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长得这么帅用来为祸人间啊?

  翌日

xxx公寓内第N次惨叫划破天际。

“天,又要迟到了!”

斜视着手中的秒表,双腿不顾一切向前冲刺,清晰可以看到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少女一路狂奔,宫唯沫几近崩溃,看着近在咫尺的华丽学院,更是加快了步伐。虽然知道就算有本。约翰的速度外加吃了兴奋剂也希望渺茫,但多少还是要争取赶上。

“10”进校门。

“8”上一楼。

“6”二楼。

“3”三楼,左转。

“1”(008)近在咫尺,“砰!”门开了。

“铃铃---”

呼,半弯着腰右手扶着门框,在大家惊异的目光下气喘吁吁。终于赶上了,宫唯沫好样啊!拍拍胸脯,某人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自豪无比。

“哟--辛苦了,马力全开啊!”

韩亚泽欣慰一笑,话语间却故意透着嘲讽。这女人终于知道怕了,会长淫威之下,是人不得不服呀!

“咳咳,呵,呵呵,谢谢关心!”双唇已经全无血色,喉咙一片干涩,越过韩亚泽径直走向座位,最后四个字是挤出来的。

“没事吧?”

恩?撇了撇邻座的东方澈,他眼中的担忧她尽收眼底,待心跳稳定后,巧舌舔了舔唇瓣,微微一笑,东方澈给她的感觉就像哥哥一样亲切,“没事,只是跑的有点急。”

“呵呵,傻瓜,给!”

见宫唯沫这副模样,东方澈忍不住失笑,真是太可爱了,知道她口干舌燥,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扔向宫唯沫,虽然是冰的,但也能凑合着喝。

稳稳当当地接过东方澈隔空抛物而来的矿泉水,冰冰的有些刺手,喝下去应该会打一身激灵吧?咽咽零星的口水,不管怎样也不能白费了东方澈的一片好心,想着,投以一抹感谢的微笑,宫唯沫拧开瓶盖就要开口,不料一只白皙的手直接夺过自己手中的矿泉水让自己扑了一个空。“韩亚泽,你干……”

话未完,眼前就出现了一杯热茶,适时地阻断了宫唯沫欲要爆发的怒意。“觉得自己是铁打的吗?现在可是冬天,喝杯热茶吧!”将茶置放在桌面上,韩亚泽白了宫唯沫一眼,继而转身向一脸错愕的东方澈,面无表情地说道:“明仲基让我告诉你,会长跳脚了,今天不是还要迎接什么新生吗?你赶快去!”

“糟糕!”暗自叫惨,东方澈抛下一句“谢谢”便夺门而出。

“怎么回事?迎接新来的转学生?”奇怪。轻嘬一口茶,看向不见人影的门口,下一秒秃头老师就抱着一沓试卷走了进来,宫唯沫视若无睹般继续盘问韩亚泽。学生会有事?为什么不叫上自己?那个混蛋夜默寒把自己当什么了?

拉开椅子坐下,摇摇头表示自己的不知情,韩亚泽漠视一眼秃头老师,“要发考卷了。”恩,半期考试卷。

“这次的英语考试我们班总体来说考得很不错,身为班主任我为你们感到自豪,老师希望你们日后的学习生活也能够继续走上正轨,在此老师要特别感谢宫唯沫同学……”说到这,捧着试卷的秃头老师早已忍不住在心里声泪俱下,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恶魔(008)有一天会扭转历史,化解悲剧,确实的是,他们也有光辉的一天,而这些成果的最大功臣莫过于宫同学,自从她的到来后,班级的纪律明显好了很多,连五殿下都屈尊驾临,这小妮子魔力真大!

“且---老师,能不能不废话?本小姐不属马,拍什么马屁!”不屑的眼神像是在说【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宫唯沫毫不客气地白了秃头老师一眼,一点面子也不给秃头老师,没办法,谁叫她正气头上。

“呃,是,是。那么现在我就把试卷发下去吧。恩……”虽然宫唯沫是个平民,但她本人身上总有一种让人不得不臣服的威严,哈腰点头后就翻开试卷,映入眼里的满分数字让他愣了愣,僵硬地把头抬起,看向宫唯沫欲言又止,显得有些难以启齿,纠结一二最终还是脱口:“那个,宫同学有学过英语吗?哦不,我是说比如家教什么的,有名师教过吗?”

