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论道千年,遇见冥河

  上回说道,侯渔在不周山遇到一对男女,居然是伏羲和女娲,这侯渔可是得罪了女娲这大美女啊!所以他得想法子讨好女娲,侯渔现在就差跪下喊亲娘了。

“女娲妹子,贫道还有一件宝贝”一听着畏缩得声,便知道是侯渔了,为了拉近关系一口一个妹子。

一旁得女子一定是女娲了,只见女娲嫌弃道:“你这逍遥子!你就是个强盗!怎么抢了别人这么多宝贝啊!”

“妹子!妹子这不是抢得!这些都与贫道有缘,贫道才取来”侯渔努力解释道:“不信你可以去打听打听,贫道从来.......”

突然,一旁得伏羲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开口道:“好了!小妹,我观道友仪态端正,气息无邪!绝不是你想得那般”

女娲白了一眼侯渔,再次嫌弃道:“就他那样!不是。。。”

“你给我住嘴!”伏羲怒火顿出,打断女娲得话语:“放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兄长嘛!”

女娲从来没有被伏羲这般吼骂过,此刻心里更是把侯渔杀了三千遍了!这时候对侯渔得恨简直如同黄河之水,连绵不绝。女娲眼里流下数行眼泪,恨了恨侯渔,便朝不周山洞府飞去。

侯渔看到这里,心里也是过意不去了开口劝道:“伏羲道友,女娲妹子也是.............”

“道友别说了!”伏羲笑道:“道友若是赏脸便随我至陋居一坐,我们可以论道一番!”

侯渔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了,看来女娲和自己结怨不浅啊!这个问题自还是己以后想办法慢慢解决,伏羲如此热心邀请自己去做客,也不好拒绝,于是答应下来:“好,贫道就打扰了!”说完,两人便往不周山洞府所在飞去。

不一会,两人便落在一洞府旁,只见洞府大门口仙气围绕,地上奇花异果无数,洞前数十只异兽仙禽嬉戏飞奔,好一副洞天福地的仙家景象啊!

侯渔正感叹着这不周山,听到伏羲伸手引道:“道友,请!”

“请”侯渔,也不客气,摇一摇的进了洞府。

两人一进洞府,只见洞内就两张蒲团,洞深处也只有一尊炼炉,侯渔很是惊讶,这也是来到洪荒第一次见到仙家洞府居然是如此的简陋,不犹的想起前世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廉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侯渔愣了好一会,总之很是感叹,又像是有些明悟,最后又摇了摇头。

伏羲笑了笑:“贫道洞府倒是简陋了!让道友见笑了!”

侯渔一听,故作正经道:“哪里!哪里!这才是无数修道人所应该具备的优良品质!应该视修身养性宝物如粪土!这样才能建设一个高素质,高规格,伟大而和谐的洪荒世界,这方面反而是贫道将外物看的重了些!却是不如伏羲道友了!惭愧惭愧!”之后侯渔眯着眼不断意淫:嘿嘿!对!所有的大神都应该具备这样的品质!那我就发了!你们不要宝贝,我要啊!哈哈!

伏羲见侯渔这表情,感觉很是疑惑的于是见直直的看着侯渔!

这时候侯渔仿佛感觉到什么不对了,于是:“咳!咳..”干咳了几声,之后故作淡定道:“所以啊!这个修道的人要朴素!不要太奢靡!不然以后会被心魔缠身的!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伏羲听后尴尬的笑了笑,听得半懂不懂的,于是吩咐女娲准备仙果后,便坐在一蒲团之上,侯渔也是坐下,两人先是谈笑一番,最后渐渐的论起道来。

女娲端着仙果回来,狠狠瞪了一眼侯渔,只是把仙果放在一旁,便把手一挥,凭空出现一蒲团,坐在伏羲的一旁,也不打扰!

侯渔见此,满面通红,伏羲也是一阵无奈,过了一小会,两人又聊了起来。

这两人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说到了吃喝,又特别是茶和酒,这也是侯渔最先说出,伏羲女娲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名字,于是便问了起来,侯渔在前世也是好看书的人,对于茶道酒道也是略有研究的,所以讲起来也是头头是道。女娲也仿佛忘记了对侯渔的恨,三句两句的问了起来,到了最后伏羲也插不上嘴了,都是女娲问的。

洞中无年岁,不知不觉一千年过去了,女娲对侯渔的态度也是改变了不少,这一千年来,三人酿出了不少的佳酿,都是用仙果灵草酿造的,怕是凡人(现在没人)喝一口都可以马上成就仙位,在此后伏羲疯狂的酿造最后传遍了整个洪荒,现在不说。

侯渔说说笑笑,掐指一算,居然过了一千年,于是揖手:“伏羲道友,女娲道友!贫道在此不知不觉的打扰了一千年了,如今贫道就向二位作别了”

伏羲连忙挽留:“道友!都一千年乐,还真是不舍!若不嫌弃就在贫道洞府附近寻个洞府吧!这样也好相互照顾一番啊!”

侯渔听后也是真情流露,谢道:“多谢道友美意,都打扰一千年了!贫道还得继续游历洪荒世界!等贫道游历有成之时,再来不周山看望两位道友!”

