放肆,只是形单影只的现在,就是她,倒显得很是凄凉。

她开始想念。想安素素,想离琦姚,想杨杯雪;想明仲基,想五癫下,想言君;想韩亚泽,想。。。夜默寒。

夜默寒。。。

今天,倒计时两天了吧?二十五号后,该是幸福还是悲催的?

“喂!”

一声大吼,导致宫唯沫没防备地倒退了几步,显然是被吓到。

眼前充满戏谑的表情,夜默寒一身黑色皮毛大衣,围着围巾,双手插在口袋里,冲自己痞痞一笑,仿佛置身于幻境中一样,四周撒着花瓣飘零,紫色的眼瞳,白皙有致的面孔,带红的挑花眼,魅惑人心,红润的唇瓣,冷风不侵,像极了漫画里走出的人物,这就是夜默寒吧。无时无刻不尽显帅气,别样的惹眼。

宫唯沫瞪着眼看向夜默寒,没有怨恨,没有暴躁,有的只是心满意足和惊喜。

原本还以为会被臭骂一顿,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冷静,夜默寒不由皱了皱眉头,自认为宫唯沫有点反常,上前一步,探问:“怎么了?”口吻瞬间有些冰冷。

怎么了?因为高兴吗?高兴见到你,见到夜默寒吗?她在心里挣扎。

“喂!发生什么事了?”

他真的急了。因为两天后就要说再见,不,也许连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想要陪着她,利用这两天的时间。虽然短暂,但足够。定时来找这女人的时候,却不见人影,走在街上意外看到她,喊了她好几遍都没反应,现在又是什么情况!?他开始紧张,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有事了!”吼回去,宫唯沫不甘示弱地瞪视着他。那条线,不能跨过去了,喜欢上和他斗嘴的场面,这样就好。

被突然吼了一句,就像看到重新复活的宫唯沫,夜默寒愣了愣,随即扬起一抹欣慰的弧度,抬手不由自主地拍了拍宫唯沫的头。

动作像过慢镜头一样进行着,被触碰到发丝的时候,宫唯沫就绷紧了整个神经,看着夜默寒含笑拍着她的头,一瞬间有了陷进去的感觉,很温柔,很温暖。

“噗。”

忍不住的一声,夜默寒憋笑有些难以抑制。让宫唯沫一脸黑线,大怒道:“你丫的耍我是不是!?”敢情把她当狗一样玩弄。

“满乖巧的嘛,跟我家POOP有的一比。”斜睨了一眼宫唯沫,他灿笑道。

“POOP?P-O-O-P?怎么感觉有点奇怪?”试图找到一点关联,宫唯沫双手环胸,转动着眼珠有些不解。

“哈哈。。是一只贵宾泰迪犬,超乖的。”头一次看到宫唯沫受挫,夜默寒不由感到得意。

“泰迪犬!”

“呃。。。”面对黑化式的宫唯沫,夜默寒缩了缩脖子,倒退一步,以防万一。

“夜默寒!你找死!”说着,冲夜默寒抬手挥去。

“喂,虽然说我反相说你是只狗,但至少高级了点吧?。。。”转身就跑,夜默寒试图平息宫唯沫的怒气。

无形中的契合,都有了释怀。他觉得,只要这一刻她幸福就好,她亦是觉得,只要这一刻他快乐就好。

放肆这一回。

被夜默寒带去游乐场的时候,宫唯沫不忘损他两句。

“喂,没想到你这么没创意。”环顾了一下四周,貌似没有一个人影,宫唯沫抬头看了看还在转动的摩天轮等玩意,白了一眼夜默寒。

“恩?创意着东西可以当饭吃吗?再说,是你说的只要带你玩够一整天就不再计较我说你是狗的事。”着实感到无辜,夜默寒狠狠瞪了一眼宫唯沫,一手带过她的手,“跟我来。”然后跑了起来。

紧握的双手,紧紧交在一起,让宫唯沫会心。

“上去!”

努努嘴,夜默寒命令的口吻,指着过山车。

“要干嘛?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少废话,叫你坐就坐。”一把拽过宫唯沫,夜默寒毫不客气地将她甩了进去。而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喂!你能不能不这么霸道啊?”

“啊!”