语毕,不止宫唯沫一人疑惑不解,所有人的视线都纷纷投向宫唯沫。等待着她的下文,而韩亚泽则饶有兴趣地撑着下巴歪头看向宫唯沫。

“没有。”

没有!?这个回答着实让秃头老师感到震惊,瞟了瞟手中的试卷,腹诽着,难道真的是天才?他并不认为这小妮子有认真地听过自己的任何一节课,每次不是睡觉就是逃课,这成绩怎么就会如此优秀,满分?史无前例,尤其是像她这样的劣质学生,他不得不这么评价她,“是,是吗?那老师只能说你绝对有本事在英国或者其他国家自力更生。”赞赏地笑笑,别开脸交代学生将考卷分下去,他压根没注意到宫唯沫在听完他说的那句话后,凝重的表情,让身旁的韩亚泽为之一颤。

“厉害啊,大小姐!你的脑袋是金子做的吧?尊贵!”扫了一眼手中宫唯沫的试卷,刚刚秃头老师的反应现在完全就说得过去了,竟然是满分!王盛张着嘴可以吞下一颗鹅蛋,佩服地看了看宫唯沫,忍不住调侃调侃。

“……”

“呃,大小姐?”见宫唯沫完全没有反应,旺盛好奇心强地在他眼前晃了晃手,再没有得到反映,不由摸摸鼻头,自讨没趣地离开。

“怎么了?”她这个样子让韩亚泽有些担心,鲜红的分数触目惊心,他着实佩服眼前的这个女人,从秃头老师讲完最后一句话她的反应就有点不正常,到底怎么了?

那老师只能说你绝对有本事在英国或者是其他国家自力更生。回想着秃头老师的这句话,宫唯沫在心里不屑地笑了笑,是啊,她都忘了自己可是生在英国的,英语考试什么的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终究还是抛不掉和那边有关的任何东西。

没有得到想要的反应,韩亚泽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这女人完全屏蔽了外界的所有消息。

“砰!”

一声巨响,成功地拉回了宫唯沫游离的思绪,抬眸撞上夜默寒的视线,轻啐一声表示不满。

“老师,从今天开始我们班将转来两位新生,先暂用您一点时间!”口气和谐,表情淡漠。秃头老师一见夜默寒便自动退到一旁。

“又是转学生?恶魔(008)好福气啊!这么多人垂青。”轻叩桌面,宫唯沫嘲讽地笑了笑。

“听说今天有幸运女神垂青于你,生死一线之际你竟然活了过来,不错,继续保持。”拍拍手以示鼓励,夜默寒不甘落后地回了一记。

“混蛋!你找死是不是?!”暴跳。刺裸裸的讽刺,这丫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又不是天天迟到,我宫唯沫按时到校难道还要列入神话不成?某人腹诽ing.

“矜持点,平民大小姐!”揉揉耳朵,夜默寒单眯着眼表示不满,见宫唯沫欲要开口对自己劈头大骂,随即转移视线,对着门外喊了一声,不给某人任何机会暴走。

台下自是见怪不怪,这种场面就当时免费看一场好戏,默默无闻为明智之选,上上策。在门打开的那瞬间所有视线都随之移动,包括宫唯沫。本来还想看看来者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让那个混蛋亲自迎接?对此,她抱有很浓的兴趣,他他不可否认。

“啸---”

不知谁起的一声口哨,看清来者后立刻一片沸腾。

“俊男美女,无比般配啊!”甲男拍手叫好。

“同学,你们是情侣?”乙男直接问出了大部分人的疑惑。

呃,面对台下乱自揣测自己和诗雅关系的男生,慕言说不出的头疼,面无表情不做一声。但他能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视线从自己进入教室的时候就没有离开过。那种感觉让他害怕面对。

