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下无戮鸿泪心

  焰龙国有“三山二湖一亭”的说法。三山,分别指有仙山之称的“天茫山”、人山之称的“帝王山”、鬼山之称的“阴山”。

一千年前,还是焰龙国的前身阳城时,仙山便已存在,山上有个法力高强的龙仙人,因为堪不破情劫,修炼了近九百年,凭借无边法力羽化飞升。所以“天茫山”又叫“仙山”。本来凡人是无法登上峰顶,但历经千年地质变化,只要武功修为一流的人,就能登上。兰奕帝继位后,命人修建了“紫泉宫”,后来毒杀翔王事件后,又修了“兰月殿”为翔王静养之所。“天茫山”几乎等于封山状态。

”帝王山“被百姓称为“禁山”,因为历代帝王,都会在这个至阳之山进行祭祀祈天仪式,平民是不允许进入。

“阴山”顾名思义是至阴之山,邪物横行,普通人自是不会去了。

两湖,则是孕育出才子佳人的湘湖与物资丰富的兰湖。

一亭则是悬空在“帝王山”绝壁山上的“风雨亭”,左右分别书写“神风诛邪魅”和“仙雨润苍生

”。

只是看看悬空的高度,就让人毛骨悚然。而此时却有步伐声踏上久无人问津的“风雨亭”。

来人一进入亭内,便感受到不可压制的寒意。心道:时至今日,仍然让我本能的感觉三分惧意。莫非他已突破难关,练成当今绝世之剑。若果真如此,恐怕当世无敌。

“祈玥,如果你是为了那个小丫头,而不除去我们的敌人,我会让她死。”沙鸿泪一字一句说道,利,仿佛有着一种斩断万物的凌厉决心,而他散发出来的寒意却让几乎祈玥窒息。

“你敢!”祈玥一反常态的淡漠,眼前这个像冰雕一样的男人,轻而易举使他方寸大乱。因为他驾驭不了此人,也捉摸不透他,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弱点。无情而可怕的人!

“我对你越来越没信心。”他依旧冷俊自如,浑身散发着慑人的气势。

这十多年韬光养晦,沙鸿泪不仅武功大成,还掌握了大半武林势力。而祈玥虽然扳倒太子一党,但为了泄私恨,赶尽杀绝太子党人,凡是沾亲带故,宁杀勿纵,大大丧失朝臣之心。而这段时间更无其他建树,好不容易查出太子府的琴师,私下与和王、翼王交情笃厚,若杀之,既可去除一个敌人,又能死无对证,方便制造罪证陷害劲敌。偏偏祈玥坚持不杀此人,必是那丫头从中阻拦。

祈玥敛了敛剑拔弩张的气势,徐徐坐下,微笑道:“一个死了的介子雅怎比得上活的介子雅,此事你放心交与我,我定能让你看到满意的效果。”

“介子雅至关重要,否则也不会劳烦你亲自抓他。”祈玥顿了顿劝慰道。

“约我到此,还有何事。”

“沙兄,沙盟主,”一语道破沙鸿泪隐藏的身份,祈玥声音变得深邃:“我得到一个有趣的故事,想说与你听听,请你鉴定一下故事是否真实。”

祈玥心下补充道:也增强你对我的信心。

祈玥见他没做出任何反应,兀自娓娓道来:

大约七十年前,血族有个少年夜歌开始闯荡江湖,依循血族古籍,寻找破解族民背负的诅咒之剑。

其间结识了初出茅庐的江湖小子沙沧溟。二人意气相投,无话不谈。夜歌还邀约沙沧溟一起往古址圣地寻找天下第一神兵利器——魔剑,并允诺把魔剑的守护剑天下第二的兵器——无情剑赠予他。

然而,当他们成功到达圣地,先获得无情剑的沙沧溟迅速被膨胀的权利欲望吞噬了所谓的兄弟情,他趁夜歌拿到魔剑得意之际,用尽全力将他推入火狱中。

野心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暗域,与狱火一同妖娆的燃烧。却不知这张狂的笑声后,夜歌早已对他下了血咒:沙沧溟及他的后代都活不过三十五岁。

回到中原的沙沧溟野心勃勃的拓展他的霸业,凭着一柄无情剑创立了天下盟,血咒之事早已被他抛到九宵云外。可是血咒却没忘找上他,在他三十五岁的寿宴,正值壮年的沙盟主无故暴亡。

沙沧溟共有四子二女,都在三十五岁时死于非命,只有一女失了踪,生死未卜。而他们的子女也都纷纷在三十五岁之前暴毙,如今沙家一脉只余一人,传闻七岁时,江湖神医就诊断出他得了绝症,最多只能活到三十五岁。

偏偏这个人天赋异禀,十五岁时一手剑法已经鲜有对手,怎么肯甘心让时间埋没自己的名字,于是他决定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让自己永远活在人们心中,永不淡忘。从此,他斩断一切情欲,让衰落的天下盟东方再起。

可是他的力量远远不够,就想到借助朝廷之力,一统武林。

而我被选中成为你的盟友。沙盟主,我有没有说错吧?”

“你很聪明。”沙鸿泪眼里终于不再是寒冷,而是欣赏四溢。家族诅咒这件事,大家一直讳莫如深,何况天下盟盟规严紧,自律性极强,根本不会走漏风声。焰祈玥能探听的消息也只能凤毛麟角,不然也不会到如今才挑明。仅仅以少许线索便一字不差推断出事实真相,更说中我的心事与计划,果真非凡人!

不枉我当年初次见面,一眼之缘结成盟友。

多年前,忆起己身身患绝症,一腔热忱化为乌有,某日怀着绝望之心攀上“天茫山”顶。不期遇见一个俊逸同龄少年,虽然淡漠有礼,仍然一眼看出他内心的苦恨。当时心中一动,不问名字、不探晓对方的身份,与他达成盟约。只要对方需要,另一方必定倾力相助。

后来,沙鸿泪光复天下盟的地位;他隐秘的培养得力手下。一个淡漠的人,一个冷漠的人,必将组成无坚不摧的力量。

“我此生的理想,国家太平,武林和平”沙鸿泪难得主动说话:“统一武林,天下无戮。”

“我的理想,你早已知晓。我希望你对我坦诚相待,不再有任何隐瞒。我们的理想之路,已经开始了。”

“我从未刻意隐瞒你,也不会再质疑你的决定。”

“等,等待一个绝妙时机,等待各方的消息。”

“你特地找我来,原来并不是为了抓一个人,而是毫发无伤的看管一个人。”沙鸿泪本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从祈玥话中玄机,也猜到些许意图。的确让一个人死不难,难的是防备企图救他的人。

“这风虽然大,却是毛毛雨,山路不会太滑。”祈玥悠悠的说道。

两个人同时走出亭子,却背道而驰。沙鸿泪往山上消失,祈玥似乎享受雨水的润湿,不紧不慢的原路下山。

天下无戮鸿泪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