伏羲见此,也是不好强留,顿了顿开口道:“道友!既然决心已定贫道也不矫情了!贫道这里永远欢迎道友!”

女娲嘴上虽然不说,但是表情甚是失落,她用复杂的眼见望了望侯渔,之后便坐到蒲团之上,侯渔见到女娲这样,心中也是明白,女娲没有之前恨自己了,于是便把手伸到袖子里又是一阵乱摸,最后摸出一块石头,此石头乃是盘古开天之时,洪荒破碎时留下的一块灵石,分属先天灵宝有温养元神,也有重生道体的效果。交到女娲的手上,之后拜别了伏羲女娲,就直直走出洞府,伏羲跟上送了送侯渔,而洞内的女娲此刻看了看手里的石头,嘴角微微扬起。侯渔告别伏羲女娲兄妹之后,便御风往不周山之北飞去,沿途也见到不少的宝物,由于自身的境界提高的很多,他取宝自然就没有之前的那种疯狂的举动了。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一天,侯渔落在一海边,见海无边无际而且海水红如血水,侯渔一看心中大概明白了,这里就应该是盘古肚脐污秽之物所化的幽冥血海了吧!侯渔望了几望,大致测到这血海起码有方圆三五百万里。侯渔观赏了数年,觉得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于是准备抽身御风而走。

“道友留步!”只见一红衣男子飞到侯渔之前,双手负背对着侯渔,挡住侯渔的去路。

侯渔见此人不善,顿生警惕,用灵识打探了一下,此人也才初登大罗金仙之境,心里也是不怕,笑道:“贫道逍遥,见过道友了!”说完,便揖手。

红衣男子转过身来。

“尼玛!任军(前世同学)???不会吧!!!”侯渔惊叫起来,他仿佛不敢相信,捏了捏自己的老脸,还是很疼的,于是凑近了身子,往红衣男子的脸上看去,喃喃道:“像!真像!老子以为童鞋们集体玩穿越呢!!!”

红衣男子,往后退了几步揖手道:“道友,你失态了!”

侯渔突然,不好意思的“呵呵”道:“道友像极了贫道一故人,让道友见笑了!”说完,从上自下又打探了男子一番,想道:这男的和小说里的冥河长的很吻合啊!但是怎么长的跟任军似的.....

红衣男子笑了笑:“道友真是太有趣了!”

侯渔听后也是一阵笑,最后试着问道:“道友是冥河教主吧??”

红衣男子眉头一皱,但又很快的恢复了过来,疑惑道:“在下确是冥河!道友怎么会知道呢?还有教主??是??”

“道友的威名,贫道是早有耳闻啊!哈哈哈哈!”侯渔连忙掩饰,心想:冥河这个老宅男!立教乃是天机,还不到时候泄露。

红衣男子,一听也是是一阵疑惑:我化形以来就没出过血海啊?

侯渔见此拍了拍正在深思的红衣男子也就是冥河,冥河正要问,侯渔生就害怕冥河问,连忙扯开话题急道:“道友今年贵庚?”

这问题问的冥河是丈二的和尚莫不着头啊!贵庚一词在洪荒还不甚流行呢!冥河此刻面露尴尬,也不好随便回答,要答错,怕是惹人笑了!

侯渔见此也大致明了,于是又问道:“道友叫住贫道可以有事??”

冥河笑了笑:“在下自化形以来便呆在这血海之内三万余年,千前登入大罗金仙之境,可是近年来发现自己的道行却是毫无精进,便准备出了血海,四处游历,顺便去西方看看家兄!请求家兄指点一番”

侯渔点了点头:“道友所做正是在理啊!我也游历了两千年多年,都没有走遍洪荒,洪荒世界真是无边无垠啊!”

冥河听后,甚是激动,拉住侯渔的手拍了拍:“道兄原来早已游历两千年了!请求道兄指教啊!”

侯渔见冥河如此,便拿出一块玉简,手成剑指一点,一道玄光引入玉简之中,交予冥河。至于侯渔也是不笨,他当然把自己取宝的和伏羲女娲论道的经过略去了。

冥河接过玉简,灵识往简内一探,一小会便知道侯渔所游历的地方,于是点了点头,揖手答谢:“多谢道兄的指教啊!”

“小事小事”侯渔觉得也是时候离开了,于是准备拜别冥河:“冥河道友!今日就到这里吧!以后有缘再见吧!”说完,御风而起准备开拔。

冥河揖手,送别侯渔,突然冥河感觉记得什么了,于是便飞遁追着侯渔而去!

侯渔见此以为有什么急事,也就停了下来。

冥河快接近侯渔的时候,突然把红袖一挥,双手凭空出现两把利剑,两剑一绿一白,侯渔见此心中大骇。

这长得和任军似的的冥河是白眼狼?不会砍了侯渔吧??先说说仙人等级的划分吧:

“凡仙”、“地仙”、“天仙”“真仙”“玄仙”“太乙真仙”“太乙玄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混元大罗金仙--圣人”

第四章 论道千年,遇见冥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