“给我闭嘴!”怒喝一声,“这两位是从英国转来的慕言和慕诗雅同学,谁要是敢对他们不敬,棺材伺候!”紧随其后的四个人,明仲基难得的一回严肃吓到了所有人。

慕言……慕诗雅……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宫唯沫愣是无法言语的悲痛。怎么会?为什么会是他们?!那个女生,柔柔弱弱的美少女!长大的慕诗雅?恨意油然而生,夹杂着失望,她唯一的亲人都背叛了自己,明明就约定好……一切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到,那怕下一秒就会夺去自己的呼吸。

在诸多的同性中突兀的一个异性,慕诗雅不出一秒就捕捉到了那某倩影,喜悦的心情让她忍不住喊了出来,“沫沫姐!”

然而,这一叫让大家疑惑了,夜默寒皱着眉头看向毫无反应的宫唯沫,她眼底的愤怒和失望他没有放过。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恩?挑挑眉,韩亚泽来回在宫唯沫和慕诗雅之间盘旋,嘴角一抹趣味的笑意,似乎要看出什么端倪,等待一场好戏。余光瞟向慕言,这男生会不会太过沉默了?

“言哥哥,是沫沫姐!她长得好漂亮啊!”水灵的大眼惊羡不已,双手附上慕言的手臂来回摇晃着,低落的情绪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欣喜若狂,以至于让少女忽略了在场的其他人,粗心到看不出来某人的异样。

“沫沫。”

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慕言抬头正视着宫唯沫,久违的一声,亲昵贴切,让人匪夷三者之间的关系,微微一笑,有些牵强。

“你们认识?”自行揣测无疑是种愚昧的行径,单手环腰,右肘撑着左手抵触下巴那分明的线条,夜默寒怀疑地看向宫唯沫。他要她给点反应。

“何止认识,我们还是一……”

“够了!”警惕地眯着眼,如果再让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女说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拍案叫起,这一声她忍了很久了。

突来一声巨响,吓坏了所有人,愣是错愕地注视着宫唯沫,在她的周围,犹如燃烧着熊熊火焰,叫人不敢靠近。

无声,死一般静寂。惊愕地看着宫唯沫,慕言和慕诗雅眼底无尽的失落显而易见。这样的他,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五殿下不由有些担忧,嗦,包括韩亚泽。

“你们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简洁明了的一句话扔给慕言和慕诗雅,踢开椅子便夺门而出,她这个样子稍显狼狈,让自己无地自容。

“平民,大小姐……”话尾没了底气,夜默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住她,那已消失的身影隐约抽紧了他的整颗心,害怕她会出什么事吧?“抱歉!”微微点头,对着慕言和慕诗雅说了一句,随即追了出去,不希望她有事。

“果然……”

喃喃着,紧接着慕诗雅埋头在慕言的怀中哭的令人心碎。

这一上午,隐约传出阵阵啼哭,恶魔(008)没有某人的身影,静得可怕。对面楼的(001),将全过程尽收眼底的安素素除去惊讶换上悲愤,纠结着心不知所措,那个女生竟然转来帝高?沫沫……

没有尽头,没有目的。脚好像不受控制般地追赶着什么,殊不知是要抛弃些什么。天公也见犹怜?一声“轰隆”后止住了那颗上下急剧跳动的心,抬头仰望天空,瞬间乌云密布,凄凉一笑,宫唯沫不得不说好一个戏剧化。全身力气刹那像被抽走一样,呼吸急促,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垂首,细长的刘海遮住了那张绝世的容颜,显得有些凄美。

预料中的,夹杂着寒风像少女袭来,无情、肆意,雨来得猛烈,漫湿了那一头秀发,那抹倩影。四周,宫唯沫颤抖着身一动不动,没有声音,没有任何声音,为什么只有雨声?!恐慌。睁着大眼内心充满黑暗,抓不到任何东西,心,“咯噔”一声不知所措。

“叮--”

热的?撑着地面的细手微微一颤,为什么是热的?这一刻,她感谢这场雨,掩饰了自己的懦弱……“哭,不是懦弱吗?”富有磁性的冷调侵入脑海,韩亚泽那张冷俊的天使面孔在眼前一闪而过,宫唯沫僵曲着身低声自嘲,呵呵--原来,还是自己错了呢!她真真切切地感到自己的懦弱,也确确实实不争气地以泪洗面,不知从何时起?

