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鬼兵令符惹争夺

  虽说玉悉月代表翔王府,可毕竟是女眷,便与一干贵戚女眷在内堂用饭。看着这些贵族妇女为维护礼仪,吃得慢条斯理,又讲究非凡,也不好大快朵颐的吃相给玥哥哥丢脸,只得再三忍耐忍耐后,寻了个借口逃之夭夭。

现在她肯定他的玥哥哥是在惩罚她了!

走到清静的庭院,只得在这躲到宴席结束,等着青苑来接她了,早知这么无聊,就不该耍性子赶走青苑,捉弄捉弄他玩也好啊。

月色迷人,玉悉月正对着月发呆,只听一声:“喂。”

下意识的转身探寻,只见轻裘宝冠、长身挺立的男人。他身上有几分无可抗惧的威严,尊贵之气掩不住凌厉的锋芒。

“真的是你!”男人眼里奇光惊闪,毫不掩饰惊喜之色。

“炎之?”不会这么巧吧!

已被封为翼王的焰祈禛立刻如点燃的火炮,怒道:“不是叫你一定要来找我吗?”

玉悉月被旺盛的怒气有些吓到,嗫嚅道:“我上哪找你啊!又不告诉人家地址。”

“难道堂堂焰龙国元帅还不容易打听到吗?”没有降温的迹象。

玉悉月心道肯定不能告诉他,他老本帅本帅的自称,她当时根本就没联想到跟元帅沾边。气势一边倒,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发火,果然是个易怒的暴徒!

焰祈禛憋了一肚子火,本还待训斥,却听主房那边一声惊呼,而他俩位置正好最近,都不约而同奔去查看。

正见一鲜衣女子倒地,玉悉月识得是保王宠爱的唐姬夫人,而另一个脸带暗色火焰纹路面具的人,手里抢过一面金漆火箭型令符。

“好个贼子,敢偷到王爷府了!”焰祈禛怒追过去。

面具人拿到令符就跑,焰祈禛没追上几步,又跳进一个夜行人,对着面具人就是一记凌厉的剑气当胸划过,身手矫捷的抢过令符又一脚踢开面具人。焰祈禛复有追上夜行人,那夜行人身上散发一股孤高冷冽之气,他本欲得手便走,瞥见焰祈禛后仿佛临时起了杀意,一条银虹疾射而至,剑光森冷,焰祈禛吃惊之下,身形急掠而退。那道银虹,如娇龙般一闪又向他刺来,剑势急速无匹,焰祈禛在猝不及防之下,已闪躲不及。

就在这万分危急时刻,又出现一个蒙面女子,打偏夜行人的剑锋,堪堪救了焰祈禛一命。夜行人不再纠缠,收剑而走,但那蒙面女子偏偏缠上他,使尽浑身解数与他激斗。夜行人一招“星临八角”,长剑化作点点银星,如繁星缀满夜空,霎时好看。夜行人尚留有一丝余地,只求速退,然而蒙面女子却是“恨生剑舞”狠辣决绝的招数。

就在二人打得难分之际,面具人复又加入战圈,承受一剑穿心的痛苦,震伤蒙面女子。

“天魔解体大法。”夜行人冷静想道,这种邪门武功是用来同归于尽,可以即时增加十倍功力。

面具人带伤与夜行人对了几招,果然占尽上风,仿佛没有知觉似的,面具人眼中只有一股狂热。又过了几招,面具人又被刺中一剑,然而这一剑刺得极深,他不管不顾让剑刺得更深,趁机夺回令符。夜行人失了令符,立刻抽回剑便待再抢,然而面具人后退几步,双指合成火焰型,整个人便如在妖娆的火焰中,瞬即爆炸成灰。

一切来得突然,焰祈禛和玉悉月只有看着发怔。府中侍卫来到之前,夜行人与蒙面人早已各自离开。

一个高大魁梧的侍卫统领,上前恭敬道:“让九王爷,玉月公主受惊!属下罪该万死!”

“你是就是玉月公主!”焰祈禛吃惊道。

“是...是很惊。”玉悉月还没从刚才的震撼回过神,兀自说到。

焰祈禛知道她便是自小与六皇兄焰祈玥青梅竹马的玉月公主,不觉又恼又怒,忿然转身,却瞥见暗处一双眼睛,喝道:“是谁藏在哪里?”

暗影里慢慢走出一清俊男子,那一抹微笑任然挂在唇角,他人未出,声却先到:“是本王。”

待看清那如玉清和的人儿,那统领也不厚此薄彼道:“三王爷受惊了。”

“三皇兄。”焰祈禛也见礼道。

“呵呵!本王今日喝得太多,想借故躲躲那些敬酒的人,却不想碰上刺客盗贼,刚才那几人真是凶狠啊,幸好本王早早躲在暗处。”焰祈玄虽然说得很害怕,但是他那一脸云淡风轻的微笑,真是难以让人信服。

焰祈禛对着那侍卫统领道:“刺客等都已逃脱,今日贵客众多你们千万别惊扰了,等他们走后再禀告你们王爷,许是丢了什么重要东西。若有什么不清楚,本王必定告知今日所见。”指了指晕厥过去的唐姬,指示道:“把她带下去。”

侍卫领了旨令,当即带着唐姬退去,又在各处添加护卫严密守着府中各处。

“玉月公主,怎么盯着本王看啊?”发现她从刚才就一直盯着自己的焰祈玄调侃道。

“你有一种看不清的感觉,却又吸引我想努力的看清。到底是什么呢?仿佛你本来就是这样平易清和的,却还有许许多多的面目,好想挖掘出来哦。”玉悉月诚实的说到她第一次看到他就有的迷惘感。

“哈哈哈!”焰祈玄难得的放声大笑道:“玉月公主能不能看清本王本王不知,如果你再这么看下去,本王的魂都被公主勾去了。”

说完风度翩翩的离去,留下个背影让她继续深思。

焰祈禛不得不承认和王清和俊美的外表平易亲人的性子很容易让人着迷,但是看见玉悉月完全沉浸在和王的魅力下,怒火中烧的骂了句:“淫荡,没见过男人吗?”

玉悉月豁然转身,恶狠狠的瞪着焰祈禛,那火星星在眼里愤怒的跳着,一副要拼死拼活的神情说到;“你给我再说一遍。”

焰祈禛知道自己气得口不择言,却拉不下面子认错,重重的一拂袖,带着怒气离去。

为什么见到她就是一肚怒气,见不到却那么......想她

鬼兵令符惹争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