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天书四决

  “咦!你们来了!”吕逸凡侧身看着来人。

“嗯!王Sri让我们过来帮忙的。”李刚耸了耸肩道。

“车子在那?”陈亮边拿东西边问道。言毕,却见他从车上取下了一台微型空气压缩泵。

邱楚楠表色平静,侧身指向车库道:“人已经死了多时,具体是怎么情况,还得先把尸体弄出来才行。”

陈亮没有言语,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麻木,手里拿着工具便向着车库走去。

不时,四人来到了车库,映入眼帘的依旧还是那辆豪华的法拉利,只是那车子底下压着一具尸体,远远看去有些怪异。

接着陈亮拿起手中的压缩泵,按下按钮,只闻咯噔一声,细小的泵杆竟瞬间支撑起那辆豪华的法拉利。

李刚没有言语,二话不说,上前便将地上的尸体给拖拽出来了,完事后,俩人还对视一眼,在外人的眼中,他们俩人配合的当真是异常默契。

随后,站在一旁的邱楚楠,皱着眉心,上前简单的查看了赵庆海的尸身,片刻,她摇了摇头道:“好奇怪!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更奇怪的是他的尸体压在一辆法拉利车子底下居然尸身没有一点擦碰伤,仿佛那车子没有一点重量一样。”

众人闻言,也都面面相觑,不知此事如何作答,然而就在此刻,众人身后的那辆法拉利跑车,竟然砰的一声自燃起来,更诡异的是此时的法拉利已经变成纸扎的了。

一时间,一股寒气从后脊攀升,片刻,吕逸凡的额头缓缓沁出冷汗。

邱楚楠俏眉一挑,走到吕逸凡身旁,轻拍了一下道:“怎么了?你没事吧?”

吕逸凡吞咽了几口唾沫,拂去冷汗道:“没……没事。”

“整个案件竟然是如此诡异,如此一来,便可解释,赵庆海的尸体为何没有被压扁了。”陈亮皱着眉头,看着纸扎车燃烧的地方道。

“嗯!此事透着太多的古怪,我想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李刚沉思了数秒,看了看四周道。

众人相视一眼,没有言语,李刚和陈亮则抬着尸体先一步走向门口,邱楚楠看了眼吕逸凡道:“你还好吧?我们这一行,经常遇到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慢慢来吧!时间久了你就习惯了。”言毕,常常吁了口气后,向着门口走去。

吕逸凡面带疑惑,眉心紧皱,再次看向那纸扎车焚尽的地方,摇了摇头后,提步跟了上去。

一个多小时后,众人载着赵庆海的尸体回到了SNZ。

王Sri早已在大厅等候多时,看到众人进来后,并没有言语,而是上前看了眼赵庆海的尸身,随后,他眉心皱成一团,随口道:"你俩先把他放到停尸间吧!记住,要贴上镇魂符。"

“王Sri真的有必要嘛?要动用镇魂符?”三人闻言,竟异口同声道。

王天罡深吸了口气,长叹一声:“不得不用,赵庆海死的可不一般啊!逸凡你跟我出去一趟。”

“哦?好……好的!”吕逸凡愣了少许,点头说道。

王天罡眉心一松,走上前去,拍了下吕逸凡的肩头道:“怎么样?是不是有些接受不了?呵呵!慢慢来,以后的路可还长着呢!这才仅仅是开始。”说罢!提步转向门口。

吕逸凡常常吁了口气,表情松懈,没有言语,而是提起步伐跟上王天罡。

看到远去王Sri的背影,陈亮皱着眉头道:“楚楠真的要用镇魂符嘛?”

邱楚楠耸了耸肩,长长舒了口气道:“你问我,我问谁呀!”

“王Sri如此说道,相必定是有其道理,我们照着做便是。”此时,沉默许久的李刚说道。

“嗯!也好,那我去找田蕊,顺便开启停尸间的大门。”邱楚楠点了下头,转身后说道。

话分两头,王天罡此刻则带着吕逸凡前往恩师林正的住所,因为,先前恩师所说,想要见见吕逸凡这个小子。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此刻,已经出了市区,窗外树木茂盛,杂草丛生,人迹罕见,显然此处已是郊外,吕逸凡坐在副驾驶,一路上心里想了许多,但却一直没有开口。

“你小子一直闷着,是不是心里有诸多疑问啊?”王天罡嘴角上翘,微微一笑道。

“自从进入SNZ后,我发现这个世界变了,仿佛不是我从前认知的世界了。”沉默良久的吕逸凡,想了想说道。

“呵呵!你指的是那些妖魔鬼怪嘛?其实,我能理解你的困惑,你知道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和《狭义相对论》中提过四维空间吧?因为人的眼睛只能看到三维,所以四维以上很难解释。好比一个智力正常,另一个先天只有一只眼睛,一只耳朵的人;这样就没有双眼效应和双耳效应,他就很难理解距离了。他很可能认为这个世界是2维的。同比我们正常人也一样,对于那些未知的事物存在诸多疑惑,虽然无法证实他们的存在,但他们却实实在在的存在于这个空间。有些是被束缚,有些则是被人利用,它们与我们一样,亦有好坏之分。”王天罡淡淡一笑,侃侃道来。

