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被当成书签的两元钱

  偶尔,那些思绪,飘飘飞飞,好象,又回到好旧远以前的那些年月里。在我孤独的青春岁月里,曾经很想很想谈恋爱,一看到长的好的男孩,总是忍不住,想接近,想和他聊聊天。然而,帅哥的身边总是不乏美女靓妞的。他们总是衣饰鲜美,手里有吃不完的零食,有花不完的零花钱。而我,总是那么的贫穷,甚至,连早餐都吃不起。穿了一双塑料凉鞋,走在求学的路上。还记得,那一年,杨忠哥哥过生日,就等在教室门口,看见精神抖擞,却又顶着一头蓬乱的短发,他笑得象一朵臭菊花,露出两排紫红色的牙龈“小三,今晚8点钟来吃蛋糕,就在我住的小屋里。来吧,今儿晚上是我生日。”仰首望他,微微一笑“好的,好的,我一定来。”虽然脸上在笑,但心里已经有些苦涩了。我那么穷,没有钱买生日礼物给他。

一个早上,都在为这一件事而苦恼。中午放学回家,胡乱的扒拉了几口饭,胃有些隐隐作痛,婆窝朵着一张嘴,满脸的核桃纹“囡呀,你这是咋的?是不是心里有事。”婆穷得没有内裤,身上穿着老衣改成的衣服。和她说,会有用吗?心里,森森然,有些苦苦的钝痛。我那么喜欢我的朋友,同时,也很喜欢我的同学和老师们。和朋友们在一起,说说笑笑,那该有多惬意呀。可是,为了生活,我只能离他们远远的,一下课就回家,摊开书本认真的努力。心里,却有些戚戚焉。因为,我不知道,我还能念多久的书,毕竟,穷人家的孩子,就算能够考上好的大学,也不能够顺利的完成自己的学业,不过,当今之急,已经不是有没有钱读书了,而是,我要怎样才能顺利的买上一件像样的生日礼物给杨忠哥哥。

扒拉着饭,婆说“三呀,婆告你一句话啊,隔壁邻居家的学生已经把念过的旧书拿去卖了,是南屏中学那边的买旧书的人来买的啊。”我的心,就在刹那之间,有了一种苦苦的,说不出来的心酸“婆呀,辛苦了一辈子的婆,穷的连内裤都没有一条,却还想到我大概缺钱用了。”于是,从书架上拿出了许许多多的旧书,拿出一只纸箱,把书一本一本的装了进去,眼泪却已经在眼眶里轻轻的转动。婆把纸箱抬了起来,略微有点点跛的出了门。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趴在床上使劲哭泣,眼泪早已湿透了枕巾“婆,我的婆”家里没有人看得起她,因为,她已经很老了,就快干不动活计了,妈妈早已没有叫过她一声“妈”了,爸爸从来没有叫过她一声“妈”,而是一直叫她“老人”。婆没有掉过一滴泪,只是不停的挖地,养猪,养鸡。因为,婆从小就只知道一件事:人,活着,就得不停的劳动,毕竟,要过日子,就得学会干活,如果,只会睡觉或不停的吃,那只会变成叫花子。婆老爱对我说“三,跟着好的学好的,跟了四娘跳大神。”为了告诉我,什么是人过的日子,婆不停地劳动,像一头永远也犁不完地的老牛,永远扒拉在土地上。于是,我明白了一句话“一般人两件事--读书耕田”。

能读书就读书吧,趁着青春年少,能读多少就读多少,也许,有一天,会读的像贾岛一样,三年捻断数根须,那也没什么了。也许,有一天,会读得青丝皆白,那也没什么,真的。

下午,心里有些抑郁,却也不说什么,带着些轻微的伤感,到学校去读书,放学后,低了头,一句话也没说,一步一步的捱到了家,婆又在地里扒拉着土坷垃,看着婆像一段枯树干一样埋头在土里,忽然就感到了鼻酸:咱祖孙两一直相依为命,为只为了好好活下去,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不管有多难,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只要熬过了今天,就能熬过明天,熬呀熬,婆熬得脸上全部是核桃纹,脚手越发细了……婆累了,直起腰,轻轻的捶打,我轻轻的叫了一声“婆,我回来了。”婆闻声回转身“三娜,回来啦?”接着,婆从腰间掏出一张汗湿了的两元钱钞票,塞到我手里“三,这是你卖书的钱。”我望着这张两元钞票,眼眶已经红了“婆啊,我的婆”穷的没有一条内裤,却想着怎样给我一点儿钱用。我的心,在霎那间,宛如被人狠狠的扎了一刀。我的眼泪噼噼啪啪的直往下掉“婆,我不要钱,我还是学生,还用不着用钱,这钱你拿着用吧。”说完,我回转头,什么也没说,蹦蹦的跑着离开。婆在身后叹了一口气“傻囡呀!”跑出了一截,回望眼,婆又开始扒拉土坷垃了。

晚上,没有去吃杨忠哥哥的蛋糕。继续我的耕读之旅,心里,却又有些好笑“这么用功干嘛?连早餐都没得吃。”不料,却在翻书的那一霎那,翻到了两元钱,“婆啊婆……”

被当成书签的两元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