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初次炼器,孔宣化形

  话说,侯渔化了两千年得时间自创了天地混元大法,之后又化了两百年得时间把天地混元大法炼至第七层,拥有金刚不坏之身,一百零八种变化这变化神通,端得是厉害无比。

自从上次被夺去噬神枪后,侯渔身上便没了可以拿得出手的攻击灵宝,于是思量道:我游历了千年,收获了不少的宝贝,其中应该不缺炼器得材料吧?

于是在袖子里大肆搜索,不一会掏出一大堆先天庚金,还有数十具龙风麒麟等异兽得尸体,这些尸体可也是绝好得炼器材料,这些尸体都是侯渔在龙凤麒麟三族混战得时候收来的,侯渔花了数年得时间整理材料和宝贝,最后清点了一下,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是如此得富有,简直是福得留油啊!侯渔欣喜了小会,看着地上得先天庚金,于是便考虑,炼个什么造型得宝贝呢?在前世得封神榜和修真小说里,侯渔最是喜欢威力大,而且还可以偷袭敌人的那些法宝,比如说,广成子的翻天印,老子得金钢琢等等。侯渔想起便是一阵激动啊,于是开始炼起宝来,为了炼好宝贝,侯渔准备了好多好多得仙果灵草,用来补充消耗得法力。只见侯渔坐在蒲团之上,气守丹田,吐出一团紫金红三色得火焰,这火就是传说中得三味真火,此火仙人炼器炼丹必备良火,只见这三味真火遇风便燃,侯渔见火候正好,便开始往火中加入先天庚金,等了大概用了三十年得时间,先天庚金终于化为液态,于是便运起大袖先后往火中加入了九只真龙尸身,最后当真龙尸体与金之水已经融合得时候,侯渔不管三七二十一,吞服了数颗仙果灵草,因为现在是炼器得关键时候,得用灵识控制火候法力消耗颇大,要是火候没控制好,那这几十年可就白费了,只见侯渔闭着眼,身前得庚金器胎不停得转动着,这一转就是三十年。

“啪”侯渔睁开眼睛收了法力,只见一威力坡大貌是板砖的东西,猛砸在地上,侯渔一看,顿时两瞪跟牛眼似的!

“尼玛!老子炼块大印,现在居然搞来一块板砖!”侯渔叫道:“真背啊!要不要这么玩!”于是侯渔,再次吞下大量的仙果灵草,准备重新来过。

“乓...乓..”只见地上得板砖,不断得在地上拍着,充满了灵性似的,而且周身还显出九条真龙的虚像,侯渔见此,连忙拿起板砖一看没什么不同啊?掂量了下,此板砖居然重达十六万斤,端得是够份量啊!侯渔此刻心里一阵小小的喜欢,于是准备试试手感,往板砖注入了少许法力,只见板砖“啪”的一声,暴涨到三丈大。

“哈哈,不错!虽然长得丑了点,但是手感还不错!”侯渔拿着板砖,把玩了一阵后喜欢道:“你还没有名字呢!”

一想开始有九龙虚像呈现在板砖周身,于是说道:“那就叫“九龙板”吧!既雅观又响亮!哈哈!”

侯渔化了一年的时间便把九龙板完全炼化,可以融入道体,化作身体的一部分。

之后侯渔想出些什么法宝呢?想着:防御我有后天功德至宝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攻击暂时有板砖这等阴人神器,再炼一个困人的法宝,比如捆仙绳,缚龙索那样的,不不!一根绳要是困不住怎么办?老子有这么多龙筋就做张网子吧!

于是端坐于蒲团之上,吐出三味真火,往火中放入龙筋凤血锻炼来,龙筋凤血本是天地灵物用了三十余年便炼好,侯渔端坐蒲团欣喜的看着手里呈网状的物件,这网子就是刚刚炼出来的困人法宝!最后给网子取了一个“龙凤天网”的名字,把玩一阵便收了起来。

侯渔炼了一百年多年的宝,一看地上到处都是龙鳞凤羽,想道正值龙凤麒麟三族兴盛之时,那要是龙凤大劫之后,怕是便没有这么多龙凤麒麟来炼宝了!不能浪费啊!而且以后得多收点异兽的尸体!于是又花了五十年的时间,用龙鳞凤羽等异兽的材料炼了一件七彩仙袍,他穿上之后居然变作淡蓝色的道袍,袍子胸前龙凤呈祥,袖口麒麟仙禽腾飞,好一件宝衣啊!

“啪!怕!”