“嗯!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或许是太过急促,给我点时间,相信我一定没问题的。”吕逸凡沉默少许,深呼了口气道。

“嗯,也好,那么我们也该下车了。”随着车子缓缓熄火,王天罡下意识点了点头的看着吕逸凡道。

吕逸凡微微一愣,凝视车外,入眼的却是一栋木质精巧的小屋,小木屋的周围显得干净无比,透过纸窗,一缕微弱的光芒若隐若现的闪烁着。带着些许疑问,推开车门下了车子。

“王Sri这里是?”吕逸凡面带疑惑,满面不解道。

“呵呵!这是我恩师的住所,他老人家想见见你。”王天罡呵呵一笑,拍了拍吕逸凡道。

“哦?恩师?见我?”听到王天罡的话,吕逸凡更是一头雾水。

“额!是谁在外面啊?”声音低沉浑厚,伴随这声音,眼前的木门也吱呀一声打开了,迎面走出一位鹤发老者,老者面带红光,双目则是炯炯有神。

“师傅!您怎么出来了?是我天罡啊!我带着他来见您了。”王天罡见状,嘿嘿一笑,一个箭步迎上前去。

林正干咳了数声,眯着老眼仔细打量了一番王天罡带来的小伙,半晌,林正嘿嘿笑了两声,捋着胡须颇为满意的道:“走吧!外面冷,到屋里在说。”

随后,俩人跟着林正进了屋里,房间不大,但却是套间的那种,对门的墙上挂着一副道尊画像,桌上更是摆着香炉及贡品,画像一边挂着一个帘子,想必那帘子里面就是老头住的地方。

林正微微一笑,盯着吕逸凡道:“小伙子,要是老头我没看错,你是丁卯年、戊申月、戊午日、葵亥时出生的人。不过,你小子命格不好,天命主孤,六亲缘薄,但你却又一哥哥尚在,不过你们自小失散,而你三年前出了事故,最近刚刚醒来,醒来后你发现自己多了一样东西。”

吕逸凡闻言,先是一愣,随后脸色一变,不自主的看向一旁的王Sri,却见王天罡耸了耸肩道:“别看我,不是我说的,况且我对你知道的并不算很详细,这些都是师傅推算出来的。”

沉思数秒,吕逸凡急忙叩首道:“还请大师指点迷津,帮我去除……”

“唉!小伙子,佛曰:不可说,不可说,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万万不可与人道来。至于你父母的下落,我亦无法推算,想要找到他们,除非你拜我为师习练道术。”林正见状,急忙喝止道。

吕逸凡深吸了口气,沉思片刻,点了点头道:“只要我拜您为师学习道术,到时真的就可以找到我父母兄弟了?”

“没错,想要寻访他们,唯有借助道术,不过,此事必然会有诸多凶险阻挠!你且三思而定。”林正捋着胡子,言语肯定的道。

“嗯,多谢前辈提醒,不过,此事在下心意已决。既然前辈由此美意,那在下就拜您为师,可是,在下不懂拜师的礼仪!”吕逸凡一听,心中豁然开朗,暗自点了点头冲着林正说道。

“天罡你去内屋,沏壶碧螺春来,我天师道,并未有太多的繁文缛节,只需你诚心的敬杯茶便可。”林正慈眉含笑,挥了挥手道。

片刻,王天罡从内室端了一壶茶,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吕逸凡,微微一笑,伸手递去一杯茶。

吕逸凡见状,接过茶水,缓缓递给了那白须老者,随即说道:“弟子吕逸凡拜师敬茶!”

“嗯!呵呵!好……好……好哇!”林正满面欢喜,接过茶水一饮而尽,随后,急忙扶起跪在地上的吕逸凡。然后,拉着逸凡的手说道:“以后,你俩就是师兄弟了,你师兄无法修习道术,但逸凡你就不同了,你乃先天道体,这也是为师收你为徒的原因。”

“额?先天道体?师傅什么叫做先天道体啊?”王天罡闻言一愣,随后问道。

“所谓先天道体,凡人入尘世后便会被红尘污垢所染,无法静心修行,普通人会有许多的杂质,但拥有先天道体的人不同,他们的身体拥有最纯净的脉络,如果没有破童身,那修行起来更是事半功倍,据我所知,普天之下拥有此种道体的只有一人,那人便是鸿钧老祖。”林正嘴角上扬,信心满满的道。

林正的一番话,听的王天罡和吕逸凡俩人,大眼瞪小眼,俩人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也难怪,鸿钧老祖毕竟是神话中的人物,或许可能是古人杜撰出来的也说不定,却不想师傅竟然说的的头头是道。

林正看到俩徒弟这幅表情,嘿嘿一笑道:“怎么样,你俩不信为师的话,那稍后就让为师证明给你俩看吧!”说着,便起身走向内室。

少时,林正从屋里出来,手里却多了半部泛黄的残书,依稀看到上面模糊的字迹天书四决。

第十一章 天书四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