来不及和夜默寒对骂上一句,机器就开动了,宫唯沫不由尖叫出声。

一阵眩晕下来,伴随着自己的尖叫和夜默寒的欢呼声,实是看起来在嘲笑她,那副嘴脸,真够丑陋的。

“喂!你笑够了没!?”忍无可忍,宫唯沫捂着腹部,抑制那股恶心感涌上,抬手指着夜默寒的鼻子,狠狠瞪视着。要不是他,她也不会这么狼狈。

“呕。。”糟糕。太激动了。急忙转身投进一旁的垃圾桶,宫唯沫铁青着脸。

“喂,还好吧?”

上前几步,夜默寒止住笑,抬手拍了拍宫唯沫的背,收敛不少,口吻有些担忧。随身抽出纸巾递给宫唯沫。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女人受不了刺激。

“没想到有着蟑螂精神的风纪委员这么脆弱。”

无心的一句话,如是遭到宫唯沫的视线攻击。夜默寒不由闭紧了嘴。

“接下来玩什么?”拿纸巾擦了一下嘴,宫唯沫不爽于被小看,挑挑眉环视了一下周围。

“呵呵。”无奈于她永不落后的精神,夜默寒双手环腰,扭头带着宫唯沫到旋转木马旁,“就这个吧,休息一会。”

原以为这丫的会狠狠折磨自己一番,宫唯沫原本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了不少。

“你在小看我吗?”虽然是很想休息一下,但这样做就太扁自己了。

呃,死逞强的女人。

目光最随着木马上的宫唯沫,虽然有点小幼稚,却也显得天真,可爱。夜默寒双手抵着栏杆,时不时调侃两句宫唯沫。

接下来就是受折磨的时间了吧?--高空弹跳、海盗船、龙卷风、滑翔翼,最后一个就是鬼屋。

几乎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宫唯沫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吃不消了,要知道,她从没玩过这些。

傍晚时分。躺在草地上,是在进入鬼屋后的十分钟。宫唯沫呼着气,心怦怦跳,冬季午后的小阳光,抬手挡住视线,似乎开始在意眼睛的重要性,静静的。

侧脸看向宫唯沫,夜默寒开始享受这样的空间,“很累吗?”

“不,很舒服。”依旧覆着眼睛,宫唯沫淡淡地回道。

“平民大小姐果然是平民大小姐。”仰视高空,夜默寒漫步心经的脱口而出。让宫唯沫愣了愣,扭头,她扯开手问,“什么意思?”

对上她的视线,他笑了笑,“狗胆包天啊,早该知道你天不怕地不怕的,鬼屋算什么,是吧?”

呃,这是在夸她还是在损她啊?白了夜默寒一眼,宫唯沫没有说话,转回头继续用手覆着眼睛,很享受这样的温度。

空气一下子沉浸,没了声响。夜默寒静静地看着宫唯沫,眼眸闪烁,却不明意味,良久才开口,“还是没有忘了那个人吗?”

呐。。。连呼吸都没有,宫唯沫显然是听到了,只是没有说话。她知道他所指的是谁,只是,一切都还在迷茫,兜兜圈圈找不到点。

“把我当朋友看待,现在,我很想知道,平民大小姐的感情历史。”翻身看着宫唯沫,夜默寒痞痞地笑了笑,干净彻底。

这种感觉,有种窒息过后的心凉,夜默寒明显的口吻,是充满无谓的。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吗?宫唯沫翻身背对着夜默寒,眼底一抹黯然,像是酝酿着什么,许久才开口:“十五岁的初恋,很帅气很阳光的一个男生,会逗我笑,会疼我,会爱我,会给我买泡沫果糖,只为我生气,为我难过,为我高兴的一个男生,是宫唯沫这辈子最爱的人。”是的,给她希望,陪她走出妈妈离世的阴影,那几年,是最幸福的时光,“死了。为我奉献了时机的他,因为癌症晚期而死了,就是他,杨子夏吧?”如今回想起,却没了泪水,也许不该哭泣才是夏最想看到的自己,宫唯沫不由勾勾嘴角。

这样。。啊。深呼一口气,夜默寒没有说话,重新将视线投在一片蔚蓝上,扑朔着眼捷。

“现在呢?慕言和韩亚泽,你在和慕言交往吗?”勉强勾起一丝笑意,夜默寒很自然地问道。

韩亚泽?言君?皱皱眉头,宫唯沫转身看着夜默寒,有些愠怒。

“关他们两个什么事?”

