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各怀鬼胎

  众人离开墓室,花无名背着负伤的吕逸凡一路疾驰,二女一脸担忧的紧跟其后。行至片刻,逸凡含糊的声音传来“等等,先把我放下来。”听到吕逸凡虚弱的声音,三人都停了下来,二女小心翼翼从花无名背上搀扶着脸色苍白的吕逸凡。

瞳瞳梨花带雨的来到逸凡身前哭着喊道“逸凡哥哥,你感觉怎样?要不要紧啊!”紫云也是一脸担心的来到逸凡身前,正当她刚要开口,却被逸凡的话打断。“你们放心吧!刚刚无名已经稳住了我的伤势,只是短时间内不可再用元力。”二女一听,四目齐刷刷的看向一旁的花无名,似乎在等待花无名的回答。

花无名叹了口气,来到逸凡身边,伸手给逸凡把脉。良久,他点了点头“你们放心好了,邓哀王的攻击虽然看似凶猛,但他毕竟刚刚苏醒,实力没有恢复圆满境界。他那三次攻击只震伤了逸凡的五脏六腑而已,只要静养时日就不会有事了。”

听完花无名的解释,紫云看向闭目调息的吕逸凡,心知他此行目的是为了找寻女友。但他已身负重创,即便没有生命危险,也不能再这样盲目的找下去了,因为食物和水已经所剩无几。想到这里,紫云拉了拉逸凡的胳膊,逸凡缓缓睁开双眼,还没等紫云开口。逸凡挥挥手道“你什么都不用说,我都知道了,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先找出路。”逸凡心想,自己与她们并无太深交情,虽然她俩口口声声要帮助自己,但无论如何自己不能太过分了。只要找到出口,便让他们安全离开,到时候自己在折回这里,因为他始终相信女友一定还活着。

听到逸凡的话,紫云开始勘测地貌,少时,她暗自惊喜,看着周围地形走势,这里应该有条地下河,一旦有了水源,或许就有出路也不一定。想到这里,她马上道出心里猜想“喂!我们只要沿着这条路走,也许能见到水源,到时或许就能离开这里了。”

听到这个消息,原本无精打采的花无名也渐渐来了兴趣,一旁调息的吕逸凡也悠然睁开双眼,少时,他缓缓起身。二女看到,各个紧张的想要过来搀扶吕逸凡。但见吕逸凡微微一笑,摇着头说“没事,这点小伤,我还撑得住。”

花无名摇了摇头,心想这家伙太逞强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死要面子。想到这里,他竟无视吕逸凡的话,背起吕逸凡便向着前方走去。

吕逸凡有气无力的说着“放我下去,我自己能走”花无名却仿佛没听到一样,继续背着吕逸凡前进。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墓道旁传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紫云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少时,她一脸欢喜的指向不远处。“你们看,哪里果然有条地下河。”

大伙闻言,顺着紫云指尖的方向,果然看到一条宽约两米多的地下河。很难想象,墓道尽头竟然会有这样一条地下河。

众人刚刚来到河边,瞳瞳便一脸惊讶的指着不远处。“咦?你们看,那边好像躺着一个人。”众人顺着瞳瞳指尖的方向看去,河边仿佛像是躺着一个人,由于光亮度不够的缘故,大家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等大家赶到眼前的时候,赫然发现地上的确躺着一个女孩。那女孩趴在地上,漆黑的秀发遮住了半边脸,从大伙所在的角度根本看不清她的相貌。女孩穿着一件沾满鲜血的牛仔长袖,下半身的裤子早已破烂的不成样子,由此推算这个女孩一定遭遇了某种可怕的事情。

花无名伸手探了探女孩的鼻息,眉头不由一紧。“还有气,不过气若悬丝,已经是命悬一线了。”说完,刚想将女孩抱起来。

却见到一旁吕逸凡的表情显得有些激动,他拉开了挡在身前的花无名,然后俯身看着昏迷的女孩,随即他将女孩抱在怀里。轻声唤道“倩儿,倩儿,你醒醒,你醒醒啊!”

女孩似乎察觉到有人呼唤,紧闭的双眸开始滚动起来。片刻,女孩拼命睁开了美丽的眼眸,当她看到眼前的几人,一抹慌张从眼中闪过。

“她怎么了?好像不认识我了一样?”吕逸凡皱着眉头,询问一旁的花无名。

花无名吸了口气,来到女孩身前,摸了女孩的脉搏后说道“咦?先前还…”花无名话说了一半,然后又摸了摸女孩的脉搏,他暗自点头“脉象平稳,中气十足。”随后,他摇摇头说道“若是你没误诊的话,她可能得了选择性失忆症。”

紫云和瞳瞳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也难怪这种病一般都出现在电影情节,不巧今天却被自己撞上了。

吕逸凡有些怀疑的看了看花无名,见花无名点了点头,仿佛在说我可没说谎。但他依旧不死心,又试着告诉了孙倩许多事情,但她却没有一样是记得的。最终逸凡不得已不承认,眼前的孙倩可能真的失忆了症。

选择性失忆:当一个人受到外部刺激或者脑部受到碰撞后,遗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事情或者逃避的事情或人或物。届时一些被大脑自动选择的记忆会消失,导致当事人都不知道这种记忆是不是真的存在过。这是人类大脑对人类的自动保护,为避免此生物过分伤心导致崩溃。

听完花无名的解释,大家都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花无名给孙倩检查过头部,可以很肯定的是她的头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若是单从精神方面讲似乎有些牵强,但一时间又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经过大家商量决定,带她一起离开这里,一切等出去再说。

