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念成佛善君玉

  “三皇兄,果然习得‘阎王索魂掌’。”焰祈玥吐露道,还是兰王时,兰奕帝在闯荡江湖时,跟一位奇人习到的一套掌法。

“你不是也练了‘仙郎’玉临风的武功。”焰祈玄也是了然道,天茫山的秘谷,曾是玉临风的旧居。

“我们都是因缘际会得到秘籍,自练而成。”

“哈哈哈哈,也许真的只是巧合。”

“皇兄说得不错,我们都是彼此眼里的镜子。如今我踩着皇兄步子一路走来。”

“其实,镜子命运相同,里外却是相反的。正如你乃正妃所生,出生高贵,而我只是一名卑微的奴婢所出,地位低下。你从小受尽所有人的宠爱,而我小时候的记忆里尽是鄙夷。最重要的是,我因爱入魔,你却是因恨成道。”焰祈玄把静心悟法的结果,与最相似的亦友亦敌分享。

“皇兄所言甚是,最终皇兄为爱而放弃恨,我却是为恨而放弃爱。”焰祈玥心如明镜,深有所感。

“我并未放弃恨,只是换了种平和的方式,去报复那些人。”

“为了皇兄心中在乎的那些人?皇兄执意要救那个小女孩,仅仅因为和皇兄小时孤傲狠绝相似?”

“是的。”焰祈玄诚实的解惑,也为交易献出一份诚意。

“皇兄其实很善良。”

“哈,你是第一个知道我所有事,还这么形容的我的人。”焰祈玄暗嘲道,即使介子雅,知道真实的自己时,也是轻视、畏惧、同情、怜惜的,可这样厌恶自己品性的人,却愿意忍受着陪伴自己,庆幸之中却是温暖的快乐。

“第一个这么说的人是大皇兄。”

父皇口中的缺陷不是你的善良,可正是因为你的善良造就你的缺陷,也造就了你今日的孽障。没有光明哪来的黑暗,光明与黑暗本就是纠缠不休,生生不息的传下去。

焰祈玄看到小女孩完好无损的出现,那眼神仍然如匕首一样利,一样不服输。

“走吧。”

焰祈玄竟然伸出如白玉的手掌,像是牵引着迷途小孩回家。而女孩像是一头威猛的小兽,神情高傲的拒绝任何人的靠近,而此刻偏偏柔顺的任由他牵着离去。

“三皇兄,祈玥不会失信。”

“因为你也恨他。”

这个六皇弟,不完全像淡然出尘的谪仙了,他的眼神,他的语气,乃至气质,都带着狠戾。

哈哈!镜子啊镜子!

不知是为了戏弄还是提醒,焰祈玄戏谑道:“送什么贺翼王大婚呢?不知翔王是否已想到?”

月色清冷,雪地冰滑,焰祈玄一手牵着孤女,一手负在身后,似在散步悠悠而行。

打从心眼里欢喜这个小孩,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傲劲,孤绝,同小时候的自己那样的相似。

像是散步兴尽,焰祈玄随处捡了个石墩坐下,拉近小女爱,赞绝的抚摸着她的头:“才七岁,就从暗焰里众高手眼皮地下逃出来,好本事啊!”

小女孩抗议的把手扒下来,眼里略微闪着摸头受轻视的委屈和愤怒。

焰祈玄不以为蹙的笑了起来,温和真诚:“你有天资,心灵也熟于同龄孩童,但你还小,先天未足,顶多成个三流杀手。就这点本领,你的仇人可以捉拿你上百次。想报仇,回去学好保护自己的能力。所以,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再踏入京都一步。”

“.......”无声的眼神,坚定而绝然的怒吼道:我一定会成为顶尖杀手!

焰祈玄欣赏的笑意加深,道:“我知道你一定做得到,所以提早送你一个贺礼。”

从袖中抽出一把半臂长的短剑,鲨皮制成的绿色剑鞘,极为精致,即使剑柄亦灵巧纹路美观。

“它叫青凌。”焰祈玄怜爱柔和的看着孤女,笑意缱绻。

孩子,永远都不会有那个命令了,幸福的活下去,好好的保护自己。

小女孩懵懂的抽出拇指甲长短刀身,辉芒夺目四射,透出青海的凌光,似乎血液也为之冻结。

黑暗中,银色白发的暮雪,不知何时悄然无声的单膝跪地。

“暮雪,带她回去。”焰祈玄平静的吩咐,扯下玉扳指郑重的递过去续道,“从今后,暗焰组织改为暗焰堂,交由你管理,让它光明正大的立于湘兰,也让使者们重新活在阳光下。这是本王对他们的承诺,当本王不再需要他们时,给他们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主上......”

“即使本王对你们有恩,这些年为我做的事也还尽了。都给我好好活下去,不然枉费我当初救下你们。”焰祈玄阻断了他的劝说。

“是,暮雪定穷尽毕生心血发扬暗焰堂。但不论主上何时令下,属下们必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好了,我还会在京都滞留一段时间,你带着她先回去。”

暮雪使者施展轻功,在暗夜中带着小女孩无声而去。只是凌空那一瞬间,小女孩回首看了一眼倾慕一生的人,黑夜里,月雪相映,只有孤伤的他。

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他,即使很多年后,她也永远忘不了那个寒冷的冬夜,那个孤寒的人给了她温暖,也给了她一个幸福的机会。

一念成佛善君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