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和弦玉碎知音人

  幽暗的黑夜,辨不清四周,只有一双比黑夜更幽亮的眼珠威慑着

四方。

“属下替千山使者请罪。”案下畏惧的跪着身着暗红色软甲的人

“千山任务完成的很好,何罪之有。”那有着幽深眼眸的人,声

音缓和,却自有慑人的威严。

“鬼影军团认符不认人,令符毁了,天下再没有鬼影军团了。我

有你们就够了,只要不让我的敌人得到令符,我便高枕无忧了。”

“属下替使者们多谢主人厚爱。”

“暮雪,我要你查的事怎么样了?究竟是谁胆敢帮助太子党!”

“属下已查到眉目。只是......”

“说。”

“暗中破坏我们打击太子府的神秘谋士,属下怀疑是......是介

先生。”

“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倒了杯暗红色的酒,没有半点发怒的征兆。唤作暮雪的使者大

起胆子,进言道:“介先生知道主上的事太多,属下已有七成把握

证明是他,是否......”

“难道让我向对待老师一样对待他吗?”褐色眼珠瞬间变成骇

人的琉璃色,主上最爱的杯子出现一条条深刻的裂痕。

琉璃色的眼珠让人捉摸不透,蓦地掏出一个小瓷瓶放在案上,

那是一白色的瓷瓶,被打磨得温润如玉。雪白的底子上,红丝蔓延

,红丝凝聚到中央,巧夺天工织成了一个火焰图形。

“属下该死,请主上饶恕属下越权之言。”暮雪使者吓得磕头求

饶,此药是雪峰草炼制,一种剧毒植物,触手冰冷,其毒性可使人

全身火烧,体无无完肤,死前必须承受那无言用言语描述的痛苦。

“你还没资格享受这毒。你的命还得留着为我做牛做马。”指尖

轻轻一弹,心爱的玉杯碎成粉末。

“拿去,随便你什么时候放入他的茶水中。倘若他死了,便一了

百了,如果他侥幸活着,我便不再疑他,你们也不要再追着他查了

。”

“属下遵命!”

白玉般的手指玩弄着那一堆粉末,心里暗暗希冀道:如果你能活

着,希望你也不要让我失望!

京都竟星楼,悬空建于滚滚咆哮的怒河之上,自有“危楼高百

尺,手可摘星辰”之势,以上俯视群下,大有气吞山河之胸怀。

此时高楼雅座中,正坐着极不俗的两名俊彦。一名有着精致到

无可挑剔的五官,漂亮而优雅,一双幽远的黑色眼眸犹如闪耀着群

星的夜空,那是一种清澈剔透的黑色。阳光轻盈地跳跃在他黑色的

睫毛上,细微的光芒让他的眼睛染上一种安谐的色彩。另一名浑身

上下充满阳刚的霸气,举手投足之间威武不凡,气质犹如汹涌的怒

河之水。

“诸王争位,太子府已是众矢之地。子雅,你还是早日离开这块

是非之地。”山岳般的声音,带着忧虑。

“太子府是该离开了。”介子雅清越的应到。

“当年我救你一命,你允诺在我归来封王之前,替我保住太子之

位,不让其他兄弟捷足先登。这些年你明里是太子府琴师,暗里担

当他的智囊,你已早还清我的恩情了。”

“我帮你,不仅仅是因为恩情。”

“正因为我当你是兄弟,所以劝你离开和王,他是极端危险的人

,不是太子那样的废物,你是在与虎谋皮。”

“接近他,是因为我的私人理由,请炎之不要干预。”轻柔的声

音带着坚持。

焰祈禛凝视着奔涌向前的滔天之水,久久不语,介子雅固执起

来就像这急流的河水,挡也挡不住。

“两位公子,茶来了。”

“进来吧。”焰祈禛招呼道,这竟星楼的雅间,有重重隔帘,实

在是隐秘相约的好地方。

“他很可怜。”那声音是如此轻柔,轻柔得仿佛比蝴蝶的羽翼还

轻。然而焰祈禛的耳力极好,听得真真切切。

“他早已是没有任何情感灵魂的空壳。”

“别对他动情,你会伤得很惨。”焰祈禛静静的思道。他犹记得

和王妃死时,焰祈玄的样子,唇畔是冷冽邪恶的微笑,双眸闪烁著

狂野残忍的血色光芒,神情更是狠毒寡绝。哀恸与怨恨完美的结合

成腥辣,摧毁了一个人所有的意志,直到现在他都不能忘怀和王对

他妻子的那种深恋,他不可触及也不明白的爱情。

送入唇边的茶蓦然停止,黯然的眸子失去了所应有的光亮,如同

生苔的古井一般沉黑幽深。

“我先走了。”看得出介子雅情绪不佳,拨起重重帘幕而去。

“君乃现世大善之人,而流俗之不容也。”焰祈禛叹道,不知

他听不听的进去。

心里暗忖:他是在生气吗?焰祈玄到底有什么魔魅,收服这么多

人的心!

他的世界是厮杀、是战场,是铁骨铮铮的兄弟情,那样细腻婉转

的感情他不懂。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他也飘然而去。

装作伙计的暮雪回到雅间,端起介子雅那杯凉透的茶,随手倒入

怒河里。

和弦玉碎知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