按照先前紫云的说法,找到水便找到了出路,可眼前除了这条河,似乎并没有任何出路。

一时间大家将目光全部投向慕容紫云,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候她的指示。

紫云皱着眉头,心里暗想,希望自己判断的没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片刻,她指着眼前的地下河。“通过它我们就能离开这里。”

于是,大家按照紫云的意思,吩咐跳进那冰寒刺骨的地下河里。

果不其然,在水流的深处,竟然有一圆形洞穴,虽然不清楚那洞穴通向哪里,但此时此刻,大伙似乎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放手一搏。

慕容紫云不愧为风水协会会长,众人在她的指引下终于离开墓穴。最后,大家一起从洞穴中流落入瀑布,但好在众人中途没有受伤,只有花无名水性略差,呛了几口水而已。

大家上岸后,逸凡和花无名去周边找了干柴。弄了两个火堆,大家男人一拨女人一拨开始烤起衣服来。

等大家烤干衣服已经临近下午,此时,大家的肚子都已经开始咕咕叫了.这也难怪,算算时间,大家已经一天没吃过东西了。

紫云举目望去,少时,她叹了口气道“此处灌木丛生荆棘遍地,恐怕很难有人会居住在这种地方。为今之计,我们只能顺着河流而下,也许会看到村庄部落也说不定。”

众人没有反驳紫云的话语,于是,大家沿着河道向下走去。

河道旁多是泥沼杂草,本就没有道路,行走上面有些艰难,好在众人齐心,倒也相安无事。

出了墓穴开始,吕逸凡便心生怀疑,他觉得眼前这个孙倩仿佛很是陌生。在大家穿完衣服的时候,逸凡拿出耳坠故意在孙倩眼前晃了晃,她却没有丝毫反应。这半对耳坠是自己从河中岩石旁捡到的,捡到它时逸凡以为是孙倩刚刚不小心落下的。待大家一起出了水面后,她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孙倩竟然没有耳洞。可她的相貌与自己相恋的对象是一模一样,难不成眼前这个孙倩是假冒的?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由萌发心底。

于是,一路上吕逸凡只要逮到机会,就对孙倩开始各种试探。一旁的三人投来诧异的眼神,不晓得吕逸凡究竟意欲何为?

经过再三试探,逸凡终于肯定,眼前这所谓的孙倩,一定不是自己先前认识的孙倩。从她的言谈举止到其它的各个方面,可以说简直判若两人,即便她真的得了选择性失忆,但也不可能将所有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此刻,眼前变得开阔起来,四周的荆棘灌木变得稀少了许多。于是,在花无名的提示下,大家便再次稍作休息。

然而这时,吕逸凡的质问声忽然传到大家的耳旁。“说,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假冒倩倩?”

众人感到一阵诧异,不清楚吕逸凡这是演的哪出啊!就在大家举棋不定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众人大跌眼镜。

孙倩一改容颜,娇声笑道,一扫众人后,目光定在吕逸凡的脸上“不错,居然被你看穿了!本来还想继续陪你们演下去,估计这回恐怕演不成了。既然如此,我们后会有期!”

“怎么?不说清楚,就想离开?你未免也太小看人了吧?”看到眼前的女子准备离开,吕逸凡马上冷喝道。

女子再一次发出咯咯的笑声,然后伸手指了指在场所有人“就凭你们,也想留下我?若是你们在全盛时期,或许我还有点顾虑,可是你们已经一天没吃过东西,凭这种体力也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死活,本姑娘今天心情好,就姑且放过你们。”说完,女子欲要离开。

一旁的花无名,忽然拍手说道“堂堂地府八卫之一的勾魂使者,竟耍起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想来也不过如此。”

“本姑娘没心情跟你斗嘴,下次若有机会,定要向你花语阁讨教一二。”叶媚娘的一句话,道出了花无名的身份。

一时间,场面变得尴尬起来。原来,从一开始,花无名便有意隐藏了身份,虽然一路上他对大伙照顾有加,可即便如此也有些说不过去啊!毕竟他还是欺骗了大家。

花无名本想解释什么,却听到吕逸凡的冷冷的声音“滚,我不想在见到你,你这个无耻之徒,枉我一直信任于你,你竟敢欺骗我们。”

看得出来,此刻,吕逸凡当真动怒了,一旁的紫云和瞳瞳各自摇头叹息,虽然,她们很想劝劝吕逸凡。但转念一想,这花无名的确有错在先欺骗了大家,这样的人不值得可怜。

花无名仰头大笑,看着吕逸凡,连连点头“好好好,我是无耻之徒,我承认我欺骗了你们,但我何时有做过伤害你们的事情?既然你们大家如此不欢迎我,那我就此告辞,大家从此各走一方。”说完,花无名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叶媚娘则在吕逸凡与花无名闹分歧的时候偷偷离开了这里,虽然她的目的没有达成,但她却从大家的谈论中得到了更加有用的信息,那便是-邓哀王复生。

虽然尚不清楚,花无名和叶媚娘抱着什么心态,但总的一点他二人必定是各怀鬼胎,否则花无名不会隐藏身份,叶媚娘更不用假冒孙倩。

他们二人离开不久,吕逸凡由于气血攻心,暂时昏迷了过去。或许,由于这次没能成功救出女友的缘故,又加上得知花无名欺骗了大家,使得他一直压制的伤势忽然复发。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各怀鬼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