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画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夜幕悄悄的笼罩了整座学院,学生们也大都回了寝室,原本喧哗的校场,此时已经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于此同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音响起,惊醒了躺在床上假寐的钱谦。钱谦翻出手机,看了眼来电,随即他挂断了电话,起身拿起床边的黑色双肩包,迈着大步向门口走去。

深秋时节,深夜难免透着寒意,钱谦不由得拉了拉冲锋衣的拉锁,希望可以缓解一下心中的寒意。

“怎么那么久?你在搞什么啊!”彭宇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搞什么?当然是必备品了。对了,告诉你准备的东西,你找到了没?”钱谦看着两手空空的彭宇反问道。

“恩?你说的是卫生巾呀!别说那东西还真不好找。不过,我是谁呀!诺,都在这个盒子里。”彭宇有些得意,说完递来一个黑色的塑料盒子。

钱谦扫了眼塑料盒子,皱着眉头,也没说什么,更没有打开的意思。随后,将塑料盒子放入了背包,头也不回的径自向后山树林走去。

“喂!装什么深沉,你丫倒是等等我呀?”彭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听声音去似乎有些埋怨。

“这大半夜乌漆麻黑的,树林里该不会有鬼吧?”王晗眨着一双大眼睛,四下打探着。

“去……去……去!这大半夜的,你别吓唬人行不?”胡妮吞了口吐沫,颤抖的说道。

“切,不就是树林里有点暗吗?至于把你俩吓成这样吗?”郝念嗤之以鼻,充满不屑的说道。

“对了,我们还是等会灵儿吧!要不她自己该害怕了。”王晗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身后俩人道。

“恩!也好,我想她也应该方便完了。”郝念点了点头,停下了脚步,回首望去。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微弱的手电光芒向着三人照来。

“恩!灵儿吗?我们在这里。”王晗挥动双手,冲着光亮的地方喊道。

“恩!是我!还以为你们先走,把我自己丢下了呢?”夏灵儿脸色略微苍白,喘着粗气,看着面前三个女生。

“恩!追上就好,那我们继续前进吧!”郝念点了点头,随后,几人再次迈开了步伐。

夏灵儿之所以脸色苍白,那是因为傍晚自己做的那个怪梦,为了以防万一,她借着方便的谎言,悄悄通知了吕逸凡。吕逸凡得知这个消息,极力劝自己不要去,但最后还是拗不过自己。逸凡哥哥答应了自己,那他今晚一定会赶来,所以,灵儿不用害怕,一切有逸凡哥哥。夏灵儿在心底鼓励自己,努力使自己忘掉梦中的恐惧。

“呼!终于到地方了!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枯井吗?”王晗大口喘着粗气,站在枯井旁,用微弱的手电筒向着漆黑的枯井照去,似乎想搜寻什么一样。可惜枯井里面除了那仿佛黑洞一样的黑暗,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但是,这并没有抵消王晗心底的小激动,她甚至拿起手机准备自拍。

“啊……不……不要!”这一幕如此的似曾相识,不正是自己刚刚梦中的场景吗?

瞬间,夏灵儿发出惊人的尖叫。

郝念看着脸色苍白的夏灵,走了过去拍了拍夏灵儿道:“灵儿,你……你怎么了?没事吧?”

夏灵儿发现自己失态,于是摇了摇头,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王晗,你……你还是别站着那里拍照了。”

“哦?你害怕呀?放心吧!这是口枯井而已。而且,刚才我用手电筒看过,井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王晗点了点头,有些戏谑的说着。

胡妮叹了口气,拿起手电筒顶在下巴上,伴着鬼脸冲着大伙说道:“你们知道过这枯井的传说吗?”

“不会吧?这破枯井还有传说?”王晗眨着一双大眼睛,一脸不解的反问道。

郝念也是一脸好奇,一时间,三女齐齐盯着对面的胡妮。

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并不是学院,乃是一座道观。当时枯井尚未干涸,道观里的人便饮用此井之水,但好景不长,道观的掌门仙逝,便传位于他的大弟子诸葛流云。原本,所有人都认为掌门应该会传位于自己的儿子司马长风,但一切却事与愿违。司马长风一气之下离开道观,之后,每隔10年他都会来白云观挑战诸葛流云,但是司马长风每次都失败而归。

唯独最后一次,司马长风却胜过诸葛流云,而且,他血洗了白云观。自此白云观消失人间,没人知道那一战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白云观所有弟子无一生还。

传言,虽然司马长风血洗了白云观,但他用的乃是旁门左道。最后被诸葛流云以道家无上心法封印了他的元神。

三女听得是如痴如醉,似乎都忘了此时的处境。

王晗一脸好奇,向着胡妮走去:“你是怎么知道的?还说的如此详细?”

“因为,她是司马长风的后人,所以,她知道也不足为奇。”这时,一个男子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哈哈!你终于来了,现在人到齐了。”胡妮低着头,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

钱谦皱着眉头,表情严肃冲着大家喊道:“你们离她远点,她跟他祖先一样,修得旁门左道。”

“哈哈……”胡妮发出桀桀的笑声,随后,她伸出两手向着头上抓去。

伴随着撕裂声,一张干瘪的人皮被她扒了下去,再看胡妮已经换了容颜身姿,与先前简直判若两人。

郝念跟夏灵儿还好,看到这一幕,除了惊恐,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反应。反而王晗就不行了,看到这一幕,小妮子当场晕厥。

钱谦挥了挥手,冲着身后发愣的彭宇说道:“别杵着了,赶紧去把她抱过来呀?”

“什么?你让我去啊?”彭宇满脸惊讶以及,吞了几口吐沫问道。

“废话,你不去,难道我去?快点,别墨迹,我得盯着她呢?”钱谦有些不耐烦,看了眼彭宇。

“玛德,这特么都什么人呀?还好老子神经大条;不然,换别人看直播画皮,不,这特么应该是扒皮!还不得吓个半死啊?”彭宇白了眼钱谦,骂骂咧咧的向着晕厥的王晗走去。

此刻,郝念整个人愣住了,满脸的难以置信。就在昨天,自己还跟胡妮打闹戏耍,今天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撕了那张脸,哦!不,应该是皮。

夏灵儿此刻似乎很清醒,她悄悄靠近郝念,拽住郝念的胳膊,用力拉着她跑向彭宇钱谦二人。

“呵呵!既然你们人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血祭吧!”司马玉一扫众人,随后,玉指掐诀。

霎时,树林中陡然泛起红色的雾气,渐渐的那红色雾气向着众人靠拢过来。

“都靠近我,站进太极图里,切记小心一点,这是血煞鬼雾,入体非死即伤。”钱谦急忙从背包掏出墨斗线,快速的在地上摆了一个太极图案。

夏灵几人匆忙的站了进去,奇怪的是那些红色雾气当真无法靠近她们,只浮在太极图案的四周,那太极图案似乎蕴涵着某种神秘力量。

“哼!雕虫小技,也敢拿来献丑?”司马玉冷哼一声,表情充满不屑,随后,她扬起双手,一阵悦耳的铃声传来。

“不……不好,她要操控干尸了。”钱谦脸色一变,有些慌乱的说道。

第三十六章 画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