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与指挥部联谊,邂逅小若

  至今还记得,那一个国庆节,由于景普项目部的小伙子、小姑娘正在悄悄变成大伙子大姑娘。同样,指挥部里的大伙子大姑娘也日渐增多。于是,经理部和指挥部联谊,实际上,说得好听一点是联谊,说到骨子里,是联姻。那时的我,已经不会笑不会哭不会看不会玩。唯一会的,就是吃喝拉啥睡和工作、读书。经理部的女孩们告诉我,指挥部有一个孟连的帅哥,他想要找一个读过师范类院校的毕业生。她们争先恐后的对我说“搭铁彭,你不知道,你的身段有多好看啊!还有,孟连的帅哥老向我们打听你来着。去吧,去吧。那个帅哥不但长得好,而且,能力也强,并且,他的文凭也不低。好像,也是一个大学生。”我哑然失笑“那敢情好,我找老公还要挑一挑硬件----文凭。软实力----能力。我这是干嘛呢?”一句话,女孩们都不好意思了,低下头,硬撑着强笑笑。我接着说“得,我要出去一趟,买二两干巴丝,再烤半只童子鸡,然后还买半斤核桃糖。怎样,想吃吗?”她们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仔细你那身段。可别横向发展了。”我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事的。宁可眼睛瞎,不把嘴放塌。”

走出经理部,我的眼睛又潮了。我没有去买零食,而是信步走到宁洱东洱河水库的湖心岛。我真的感到奇怪,离开思茅离开家,也没有这样的难过。我有些想法:我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失恋了。然而,我脑海里浮现的,并不仅仅是经理王老大,还有分公司的小医生、三毛、小贵、和疯疯他们这些许许多多的搭档和伙伴。这时的我,虽然还有泪,但是,眼泪不再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不管咋样,都有了一些转环。然而,我的眼泪仍然不停地往下掉。不管咋样,还记得,分公司的胖哥告诉我“干活一定要仔细。人民币一定要数三遍。”与和疯疯称秤,比谁更健美。至今记得,我在南华的风里笑弯了腰。可是,却在宁洱哭断了肠。

傍晚,我慢悠悠的回经理部,经理部的同事们正在吃饭。女孩们一看见我,旋即笑了起来“你的童子鸡吃完了?”我漫不经心的回答“全吃完了。”然后,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屋里,把门关上,睡在床上。我的墙上贴着一幅流浪小孩的画。我的小屋只有7、8平米,空气里充斥着泰国的力士沐浴露的香味。我望着那幅画,眼泪仍然没有停。望着望着,我忽然想起来找我拨款的分公司经理和外包老板们问我的话“家在哪里?还回得去吗?”我的难过填满了我的心房:我想家,我想家里的人。然而,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否还回得去。然后,迷迷糊糊的,一阵瞌睡袭来,我睡在床上闭着眼,享受着不太多的睡眠。

就在我梦游周公之际,噼噼啪啪的传来一阵阵的敲门声。我慢慢睁开眼,拉开门:经理部的年轻人朝气蓬勃的站在门外。他们望着我“搭铁彭,穿上那条红裙子,去指挥部看帅哥。最好再化一化妆。”我思谋着,这没多大意思,可是,看着他们热情的眼神,企盼的目光,我对他们说“好吧,10分钟搞定。等我十分钟。”再然后,我换裙子,画唇彩,画眉,在脸上涂宝宝霜。开门,走了出来。他们齐声怪叫“哇!美女!”我抽抽鼻子“倒霉女。”我们鱼贯而出的走出经理部,三菱车司机和切诺基司机齐声“上车,想坐哪部上哪部。”我看着他们上车,心想:等他们都坐好了我再上车。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把三菱车的副驾驶位置留给了我。我又一次哑然失笑了“嗨,以前做彭秘的时候,只能坐拖拉机。可是,那时的我,却那么快乐。现在,有三菱车和切诺基坐,可是,却常常独自一人流泪到天亮。我暗暗发誓:不行,不能再哭了。再哭下去,就没有人会在看得起我了。毕竟,这只是一次挑换工作而已。真的,不能再哭了。接着,我想起了我看过的心理门诊之类的书。书上说:不快乐的人,试着努力微笑,看好笑的书、小品文和小品,过上一阵子,就会变得快乐起来。

正在杂七杂八的乱想的时候,车已经停在了指挥部的大门里。我跳下车,指挥部的会议室里闪着七彩的灯光,传出张宇的歌《蛋佬的棉袄》我们走进会议室,会议室里的天花板上,挂着几只电风扇,徐徐的凉风吹拂着满屋的空气清新剂。我坐在沓拉里,安安静静的听歌。彩灯旋转着七彩的光芒闪烁着我的每一寸肌肤。经理部的年轻人和指挥部的年轻人翩翩起舞。我望着他们,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坐着一个帅哥。他拍拍我的肩,我回转头,看着他。他对着我开口,一口地道的孟连腔“我是小若,指挥部的办公室主任。你是搭铁彭吧?”

与指挥部联谊,邂逅小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