突然一震雷鸣,把侯渔是惊了一跳:尼玛!好端端打什么雷啊!侯渔,慢吞吞的走出洞府,发现天地乌云密布,雷电嘶鸣,往远望去居然有一只彩色大鸟正在化形,说是天雷侯渔现在的境界打在身上也不过是挠痒一般,于是靠近一看居然是只孔雀很吃力的和天雷搏持着,看着孔雀身体伤痕累累也是可怜,心中不忍,大袖一挥显出玲珑宝塔,罩在孔雀身上,任天雷劈打就是伤不孔雀分毫。

不一会儿,伴着天空日出,乌云退散,地上立着一个翩翩少年,看其修为太乙真仙之境,(不错了!资质绝佳,一般的出来才天仙)穿着淡黄色的袍子,额头有五颗彩色的小点,看样子十七八岁,简直是貌比潘安,容比宋玉啊!加上出尘的气质,怎一个帅字了的啊!

侯渔望着少年,感慨万千,心里哭道:玛的!老子当年化形怎么没这么帅呢?哎................

这时,那美貌的少年走了过来,稽首拜道:“多谢道长相助!若无道长就无我孔宣!”声音细腻而不失男子之气,就如同天籁!(男的声音也有天籁的)

侯渔心里更是嫉妒,嫉妒到心都痛了:哎!连声音都这么迷人!!哎..........

“纳尼??孔宣”侯渔,突然惊叫,之后又连忙端正,本来自己心里就嫉妒的发虚,要是不拿出点威仪出来,那多丢脸啊!于是正声问道:“小友是孔宣?天地第一只孔雀?凤凰与天地先天五行之气交汇而生?”

叫孔宣的少年,听后很是惊讶,惊讶中多带的是敬仰,于是稽首答道:“前辈真乃高人也!小辈确实是凤凰之子!”说完之后面露沮丧,顿了顿又说道:“自从我一出生,母亲便把我和弟弟丢弃!”

侯渔此刻,心里也是一阵难受,想道自己前世生在农村,父母从下就去外地打工,很多时候逢年过节也不能回来,于是流下了一行眼泪,这也是穿越过后的第二次流泪了!

孔宣看着眼前的侯渔,不解道:“前辈怎么了?是..........”

“没什么!没什么”侯渔一阵惊慌,连忙擦干眼泪,说道:“沙子眯眼了!”

孔宣一愣,往四处一看,风都没有哪来的沙啊,见前辈这么说也不敢多问,最后打探眼前的前辈体态端正,气质脱俗必是不凡,于是跪下再次稽首道:“小子得前辈出手相助,才圆满化形,若无前辈必成灰灰,所以诚请前辈手下小子,在前辈身前做牛做马,以报前辈大恩!”

侯渔一听眼里闪出一道精光,似乎把之前的悲伤全抛在九霄之外,心里打量一番:封神榜上说这孔宣圣人之下第一人,成就不为不小啊!虽然人狂傲,我以后可以严加管教啊!今日我观之却也是重情重义之人,收下他却也不错,不过他日后有大难啊!!哎,我就搏上一搏,他日救你一次。

“好!”侯渔笑道:“今日你与贫道有缘,贫道就收你为开门大弟子!贫道号逍遥子,人称逍遥道人!”

孔宣一听,大喜道。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于是行拜师大礼。

侯渔也是欣喜不已,这可是上辈子和这辈子收的第一个徒弟啊!心里可喜欢了,抓起孔宣的手一把就拉起孔宣,孔宣差点一个踉跄,随之两人便进入洞府之中。

进入洞府之中,侯渔坐在蒲团之上,孔宣坐在一旁,只见侯渔缓缓说道:“孔宣你乃为师开门大弟子,为师现在便传你本门至高功法”

说完,侯渔撒手一道金玄之光,没入孔宣额头。

孔宣闭目,用灵识一扫,感觉体内多了许多东西,于是揖手拜道:“谢师傅!”

侯渔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道:“宣儿!本门规矩不多,只有三点,尊师重道;同门相亲;未经师长不可将本门功法擅自传于他人,可记得了?”

孔宣立身从蒲团而下,稽首答道:“是,师傅!”

“嗯”侯渔越来越满意这个徒弟了,说道:“起来吧!你将本门功法修至第五层!之后随为师游历洪荒,寻一处洞天仙府,作正式的道场!”

“是!师傅!”孔宣答应道,于是坐在蒲团之上,闭目修炼起来。

侯渔也入定准备修炼了。(因为这两千年来,就是个大罗金仙巅峰,本来就纳下了许多啊!得突破一下了!)

孔宣出来了.............................圣人之下第一人哦!侯渔的了这么一个拉风的徒弟,哎~~~~~~~~~~~~~~~~~~

第七章 初次炼器,孔宣化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