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青雷炸响玄霜夜

  青雷轰轰的在沉厚的云里闷响,秘密的酝酿混黑,一条银蛇撕裂夜空,震耳欲聋的炸雷随之而来。

一道清亮的光照明了寝宫外魔魅的身影,幽邪的影子在定在地上格外的狰狞,如深山老林中夜行的兽类。

持续的咳嗽声在死气沉沉的殿中回荡,时强时弱,仿佛每次艰辛的咳嗽就耗掉一分生命。

“咳咳,来人,咳咳......来人,朕要喝水,咳咳......”兰奕帝气弱的喊道。

久久没有响应,兴许渴急了,兰奕帝侧起半个身子,欲起身自行拿桌上的水喝,双手颤巍巍的支撑身子,才发现虚乏得没有半分力气,颓然的倒在床上。

“来人,给朕端杯水,咳咳。”兰奕帝痛苦的看着黑暗的虚空,嘴唇干裂,仅仅几个月,他的皮肤变得跟张羊皮纸一样皱,仿佛轻轻一撕便能掉下。

又是一道明丽的光闪过,一只水杯出现在兰奕帝眼前,白瓷的杯子没有一丝瑕疵,拖着杯子的手更是好看到极致。

如久旱逢甘露,沙漠里生出嫩草,兰奕帝心急的抢过杯子,咕噜噜的呛下。

“这是什么?”惊恐的声音从兰奕帝口中呼出,杯子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碎了,痛苦的卡着脖子,像是要把什么东西从喉咙里挤出来。

“骨灰——你最爱的女人。开心吗?你们生不能在一起,死却可以融为一体。是不是很感谢我啊,哈哈哈哈!”焰祈玄倾下身,癫狂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寝殿里。

看着兰奕帝徒劳无功的挣扎,神情痛苦凄绝,他开心的道:“没用的,我混在水里,早就流入里冰冷黑暗的肠胃里。怎么样,亲口吞了了心爱之人骨灰的滋味?不好受?绝望?想把我撕成一片一片,然后喂狗?”仿佛裹着磁粉般的嗓音在静谧的空间里缓缓流泻,俊帅的脸上挑起邪恶而颓废的惑人笑意。

一阵青雷响起,如一剑劈开巨石,兰奕帝霍的仰起头,带着烧不尽怒火。

焰祈玄脸色青白,如一缕悠悠如烟的魂魄,微微颤抖的睫毛下目光冰冷如剑。琉璃一般清浅剔透的瞳仁里,泛着残酷的血红。

兰奕帝心里一悸,那眼里是否掩藏了最刻骨的怨恨?

“当你毁掉我的幸福,我的最爱时,我日日夜夜都梦想着此刻,让你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不是谁,都可以任你玩弄鼓掌之中。”神智仿佛跳脱理性的控制,焰祈玄疯癫的笑着,面目可怕的晃着。

“逆子,我要杀了你。来人!来人!”衰败的眼睛里,仿佛升起一丝火光,冲破了浑浊,心痛气急浮现在一条条皱纹里。

“痛悔啊!哀恸啊!你越痛苦,我越开心。若你不痛苦,我就用天下陪葬。但我更想让你经历我一样的痛,身受噬心的哀,毁灭的伤。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就算用全天下人的鲜血,也洗不掉它。”

如果之前是让兰奕帝感到怒痛,那么现在是让他心里升起惧意。这世上最可怕的,就是有能力的疯子。而他显然一开始,就低估了他的疯癫,他的执着。

他是他的儿子,他对他不好,但却从来没想过亲手杀死他。

而此刻,他的儿子,呼出的每个气息,都是对他最怨毒的诅咒,每个眼神,都是最狠戾的鞭笞。

“来人啊,来人。”风凉凉,像毒蛇划过脸颊。

“没用的,这里的侍卫早就换了。想不到你挺顾惜焰祈溥的嘛!把自己的影卫派去保护他。可是,没用的。我汲汲营营这么多年,只为了这一日。而我的好六皇弟,就是要焰祈溥偿命。”

也许是极具的惊恐,也许是受到侵犯的无上权位,兰奕帝拾起碎片,猛地向焰祈玄掷去。

焰祈玄没有躲,受了兰奕帝这一击,他的眼神疯狂,受伤的额头上忽然浮现一朵红色的花,花瓣层层绽开,仿佛女子凄厉的笑颜。

“你谋算得很好,六皇弟猜中了我的心思,说动了我。我要的重来都不是这个天下,我日夜所思的就是向你报复。原本我是要夺取这天下,在你面前亲自践踏掉他。但是,他给了我更好的建议。”焰祈玄疯狂的张开双手,仿佛怀抱幽幽黑暗,不知痴迷着什么。

“有什么比一个帝王失去权力更残忍,有什么比你卑微的样子更让我痛快,有什么比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人更心痛。那样的无能为力,让我想不择手段的强大。”

焰祈玄冷眼麻木的看着不再挣扎的兰奕帝,他伏贴着苍老的脸在茶水洒落的地上,神情极是呵护,他温柔的噌着地,像是情人间的低语安慰。

“对不起,我又连累你了。”兰奕帝语气充满悔恨痛苦,万念俱灰下,他咳出一口口鲜血。

焰祈玄看着意志被自己一点点摧毁的兰奕帝,除了痛快外,还有深重的失落,本以为自己必是对他恨之入骨,对他再无半点亲情,但是他的凄凉,还是让他胸口仿佛塞满浸水的棉絮。

不论怎么恨,血缘却是斩不断的。无法对待其他人一样决绝,而没有一丝涟漪。放弃报复做不到,直视惨淡的结果,还是会难受。

伤他三分,自伤七分。

“不论我多恨你,我也不会亲手杀你。”

焰祈玄如同亡魂,幽荡而去。而兰奕帝趴在地上,如同心力交瘁的闭上眼。

青雷炸响玄霜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