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银月扑火诉衷肠

  “这是......砂锅面?”玉悉月惊喜的问着婢女,好怀念这个味道!

“是的,王妃。”身旁的婢女莺声细语的回道,她身着淡黄色的衣衫,明眸浩齿,清秀可人。

“王爷让奴婢留话,王妃的胃都以后都由他亲自喂养,晚上回来就给你做梅子排骨、龙穿凤翼汤、沙黄蛋角酥,包管王妃吃得快乐满足,大呼过瘾。”婢女说完,掩唇轻笑,心里羡慕着王爷对王妃可真好,正所谓君子远庖厨,可她家王爷为了博王妃一笑,想要顿顿亲力亲为。

想到当然翼王府美食宴,居然一语成真。细细回味着面食的美味,此刻真的很满足,难道这就是幸福的味道,玉悉月快乐的想着。

炎之对她真的很好呢!他不会如玥哥哥选天下而弃她的,不会如爹爹娘亲把她丢下不管。

她不要如同飞蛾扑火追求炽烈的爱情,只想有个人细水长流的和她在一起,心里只有她。

无疑她是幸运的!

“你家王爷去哪儿呢?”她亲切的问道,他精力倒好,等她睡醒过来,人就不见了,为此还好一阵郁结呢!不过现在,她当然高兴着。

“昨夜军营里几个将士,喝多了酒闹了点事,王爷赶去处理了。”黄衣婢女恭敬的回话。

“哦。我出去走走,你们别跟着。”玉悉月用帕子擦了擦嘴边的汤渍吩咐道,还是一贯的不喜欢束缚。

天翼军好像驻扎在西城外,炎之看到自己会不会惊喜呢?玉悉月暗喜的想道。

府外,一片祥和向荣,大雪初停,三五商贩陆续在街上开始营生。

“翼王妃。”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余音拖着冲冲怒气。

“啊,青苑啊,许久不见。”浅笑倩兮,再回首恍若已是百年身。

一身青绿色长袍,扎眼的像是生长在雪地里耐寒的植物,衬着那张清秀的脸,似感慨万千。

千言万语的怒斥,几经波折滚滚,烟化成淡淡的感慨:“我以为,你最在乎的,是公子。”

“我最在乎的是玥哥哥,永远都是。”莹莹雪光映出一张精致容颜,眉眼间含着浓浓的幽怨。

“可是,他不需要,他不需要我的在乎。青苑,在西荒战场上我真宁愿死在巫族人手里。有什么比那时候,更绝望,更死心呢!他说没有什么比我的命更重要,说得那么真,那么诚。我就想,如果他真来找我,我就再也不跟他闹脾气,再也不计较什么,一辈子,风也好,雨也好,都不再分开。虽然他做了许多我不喜欢的事,虽然他变得陌生冷血,可他终究是我最喜欢的玥哥哥。”明亮的眼神为淡淡的哀伤代替,那双凤目再无半点春风情意,一片白雪皑皑,衰草连天,了无生息。

“可我错了,我不该赌的,不该去西荒的,因为知道了结果,就再也回不去了。”她脉脉的微笑,笑容好象一朵美丽而诡异的雪莲在她的脸上一层层绽放开来。

“炎之,我不想辜负他。他是牺牲什么来换取这场指婚的,你很清楚,我怎么忍心拒绝他。虽然这场婚礼来得很急促,但是嫁给他,我不后悔。青苑,如果你们不能谅解我嫁给他,我和他会离开这里的,他不会再成为你们征途上的阻碍了。”雪白的眼眶里,有温润潮湿的东西挂在那里。

一个女人最大的虚荣,就是一个男人肯为他放弃一切。

青苑知道,他的公子是彻底输了,他的公子不能放弃一切,他们也不允许他放弃的。作为玉悉月从小到大最好的玩伴,他是没资格责怪她的。

他的公子,追求的是王者。

而他,追求的是将帅。

他的月小姐,想要的不过是个唯一而已。

走到这样的局面,应该是注定的。

“月小姐,青苑永远都希望你幸福。”

“谢谢你!青苑,好好的辅助玥哥哥做一个明君吧。”

泛起淡淡光,仿佛连那光也是冷冷的,照射在遍地雪霜之上,泛着淡淡的银色,天地之间寒意越来越浓重起来。

“昨晚,公子在风雪里冻了一夜。你去看看他,好吗?”青苑黯然的请求道,公子他好难过。

玉悉月亦黯然的想起昨晚忧伤绵绵的笛音,仿佛冬天在心里流淌的冰水,寒彻心扉。

“不,我不能。我们做出了选择,就要承担选择的代价。何必这样纠缠不休呢?”坚拒的声音清晰异常,就像旷野吹过一缕寒风,昭示了决绝的心态。

“......月.......唉,想不到有一天我们会无话可说,我很眷恋天茫山无忧无虑的欢笑,可人总是会长大的。我希望你如以往去劝慰公子,可我也知道你不会去。”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次的伤痛,恐怕只有靠公子自己走出来了。”

雪真的无声落下来了,一无反顾的凄绝。

银月扑火诉衷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