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玄玉见真渡彼岸

  冬日第一场雪来临时,翼王的“天翼军”带着巨大的胜利凯旋而归。时移世变,无人猜到局势的陡变,不知该说焰祈禛运气好,还是实力强。西部十三族的归顺,让他陡然成为最炙热的皇位人选。焰祈玥的螳螂捕蝉半途夭折,焰祈玄的黄雀在后也因此暂时搁浅。鹿死谁手,又未可知!

雪不知何时开始下的,如此之大,仿佛一群蝶无声无息地从冷灰色的云层间降落,铺天盖地而来。

雪花落在仰望的睫毛上,沉寂的白点缀了魅惑的琉璃色眼珠,那样空澄纯净的白雪生生压下了内心狠戾的颜色。

那双世间难寻瑰丽的眼,痴痴迷惘的看着枯树,不,不完全是一颗枯树,这萧条的树上还留着两颗果子,一个干瘪瘦小,一个饱满圆润。

自从与介子雅争吵过,心中气极戾气空前涨满,就像涨水的船节节攀升,纵使知道局势已变,亦想让七王铁骑踏破京都,杀尽自己厌恶的人。

整装待发时,湘兰两州闻名的得道高僧,单心大师求访。几番禅语后,力邀他上山听法,化解心中佞妄、妒恨,但愿能为苍生避过一场浩劫。佛法已让他心中愤怒平和不少,心知时局不适,就顺势与大师来到这“梵净山”修性,不然他真怕控制不住掐死几度背叛他的人。

“阿弥陀佛,这树生就了这两颗果子的因,而各自造的业成就了他们的果。王爷可曾明白?”单心大师慈眉善目的开导着眼前积怨深重的人。

“大师的意思是,本王今日的苦痛皆是自作孽自食其果咯?”焰祈玄深深不满的反问道。

“王爷有颗玲珑剔透的慧心,又何苦故意曲解老衲的话呢?”这段时间,单心大师充分体会到此人悟性非凡,一点即通。若能早遇良师疏导积郁的怨恨,则能免于欲身修罗之苦。若不是恨心太重造就今日的癫狂,凭之才学,必成千古一帝。

“本王心中有个疑问已久,趁今日下山之前,希望能从大师这里得到满意的答案。”焰祈玄露出玩弄的笑意,羊脂白玉的两指轻缓梳着前面一缕发丝。

“王爷请说。”

“佛家说众生平等,本王很是奇怪,大师们吃素不吃荤这戒律,说这吃荤造是杀孽。可是难道这吃素就不造杀孽了,这青菜蔬果就没有生命了吗?为何如此不平等的被对待?莫不是它们不能呼痛哭叫,大师们就忽视它们的生命吗?”焰祈玄问得是咄咄逼人,神色确是一片平静,仿佛是切身激愤的质问,又像是毫不关心的随口问问。

“呵呵,王爷可知,和尚都是侍佛之人,并非真正的佛陀。”单心大师的慈笑,在冬雪中更显一片温暖。

“大师,这是打哈哈,准备不了了之吗?”焰祈玄言语温和,说出来确是不得答案誓不罢休,仿佛揭开世间仁爱虚伪的面具。

“这世界真理不知道并不代表不存在,王爷这一问,老衲答不出来,自当更加潜心修行,终有一日能寻找出让王爷满意的答案。然而佛法无边,离不开慈悲二字。老衲只是依着心中对世间万物慈悲,行该行之事,但求无愧于心。”

“若本王说,贻害苍生,无愧于心呢?”

“王爷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心,他朝总会有愧于心。王爷行狠绝之事前,若能多想想王妃,必是苍生之福。”

提到心爱之人,焰祈玄神色柔和之极,藏于眉间的戾气也没之前那么浓重。这一趟,单心大师不能说全无收获,虽然不能消除他心中恨意,却找到克制他行为有效的良方。

“愿我来世,得菩提时,呈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声音像冬雪一样绵长,像温玉一样通透。

悠悠离去的背影,是坚决,是无奈,更是明彻。

“大师不如给我取个法号吧。”声音传过来,竟是多了分慈悲。

“《无量寿经》曰:慧眼见真,能渡彼岸。不如法号见真,愿你渡到彼岸。”

玄玉见真渡彼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