“宫唯沫!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没预兆的一声怒吼,宫唯沫整个身子直接被拽了起来,头顶一把深蓝色的雨伞覆住了所有气息。为什么会有这么好听的声音?虽然很坏,很暴躁,很恶劣,但却有着某种暖流在心里流过,这个声音?抬头想要捕捉什么,紫色的瞳孔,好精致的一张脸,夜默寒!?他眼底的担忧和愤怒让她会心一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需要他,委屈的情绪不吭一声直接扑倒在夜默寒的怀里,这个男生,这个她整天恶言相对,并且讨厌了两个多月的男生,她想依赖他----在这一刻!泪,无声地流下,悲意却有心。。。

呐?突来的柔软让他呆愣了零点零三秒,夜默寒柔了柔视线,嘴角不觉扬起一抹微笑,他没预料到这个女人会如此狼狈,更没想到她会扑向自己的怀抱,她身上残余的香味,竟让他有些迷恋,手不由自主地扶上她的背,凉凉的,有点冷,“笨蛋!你真把自己当无敌了?穿这么少不冷死你才怪!“将发抖的她全身圈进自己的怀里,他想给她点温度,她这个样子,叫他好心疼。

“背叛……”几乎不在状态,脱离了现实,喃喃着,抓着什么的手加大了力度,突来的温度让她安了半颗心。想起刚刚的一幕幕,宫唯沫咬着牙愤愤不平,儿时的回忆一涌而上,她恨那个女人,而那个少女却是那个女人唯一的女儿,更是造成自己悲剧人生的导火线,不可原谅!慕言?她的亲生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为什么?她的声音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无助,慕言和慕诗雅的到来和这个女人有着怎样的关系?无从得知,夜默寒低头看了看宫唯沫,眼底一抹捉摸不定,不由有些失落,自己对这女人一点也不了解。

相贴的身体,混乱的一识让少女昏昏欲睡。

另一边,韩亚泽注视着路边两道相拥的画面不由握紧了拳头。赌气般地别过头不去看,心却难以平静。因为担心所以在夜默寒走了之后自己也跟了出来,命运总是绑不到一起,让自己失措,当看到那刺眼的一幕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了“噗噗”的冒泡声,是心碎的迹象,是吧?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这个不可一世的女人!?思及此,韩亚泽不禁愣神。

-------------------------------------------------------------------

命运的交错,是上帝的无情,还是人定的情线;

漫漫人海,我们走在平行线上,终究交不到一块;

心的跳动提笔感慨诉不尽的情愫,

淡然是白色,不知道,或许我从没跳动过,跳过那条线。

醒来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个力气去追溯过去,眼眸中的水晶吊灯让自己迷茫,嘶----全身的酸痛迫使宫唯沫皱了皱眉头。陌生的气息充斥鼻间,自己这是在哪里?小心翼翼地撑着身下的蕾丝床,“小姐,你感觉好些了吗?”欲要起身之际一阵婉吟突如其来煞到了她,转头看向身边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的女孩,嘛---好像比自己大一点啊?女佣?撇了撇她身上的女佣服,“你是谁?”长得很清秀,看起来很友好,这是宫唯沫在当下一秒内唯一要问的,下一秒,“我在哪里?夜默寒呢?(恩,她记得好像有这一号人物吧?就在昨天……)还有,谁给我换的衣服!?”上下扫了一眼身上的名牌长袖连衣裙,宫唯沫嫌恶无比,怪怪的,她最讨厌穿裙子了,当然,现在重要de是最后一个问题。

