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皓月明明亦黯殇

  月色朦胧,高耸的假山上传出悠悠笛声。黑暗中,莹莹幽绿的笛子特别醒目。

焰祈玥浑然忘我的吹着笛子,一串凄悠的笛声从他的唇间流泻出,带着几分迷幻,又仿佛在半醒半梦之间,缥缈如烟。

一曲方罢,便听到清柔的声音:“一直不知道,玥哥哥还会吹笛子。”

焰祈玥听到声音,眼眸突然明亮起来,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假山的石阶上,一双清亮的眸子,安静的闪着光。

走下假山,他平静的答道:“皇兄教的。”

捡了处干净的地方,也坐下来。

玉悉月默然无语地看着他无论何时何地都喜怒不形于色的俊颜,冰冷的黑眸如两块上好的墨玉。忽然间恍然如梦,曾经他们互相依偎着,慰籍彼此孤单受伤的心灵。如今还是相同的人,她却觉得他的心飘得好远好远。

焰祈玥珍惜的轻抚着那管翠绿的玉笛,声音如流动的萤火虫,道:“一点裂痕也看不见,就像它原来的样子。”

“对不起。”玉悉月诚心的道歉。

“月儿,我永远都不会怪责你。”焰祈玥仿佛预感到什么,神色黯然。

“即使修补得再好,也恢复不到原来的样子。也只能是像而已,玥哥哥,你说是吗?”

“你想说什么?”焰祈玥双目炯炯的看着眼前陌生而慧黠的女子。

“玥哥哥,还记得我上天茫山之前,住在哪里吗?”

“越州介府。”

“那年,我七岁。娘亲和爹爹把我带到介府,就再也没回来过。娘亲和爹爹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能带上我。我很害怕,那个地方好陌生。我每天都偷偷的哭,甚至怨恨上把我丢在那里的他们。”

焰祈玥听着她平静的叙述,心疼着她平日的坚强。失去重要的亲人,那种痛他无法忘怀。他一直顾着自己的伤痛,依赖着活泼开朗的月儿的温暖,却从没想过他的月儿快乐的外表下也藏着心伤。

“虽然知道他们迫不得已才丢下我,但还是很难过很孤单。大半年我不哭也不笑,感觉像游走在万丈深渊的边上。他们都说我神态举止像一根木头,僵硬、呆滞。我什么都知道,却什么也不想理。直到有一天,我在花园里听到一阵美妙的琴声,不知为什么,我从琴声中能体会到生命的美好,仿佛能滋生出一种能融化冰川的美丽与温暖。”

焰祈玥心痛的猜测道:“弹琴的人,就是介子雅?”

“嗯,是介介。他见我对琴音有反应,每天弹琴给我听。不知不觉中,我们变得形影不离。我总爱跟在他后面调皮捣蛋,他总护着我。渐渐的我就忘了害怕忘了恐惧,甚至父母的印象都渐渐淡忘了,每天都在欢声笑语中度过。没有介介,就没有今日的玉悉月。玥哥哥,如果你伤害介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黑白分明的眸子里,蓦然滑落清澈的泪水。

她的泪水刺痛了焰祈玥每根神经,他俯下身,冰凉的嘴唇吻去了她脸上的泪痕,惨然一笑,声音低沉的说道:“我明白了。”

皓月明明亦黯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