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翔玥无心自有情

  翔王府内布局右方堆石为山,蓄泉为湖,其幽境浪漫天成,巧夺夭工,不像人间尘境。左边则有一座楼阁,楼阁的旁边是一个小园池,池上架石为亭,,亭下有一个小湖泊,湖中筑堤蜿蜒,连托亭身,湖泊四周名花异木,类聚区分,景致幽胜美妙,如同天造地设。

在区分左右两边的幽径上,焰祈玥和他的贴身护卫徐步的走着。

青苑一改平日陪着玉悉月的玩闹的脾性,正色的请示道:“公子,您回到王府是否循例宴请诸位皇子。”

翔王一派不惹尘俗的气质,安然道:“找个说辞推了,他们看到我好好的站在面前,还不恨得咬牙切齿,就说我病体弱经不起宴会的折腾。”

“是.”青苑心知主子不耐宴会的凡俗闹腾,喜欢清清静静的生活,“翼王爷的宴也这么推了?”

“嗯。”

“再过几日保老王爷九十寿辰,皇上亲赐寿宴,不去似乎不妥。”

“皇叔公的寿宴倒不好推辞,父皇去吗?”

“皇上新近宠爱的宸妃娘娘诞下的小皇子夭折了,这几日都陪着宸妃娘娘,恐是不去了。”

刚过一道拱门,焰祈玥便,一个冒失鬼撞了个满怀。

“额...玥哥哥。”玉悉月露出一个心虚的笑容。

“月小姐,你又干了什么好事?”青苑佯装没好气的问道,一天不在家搞点破环就不是祸包了。

玉悉月倒也老实无畏的答道:“我在玥哥哥新书房转悠了下,发觉那白玉手镯从未见过,就想仔细看看。”

“结果碎啦?”青苑吃惊的张大嘴接口道。

“月儿,那是我母妃的遗物。”焰祈玥就像被强风刮过依然平静的湖水。

“还有一根通体绿意的笛子,莹莹如水波流动,我一时惊奇...”

“断了?”青苑再次倒抽口凉气接到。

“那是我大皇兄赠给我的生辰礼物。”焰祈玥语气就像火山爆发完后的宁静,只余焦味。

“正好看见玥哥哥刚做好的画,实在不喜欢那诗意,就给改了改。”

“月~儿~~~。”焰祈玥终于暴怒道。

青苑这次没机会接口,只听这雷霆怒喝,就吓得只想哭。

而玉悉月眼见踩到雷区,被这吼声一吓,直觉轻功一起,跳到假山上预备逃之夭夭。

“玥哥哥,别生气嘛!玉镯和笛子我会修补好,保障一点痕迹也看不出。”玉悉月皮皮的笑道,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

青苑心里虽是骇怕,却很是高兴翔王像个正常人般生气,不再是压抑的淡薄性情,而能让翔王喜怒的恐怕世上只有月儿小姐了。

瞅了瞅正在揉按太阳穴的焰祈玥,月小姐这次可真惹火了王爷。且不说前两样是王爷最珍爱之物,喜爱丹青画作的王爷更是痴画人。

焰祈玥像想起了什么,快步奔回书房,查看他最得意的画作,被毁成什么样了。

那画平铺桌面,映目满眼的绿意,那样的绿意饱含灵气和湿润,仿佛画者蘸饱了靛青,一笔泼墨画出俊岭险峰万千。画中千重云气萦绕,千峰竞翠。画中一处,娟秀的笔锋写着四行诗句:万千俊岭含灵气,几重云雾紧萦绕。一轮孤月暗中来,千峰竟翠谁胜出?

每句诗后,又都添了一个歪七扭八的字,未干的新墨仿佛润湿了焰祈玥的心。那样丑陋之极的字破环了整幅画的美感,却震撼了他的心,只有他的月儿最懂他,懂他的恐惧、他的孤寂、他的仇恨。

紧跟来的青苑,看见发呆的焰祈玥,眼光移到了那副画上,当看到那奇丑无比的四个字时,感动的喃喃道:“这世上还有月小姐在乎着公子。”

“青苑。”焰祈玥忽然唤道。

“在。”青苑惊奇的发现公子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让月儿代表翔王府去老王爷的宴。”

“月儿小姐。”青苑为难的说:“虽然月儿小姐自小跟着公子你,可至今没名没分的......”

“你想到哪去了?”焰祈玥好笑的说:“你忘了月儿有玉月公主的封号,是父王的义女。”

“对啊!玉儿小姐的名号既不失公子的礼数,也不会让其他王爷看到你无恙而嫉恨。”他没想到,翔王还有一层私心放在里面。

青苑想到自己这位主子太不容易了,他的灵动聪颖深受皇帝喜爱,以弱冠之龄成为兄弟中最早封“翔王”,是最具王储资格的人。而封王当日却遭人下毒,虽然救回命,却损坏了身子,必要时时以“天茫山”的泉水浸泡。皇帝为了他便建了“兰月”殿,把苍茫山御赐给他,不准其他人随便进入。

他虽是淡然出尘的六皇子,在远离皇城有仙山之称的“天茫山”与想守护的月儿小姐过着清闲的日子。但小时亲眼看见母妃在后宫争斗中惨烈的沦为牺牲品,自小疼爱他的大皇兄无故病亡后,思想受到剧烈的冲击。作为皇室中人,只有手握至高权力才能守护所爱之人,才能放心的活着,复仇的火焰也日夜焦烤着他的心。

翔玥无心自有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