“呃,我叫小一,你现在在夜家的s级制别墅里,少爷在客厅,你身上的衣服少爷命令我换的,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一一具言所答,小一忍不住偷笑,扬起嘴角半弯着腰对着宫唯沫,她喜欢这个女孩,无邪圣洁的感觉,少爷第一次带女生回来,想必她对少爷来说很重要吧?这个女生长得真不是一般的好看,身材火辣到让所有女性同胞都有想去自杀的冲动,呵呵。

“夜家?夜默寒?!”对于女佣小姐的敬业宫唯沫抱以敬佩,随即瞪大眼睛难以置信般地看着小一,她有种进了贼窝的感觉,(嘿嘿,事实也仅如此)。环视一下四周,丫的,这可以抵上三间自己住的小窝了,富丽堂皇这个词就像是专门为这样的空间所定义的,摸摸鼻头,不由有些嫉妒,这还只是其中一间卧室,天知道外面的世界那叫一个飘飘欲仙的境界!虽然知道夜默寒是全国首富之孙,但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金灿灿的世界,刺得耀眼。

“恩哼,是又怎么样?”

夜默寒,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一身便服看起来更爽朗了点,宫唯沫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他,祸害!长得这么帅用来为祸人间啊?见少爷来了,小一微微点头便退了出去,顺带关上了房门。宫唯沫还来不及阻止门就关了,抬眸不屑地看向夜默寒,欲要开口审问一二,不料一只手迅速地附上自己的额头,“恩,烧好像退了,感觉怎么样?”真是笨蛋一个,在雨中淋了那么久不发烧他都觉得是奇迹了!她是脑瘫吧?无奈,微微笑了笑,夜默寒眼底划过一丝宠溺。

“呃,你今天吃错药了?”推开那只大手,宫唯沫对于夜默寒突来的温柔不觉有些不自在,更多的是一阵恶寒,交叠着双腿有些疑惑,(呃,话说,她现在穿的可是裙子,这样会不会太损形象了?且,管他呢,反正在这家伙眼里自己的形象几乎为负数!)他不是很讨厌自己吗?想着,心不由有些失落,失落!?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宫唯沫瞬间通红了脸,别开脸有些无言。

“吃错药?你脑袋没烧坏吧?”无辜地白了一眼宫唯沫,仰身半躺在床上,说实话,这女人真是一点也不可爱,自己难得的一次温柔,被她一句不华丽的话语打得体无完肤,败北ing。

“呃,你干嘛把我带到你家什么s制什么别墅啊?”想想刚刚女佣说的话,她就有些晕菜,这别墅还分等级制什么的?郁闷。这家伙又不是不认识她住的公寓。

“听不懂吗?夜家的别墅不止一幢,S制是最高级的一幢,专属于我的。。。。。。至于你的问题,其实呢,是因为我不屑于面对肥婆那张嘴脸。恶心,”吐吐舌,夜默寒侧脸斜睨着宫唯沫,一个月前的某段时间这个女人还势必掘地三尺要找到自己,为的就是那扇破门的维修费,想到这,“哈哈。”某人不顾形象地捧腹大笑,脑海里宫唯沫受尽肥婆欺压的画面滑稽到让人有了笑死的准备,“哈哈。。”

呃,笑什么笑?尼玛,想想肥婆,离期限只剩一天了吧?钱还没筹齐呢,回去耳朵又要长茧了,等等要叫言君汇钱过来了。。。咔,脑袋突然有了短路的迹象,言君?昨天,发生过什么对吧?他和那个女孩转来帝高了?睡了一觉有点倾向间接失忆,想起来的事实让宫唯沫暗淡了眼眸,心越发沉重。

“呃?你怎么了?”止住笑,夜默寒皱着眉头看向宫唯沫,这女人变脸变得真快!

“没什么,浴室借用一下。”起身,漠视夜默寒,同时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对,宫唯沫打开门没有目的地走了出去,预料中的目瞪口呆,果然是皇家级别的,非同凡响啊!

。。。。。。

第八章 长得这么帅用来为祸人间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