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战场黄沙啸西风

  黄沙烈烈,漫天漫地都沙子、狂风。

焰祈玄躺在一块沙石旁边,脸上,手上都是血污,粘着细细的黄沙。右肩上还插着一截断矛,还未没入身体里的柄上,刻着一个“翼”字。

这一刻,他万念俱灰的想着,不如死了算了。

他麻木的眯着眼,长长的睫毛上附着沙尘,模糊的盯着沙暴里晕黄的太阳,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有意识还是没意识。

两天前,他带着天翼军最精锐的战士追击着敌人。说实话,他带兵打仗多年,西部族虽然大都骁勇,却是一盘散沙,无纪律无组织,只听自己头领的命令。甫到宁城,就击西、尧西、夏西三族人。

巫族人一直是西部十三族里最弱的,三万精兵,瞬间就能拿下他们。追到这里,风沙吹乱了队伍。他挡着杀,什么也辨认不清,丛丛的黑影,周围的厮杀,点燃了心里的战火。

一把长刀砍了过来,他果断敏捷的避过,一剑斩杀了敌人。热腾腾的鲜血染在他的脸上,和过去每场战争一样,没有杀人的罪过,只有斩落敌首的兴奋。

他承认战争很残酷,引发放纵人心底的罪恶、杀戮,也给这些罪孽正当的借口。但纵使过重的杀孽,会让他永堕十八层地狱,也不能改变他的一个信念:乱我国土者,杀、无、赦!

所以对着杀过来的黑影,他疯狂的回杀着,风沙迷了眼睛,血腥沾上战甲。凭着多年杀敌的经验和躲避危险的本能。他杀死了一个个敌人,躲过一次次刀锋。

又一柄刀锋斜劈过来,气势威猛凌厉。他倾身,明晃晃的刀光贴着铠甲划过,摩擦出“哧铛”的声音。他的剑反手直插入对方的腹间,剑身全部没入敌人的身体,敌人的脸也近在咫尺。

那时他看清杀了这么久的第一个敌人,年轻的脸上有些许胡渣,即使知道生命到了最后一刻,仍是不屈不饶的神情——但他不是他的敌人,而是他年轻的校尉。

他悲愤的吼声隐没在兵器交加的杀斗声中,原来根本没有敌人,在这里互相厮杀的都是自己人,曾经他们是并肩作战的兄弟,互相为对方挨过刀。

“停下!全部停下!”狂风吹散了他的命令,一张口黄沙塞进了口。杀红眼的将士,像野兽般撕咬着敌人。

他的声音引来一波一波围攻,他们是他的亲兵啊,一起操练一起度过每个晨昏。他再也下不了杀手,他只有躲,背后被划了一刀,前胸的铠甲砍成了两半,时间仿佛停止了似的,如此漫长。他数着自己被砍了多少刀,很快,黄沙染得血红,如夕阳一样红。

最后不知谁,凭空刺出一根长矛,穿透了肩胛。他咬着牙看着这一切,接受他的失败。

他倒下了!战场就是这样,也许今天你还在庆功,明天你就覆灭了,从来就没有永远的长胜。

声音息灭了,天空盘旋着沙漠的死亡之鹰。

战死沙场是军人的骄傲,他没有什么遗憾和怨怼,只是残忍了些,死在自己亲信至交手里。

鹰的长啸,风的呼号,死亡的哭声爬上了白骨。这一天他是料想过的,可最后一刻总遗憾了些什么。

对了!听老人说,人要死的时候就会翻书似的回忆自己的一生,还有想着最亲最思念的人。

最快乐的时候,是馋嘴偷吃的胖童年,最自豪的时候,是和同伴打仗胜利的时光。最亲的是母亲,可她早走很多年,很快就会相见,没有必要想着。至于亲兄弟和父亲,早已从生命里剔除了感情。最思念的人,思念的人......

她答应过,无论如何会在死前见他最后一面。

但当时他想的是自己病死或老死,如今千山万水,怎么可能......

战场黄沙啸西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