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雪月寒殇诀别泪

  走出那幽暗的屋子,全身心如释重担,就好像从洪荒猛兽的嘴里幽幽荡荡走出来。

玉悉月重重吐了一口气,仿佛要把体内积压的幽愤换成清新自由,白白的雾气在冰冷的空气中上升,看着煞是空灵。

焰氏皇族的人都喜欢蜷缩在幽暗的光线里呢!既喜欢黑暗又向往光明。玉悉月心里一阵讽笑。

对着兰奕帝本是满腔愤恨,他是那样可恶的存在!可是看着他那越来越绝望的眼神,幽暗的光逐渐空洞,惊觉不过是一无所有的可怜人罢了。他不过太寂寞太无聊了,没有东西填补感情的空虚,只剩一个焰龙国。他伤害所用亲近的人,冷血的为焰龙国挑选合格的继承人。让看中的几个资质好的孩子,互相谋算,优胜劣汰。

那一刻,兰奕帝瞬间白发,像是油尽灯枯,眼中再无光亮,似木偶般喃着什么。最后,玉悉月心里软了软,忍不住宽慰了他几句,便离开了。

每个人活着,都有一段自己的纠结的爱恨情仇。刨根问底,究竟怪得了谁,不过是自己的性子作怪,不过适逢一个坏时机而已。

长长的宫道,冷寂无声,幽幽寒寒,像是没有尽头。

小太监提着一盏灯笼安静的领着路,自然的微鞠着身,老实的不发一语,那步子像是练习千万遍似的,每一步都重复着前面,不轻不重不缓不急,往后的悠悠岁月就这么小心翼翼的过了。这样的人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月色如霜,银白的光辉撒落在大地上,地面上还铺着厚厚的积雪,细小的雪粒飘落在天地间,仿佛整个世界都是清冷如水。

宫道的尽头,焰祈玥像是月下精华凝成的冰雕,墨玉般的眼睛寂静无波,披着毛茸茸白色裘衣,与这雪天融为一体的清寒。他看着她那么近的走来,却隔了天涯般的距离。

她迎面悠悠走来,不若以往的活泼轻快,也再不会冲过来巴在他身上撒娇的叫着“玥哥哥”。焰祈玥心里突然有种哽咽的认知,他的小月儿长大了,真正的长大了!

鸟儿长大了,会飞向自由,树长大了,会撑起天空,那么他的月儿呢?有了丰满的羽翼,也会独自飞向自由的天空吧。

玉悉月停了下来,留出一条银河似的距离,没有笑也没有哭,就像这一地清辉。

“月儿,你跟父皇说,不要嫁给九皇弟,好不好?”似是堕进了梦里,焰祈玥声音轻得像个孩童般,好似温柔的乞求、撒娇。

“玥哥哥,放下一切,我们一起离开好不好?”玉悉月绝望的问着,眼睛是从未有过的冷静清楚。

焰祈玥紧抿薄唇,眼眸冷冽清朗如冬日寒星,如美好的幻境破醒。

玥哥哥你何尝不能自己说,只因为你不愿。如果你违背他的意思,就是舍江山宁可儿女情长,那么就会从这场角逐中剔除出去。所以你寄希望于我,如果我不愿意,看在母亲情分上,他是决计不会强迫我的,那么你就不用为难了。

呵呵!可是我也有我的坚持,纵容我是爱你的。

“为什么你对我如此残忍,又如此多情?”淡淡的笑了,从此天真无忧的女子,始知情愁滋味。

玉悉月走进他,认真的勾住他的脖子,轻轻的踮起脚如蜻蜓点水般在额际印上一吻。

“吻在额头上的意思是原谅,玥哥哥,我原谅你没有选择我。”

系你一生心,负我千行泪......

雪月寒殇诀别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