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监理工程师请我吃带壳鸡蛋

  在寻甸县的功山小镇,我们天天都欢歌笑语的乐着。没事了,烤土豆、烧包谷、煮鸡蛋吃。有时,我们集体坐上车到寻甸的家家福超市买东西。我们最喜欢买酸奶,买巧克力,买速冻汤圆、速冻水饺,奶油小馒头,当然了,还会买速溶咖啡。我们一行人坐在面包车上,把《人鬼情未了》的奥斯卡金曲开得山响,听着歌,快快乐乐。记得,有那么一天,忽然发现,寻甸有一家专卖红蜻蜓这个牌子的皮鞋。于是,一人提一双,说着唱着,离开那家小店。又有一天,还发现寻甸有一家专卖利达行这个牌子的裤子,于是,欢欢喜喜的每人提一条离开。那时候的我们,神采飞扬,笑面如花,年轻而又富有朝气。快活的就像风里的银杏叶。

回到项目经理部,自鸣得意的对着来鸡蛋里挑骨头的监理工程师大大咧咧的说“程工啊!没事了还是多来找我们吹上一把散牛。甭老窝在监理组里坐井观天啦!你听听我们的歌带,有《风之诗》、《海之韵》多好听呐!再看看我们的技术,每一个技术员都能独挡一面。你们能和我们比么?”程工是安徽人,他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那好,最好甭让我抓到你们的痛脚。否者,我请你们吃带壳的煮鸡蛋。想不想吃?”我们一起看着他笑“领导,那就看你的水平如何了。最好甭让我们的唾沫把你淹死。明白吗?”他狠狠的敲着我的头“彭秘,你记住。如果你们有任何闪失,我第一个请你吃鸡蛋。”我拍打着胸膛“怕怕啊!”

日子一日一日的滑了过去,我看书看得精疲力尽,我练笔练到手上起了两个老茧。那时,最害怕的就是一吃完晚饭就听到经理大吼“开会!”因为,我们开会经常会从下午7点开到晚上12点。整个会议室就只有我一个女人在啪啪啪的记录。项目部的工程师和分公司的技术员几乎人人都在抽烟,吞云吐雾。每次开完会,我都手酸颤肿痛,满身烟味的回到自己的小屋,一头栽倒在我的小床上,累的只想睡觉而不想洗脸洗脚。我到至今仍然相信一分努力一分收获。因为,那一年,我在《云南省交通报》上获了一个优秀通信员奖。可是,那一年,我的身体也很差,天天都在吃安定,漂漂亮亮的好身段变成了汽油桶。我连照镜子的勇气都没有。刚好,经理部有一个少妇怀孕,挺着7、8个月大的肚子,笑着调侃我“彭秘啊,敢情你是羡慕我,是吧?看见我怀孕的身段比较有一点看头,所以积极的向我看齐靠拢啊?”一席话,说的我面红耳赤,连头都抬不起来。经理为了照顾我的情绪,特意宣布从此以后,任何工作人员都不得吃零食。望着宿舍里一盒盒的酒心巧克力,馋得口水直流,却不敢再吃。

也就在这时,程工看见了我臃肿的身段。他特意走进我的办公室,百无聊赖似的“彭秘呀,知道不知道,《周渔的火车》已经在寻甸开拍了。那些明星呀,要身段有身段,要脸蛋有脸蛋。漂亮着哪。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好身段,比我媳妇怀孕时还臃肿,就你这小样,还好意思代表经理部接待这老板那经理,简直就是丢脸啊!彭秘,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恢复不到以前的标准身段的话,我让你们老板请你吃带壳的鸡蛋。想不想吃?”天哪,没活路了,狠了狠心,把酒心巧克力全部扔进垃圾堆,然后,不停运动,连正餐都不敢怎么吃,每顿早餐,吃5个速冻汤圆,中午不吃,晚餐只吃半碗饭。经常半夜被饿醒。就这样饥肠辘辘的躺在床上,听着老鼠在床下啃着纸箱和床脚的声音。也就有了一点想法“不会饿死吧?”就这样过了三个月,恢复了我的魔鬼身段。于是,快快乐乐的穿漂漂亮亮的衣服,把自己打扮得体体面面,我就像一只春天的小鸟一样快活,唱着自己的歌谣。

至今还记得那一天,和往常一样,上工地,却意外的遇见程工。他望着我一直笑。笑得我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工地上的工程师也笑望着我“白领啊!”程工看着我说“还是我好吧?一个带壳的煮鸡蛋就把你的赘肉全都甩了。剩下的全都是肌肉,精华。小姑娘切记,不能贪吃贪睡。要不然,那魔鬼身段就要偷偷离开了。谨记谨记。”接下来,他又看着我“我还是可爱的,对不对?”我嗝嗝嗝的笑成一只刚下完蛋的小母鸡。他指指自己的脸颊,对着我说“来,姑娘,大方点!”我凑过自己的脸,在他的脸颊上“啪”的狠狠亲了一口。他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用手揩一揩,再凑到鼻子底下嗅了嗅。吐了一下舌头“哇!口水臭!”我又一次羞得满脸通红,低着头诺诺不语。工地上的工程师们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监理工程师请我吃带壳鸡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