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婆的长子撑门立户

  公去世以后,全家从婆开始,到家里最小的长工,都拼了命的干活。可是,他们的努力却没有收到多大的成效。因为,这个家正在慢慢的衰落,家道日渐落魄啊。每夜,婆都会点上一盏马灯,在饭桌上拿着一只算盘,噼里啪啦的敲敲打打,用笔在一本本子上记录着什么。接下来,抚额叹息。账房先生望了望婆“掌柜的,咱家的窟窿可大了。本来还以为大扛把子不管如何或多或少都会给咱留下一笔不算少的大洋钱。可是,看现在这模样,分明是有人在背后捅了咱一刀。眼下又快到了年关,大少爷也快娶亲了。咱就只一条路了----卖地。把田庄的地卖掉一些,或许可以填补亏空,使咱能过咱的年关并且帮大少爷娶亲。你说呢?”

婆微微叹了一口气,合上账本,轻声说“卖那一块地好呢?每一块地都是老辈子犁过耕过的呀。不管咋的,都是有感情的。至今,还记得田里泥土的芬芳。你说,咱卖那一块地好呢?”账房先生低头沉思,半晌,想出了一句话“那么,咱卖房。你说呢?”婆想了想,有些左右为难的样子“卖房?那不成。转眼,大少爷就要娶亲了,娶亲以后,势必要加儿添丁。这几间房子都还不够住,还卖什么房呢?”账房先生和婆同时沉默了下来,无言无语。互相望了望,同时叹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婆的长子走了进来“娘,先生,马帮那儿来人了,要见一见你。”婆望了望账房先生,轻声说“你先回去。明儿一早再过来。”账房先生轻轻巧巧的走出了账房。婆拿起马灯,脚步撵脚步的走到了堂屋里。马帮兄弟已经等在那里了。

等到婆进屋,赶马人对婆说“嫂子,过完年关咱就要走英国地了。嫂子你思谋着,该不该让大少爷出去历练历练?”婆抚额想了想,干干脆脆的答应“该!”于是,众马帮兄弟笑了“不愧是嫂子,就是舍得大少爷吃苦。”婆笑了“嗨!自己孩子,不也和别人家的孩子是一样的吗?总不可能让别人的孩子干活吃苦,自己的孩子躺着吃呀。再说,大少爷也的确不小了,是该让他出去见见世面了。”马帮兄弟端起八仙桌上的布丁茶,一口喝了下去。然后,拿出一只蓝色的布袋。一提起来,里面淅沥哗啦的的有银元互相撞击的声音。马帮人把袋子递给婆“嫂子,甭嫌少,凑合着过一过年关吧!今后呀,嫂子的生活起居就在咱兄弟身上了。”

婆望了望赶马人,眼眶潮了,婆的长子望着婆手里的大洋钱,心里有些戚戚然“以前有爹在,不管咋样,自己还可以去耍耍钱。而现在,爹已经过世了,撑门立户的事就得靠自己了。虽说爹一撒手人寰,家就成了一个纸糊的灯笼。金玉其外,败絮其里啊!虽说,爹生前是马帮里的大扛把子。赶马人会尽心尽责的辅佐自己。可是,打铁得靠本身硬。如果自己没有过硬的本事,还是没法在掌房坝子里立足啊!”接着,垂下眼帘,有些苦涩“从今后,不能再耍钱了。想爹生前也有耍钱的习惯。只是,爹有分寸,能收能发。自己毕竟年纪还轻,还赶不上爹。还是先在马帮里历练历练。等到今后能把握住自己了,再考虑还耍不耍钱。”

赶马人看着发愣的长子,都开怀大笑“大少爷,想啥呢?是不是要走英国地了,开始舍不得还没过门的大少奶奶啊?”长子害羞的低下头“没想啥,这不快到年关了吗?我思谋着,该咋样打理这年关的细节和点点滴滴呢。”赶马人慈爱的望着长子。婆的眼泪细细往下流,流成一股涓涓细流,顺着脸颊,流进了婆的脖颈里。长子低下了头,有些不好意思。婆喃喃的低语“长大了,长大了,终于长大成人了。”赶马人激动的望着长子“大扛把子,后继有人呐!”小康子吸了吸鼻子,两眼通红的对婆说“嫂子,我哥生前答应帮我娶一房媳妇,到年关我就要有婆娘了。只是,我的亲事在掌房坝子里办不了。我讨了婆娘后,就要带她到外地去了。恐怕,以后和嫂子相见是再也不能够了。只是,大扛把子对我的好,嫂子对我的好,今生今世,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接着,小康子从怀里掏出一支玉镯头,玉镯碧绿通彻。“好货”赶马人异口同声的赞叹。“嗨!A货吧?”其中的一个马帮兄弟问。小康子不好意思的说“的确是A货。是我在英国地买的。本来想送给六妹。可是,这大扛把子说没了就没了。这不,我又要和六妹一起走了。就送给嫂子,算是临别礼物吧!嫂子可别嫌弃。”婆的长子一直旁观着这件事。忽然发话了“叔叔伯伯,我爹虽然去世了。但你们一直帮扶着我家,我感激不尽。以后还希望叔叔伯伯们多提点敲打我。”马帮人含着泪花笑了“少年老成的孩子!”

婆的长子撑门立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