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雅月岸边惜别离

  “我希望三皇兄退居封地。”

这句话如石头掷入大海,半晌,焰祈玄哈哈大笑:“我焰祈玄如今进可取天下,退可独霸一隅。六皇弟难道天真的以为,我不在京都,就拿你们没法吗?”

“玥只是赌一个机会,赌三皇兄心里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焰祈玥不为他的讽笑所动,心里暗度以焰祈玄权势财力,又何须非要至尊之位,对他而言只是一个形式罢了,即使兰奕帝也不能撼动他分毫。

“好啊,我倒要看看六皇弟怎样让我心甘情愿的放弃尊位?”焰祈玄起身,已是要离去之势。

“我所失去的,你也必然失去。”焰祈玄边走边笑,有人遭遇相同的痛苦,他就发自内心的开怀,“镜子!镜子啊!”

焰祈玥眉峰敛聚,目送他凄惶的背影,三皇兄的话总有种魔力让他心底生寒。

一个月后。

天依然蔚蓝,水依然澄澈。

只是朝堂局势在短短的时间内翻天覆地,势力如日中天的的和王自请回封地,还未在京都扎稳根的翼王再次派遣出征,快要尘埃落定的太子案由翔王转交到啸王手中。

怒河岸边,十余艘规模宏伟的船舰挺留,其中最前面的一艘金碧辉煌。这些船装载了京都大半的财富,而它们都属于和王焰祈玄,也将随着怒河之水流向湘兰。

树下站着一位温润如玉的男子,柔和的长发伴随着轻凉的风,以及洒落的树叶。真有“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意境呢。

他向远处浅浅的笑,那清浅的笑容仿佛潋滟了天地颜色,如梦似幻。

玉悉月暗吞口水,叹道:真是笑若玉郎,倾尽天下!

视线移向同样雅美无铸的介子雅,恋恋不舍道:“介介,你真要跟他去封地吗?”

介子雅柔美的脸庞释然一笑,神情如消散的云烟,柔声道:“他用天下换我,我自当陪他一生。”

“一生”两个字,仿佛是极沉重的,而尾音,又淡至虚无。

玉悉月眉间凝着愁,问道:“真的不介意吗?”

“介意什么?”介子雅诧异问道。

“徐子雅!”玉悉月气得跳起来吼道:“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那点秘密吗!”

介子雅先是惊愕,然后慢慢平复自嘲的笑道:“你都知道了!”

“你不报仇了吗?”

介子雅苦笑着摇了摇头:“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不恨他了,该有的惩罚他都受了,他比谁都不好过。这么久的相处,我反而情不自禁的对他心生怜惜。再说父亲都不责怪他,我又何不执着这段仇恨。”

玉悉月鄙夷的目光看着介子雅,佯装痛惜道:“和王给你吃了什么迷药,居然把我这么可爱、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未婚妻给抛弃了。”

介子雅被逗得忍不住开怀大笑,但听到她后面的话直接给寒晕过去。

“给我一点,让我回去把玥哥哥迷得晕头转向,让他也弃了江山,跟我回天茫山去。”她讨好的笑着,隐含无尽的落寞。

“小月儿,好了。”介子雅痛惜的说道。

他何尝不知,他们的感情都是残缺的。翔王爱她、宠她,却绝不会为了他放弃皇位。而他呢?和王害怕寂寞,又无法信任其他人,仅仅有张酷似父亲的脸,才会被如此依赖。

“我一直不谅解父亲,他把我过继给伯父,把疼爱给了三皇子。当我跟和王接触后,才真正明白父亲的无奈。朝堂波诡云谲,父亲毕生理想就是安邦定国。他性格刚直,得罪了很多奸臣。他是为了保护我,才把我送走。”介子雅伤感的说道,他黯淡的神情,仿佛日月星辰都失了光彩。

玉悉月感到寒嗖嗖的目光射来,她讪讪的笑言:“介介你的拥有者好像等得很不满了。”

介子雅闻言看去,焰祈玄温和的笑着,那笑容足以融合皑皑白雪,没有人能抵挡得了。

雅月岸边惜别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