夜默寒果然还是不知道言君和她的关系。

“哦?没事吗?”挑挑眉,夜默寒无所谓地笑了笑。现在,自己又在干嘛?不是决定不去管她的吗?起身,拍拍衣服,“我马上。。。。。。”

“夜默寒!。。。我们来玩躲猫猫吧?”打断夜默寒的话,宫唯沫认真地看着夜默寒。她知道他要说什么,这已经没必要了,

惊愣于宫唯沫的反应,夜默寒愣是没有说话,她知道他要说什么吗?她又知不知道,或许他们之间会因为她现在的一时兴起而有了隔膜。看着宫唯沫哀怜的眼神,夜默寒冷着一张脸,一步步陷下去,然后苦笑,“随你好了。”这就是命吧。他凄凉一笑。

“呐,你来当鬼,数一百秒哦。”推托着,正好夜默寒的身子,宫唯沫淡淡一笑,“闭上眼睛!”

“知道了,喂,没想到你这么幼稚啊。”很听话地把眼睛闭上,夜默寒鄙夷的口吻没有遭到宫唯沫的回击,他以为那女人已经开始找地方躲,摇摇头有些无奈,张口就数:“一、二。。三。。。。。”

夜默寒,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结局一定是失败。站在他面前,为什么明明就只有一步的距离,会显得那么遥远?这一刻,她要记住他,牢牢地。拿出手机偷偷捕捉夜默寒的容颜,随着按键的深陷,然后保存。宫唯沫定定地看着夜默寒,那一张一合的嘴,“二十三、二十四。。。。”,勾勾嘴角,蓦然一股热泪,然后转身,耳边依旧传来夜默寒富有磁性的声音,“四十、四十一。。四十六。。。。。。”

一点一点暗下去,没了声响。

一个人的空间,受探光灯的照射,就算站在舞台上,底下空无一人,还是凄凉,麦杆菊配合着白雪得散漫,是在哀悼什么。那个原地,依旧一个男生,傻傻的。这个角落,注视着他,一片灰暗,知道那个高音落地,宫唯沫带上墨镜,站在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靠着声音辨析,琢磨,寻找夜默寒的踪迹,模糊身影,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看着走出自己视线的少年,转身决绝地离开。

一切都结束了。她真的很脆弱,离开他一刻自信也坚持不起.泪绝堤后,不会再流眼泪了,他问她,最后眼泪为谁流。为了你流。

在你面前我可以卸下所有防备.有你真好,谢谢你.——夜默寒。

-----------------------------------------------------------

是夜。阴风拂过,卸下墨镜,多少看得清些什么,宫唯沫坐在沿街的长排椅上,抬头看着月亮,面颊上清晰的泪痕。距游戏时间已经有八个小时了,夜默寒那家伙应该在跳脚吧?下次见面,应该会被臭骂一顿才是吧?只是,也许她会幸运一点吧。脑海里的人儿,宫唯沫不由勾勾嘴角,莫地一声响铃,拉回了她的思绪。

【杯雪】

杯雪?!惊喜于杯雪会打电话给自己,宫唯沫激动地按下接听键,根本不管那头,直接开口:“杯雪!你在哪?你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啊?对不起。。我。。。。。。”

“等一下,宫唯沫。”

这。。。。。。不是杯雪。

被那头略带熟悉的声音搞得神经紧张,宫唯沫皱了皱眉头,口吻严肃:“你是谁?怎么会有杯雪的手机?”

“你不用管太多,只要知道杨杯雪在我手上就行了,听着,离夜默寒远点。”

夜默寒?略微一愣,宫唯沫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嗤鼻一笑,“艾叶?”不是疑问,是陈述。

“被你猜到真是我的荣幸啊,既然这样,那就好办多了,拜。”

“喂!喂!。。。”可恶。合上手机,宫唯沫愤恨地咬咬牙,攥紧拳头,起身就走。

她自然明白艾叶那女人什么意思,既然决定就这样,就算她不拿杯雪威胁她她也不会再去纠结什么,这女人真是蠢到家了!

一天的时间,只要明天一天不见夜默寒就行是吗?仰躺在床上,脑海里不断闪过今天一整天的画面,风透着细缝吹进来,宫唯沫扯了扯被子,抬手关掉台灯。

会不会就这样陷入黑暗?会不会?“检查结果出来了,您的脑部曾经是不是受到过什么重击?现在脑里残余着血块未去除,这可能会导致您失明。”失明。。。吗?

夜色凄美,射进的月光斑驳着散在床上的少女的睡颜,带着盈盈的泪滴,顺着眼角滑落。

丶不想再因为不必要的人而在意,恍然,担心,难过。宫唯沫,本就是一个无心之人。

第十六章 平民大小姐果然是平民大小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