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敲诈来一匹好马

  “其实主人要不要这只狐狸无所谓,关键是不能抛弃我,不然我就无家可归了。”小云虎笑嘻嘻地说着。

“凭什么呀。”萧雨燕听到小云虎的话负气道。

“好了好了,别吵了,我们出去吧。也应该离开这里了。”朱碧云说完,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萧雨燕则是回顾了一下,见没有什么东西落下,抱着云虎跟在了朱碧云的身后。

“掌柜的,承蒙这几天的照顾,我们走了。”

“客官,就不多住几日,本地虽然不是什么富庶之地,但是风景尤为美丽。”

“我们有急事,需前往京城一趟。”朱碧云回绝到。

退完房间后,朱碧云便在街上闲逛了起来,而萧雨燕吸取了今早“店小二”事件教训,刚刚在房间内,微微梳洗了一番,盘起自己的发髻,然后用粗布条扎了起来,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丫鬟,使自己不再那么的招风引蝶。

“主子,你不是要离开吗,你在街上逛什么呀。”萧雨燕不解的问道。

“我想看看有没有卖马的地方,我们走走停停,不适合乘坐云虎。”朱碧云正说着,便听见远处传来了马啸声,高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立刻奔着马啸的地方去了。

萧雨燕却愣在了原地,难为的自言自语道:“可是,主子你有那么多银子吗?”

“店家,这里的马匹还算壮实啊。”朱碧云用手抚摸着一匹马匹。这匹马却桀骜不逊地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要不是朱碧云的动作敏捷,躲得快,这一脚下来,定成重伤。

“小心。”店家见状,也连忙紧张地拉开了朱碧云。

“这位客官,我这里的马都是从西域贩卖而来的好马,但是生性彪悍异常,你要小心啊。”

“店家,你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好马,这恐怕不符合这里的需要吧。”朱碧云狐疑地问道。

此时,萧雨燕也跟了过来,轻轻地抚慰着刚刚的那匹马,只见那匹马,霎那间不娇也不躁,变得异常的温顺。

朱碧云和店家看的目瞪口呆,“小——丫头,你过来”朱碧云一直叫顺了口“小狐狸”,突然改口,登时有些别扭,清了清自己的嗓子。

“客官,这位是?”店家被她的举动惊得尚未反应过来,更加令他惊讶的是,虽然已是一身的奴仆打扮,但是还是掩不住萧雨燕细腻的面庞,心想:如果是一般的奴仆,绝不会生出如此姣好的面容,难道他们是私奔。店家似乎恍然大悟,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朱碧云见店家也这么的望着自己的奴婢,甚至望着自己,满心的不舒服,转移话题道:“店家,这匹马,我要了,多少银两。”

那位店家捏了捏自己的胡子,毫不犹豫地竖起了三根手指头,说道:“三千两!”

“啊,这么贵。”朱碧云非常惊讶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客官,你这就不对了,你竟然能够带着这么漂亮的大小姐出来私奔,难道这一些银两就不带在身上吗?你看看啊,这可是西域好马,要不是这回本国举行斗法盛会,名人志士,甚至一些妖魔从四方齐聚,你到哪里找这么好的马匹。”矮胖的店家料定自己遇上了摇钱树,猜想将他们的“底细”脱口而出,定会狠狠宰他们一宰,殊不知朱碧云和萧雨燕身上只有区区几两碎银。

“哼,要不是主人嫌我变身多有不便,怎么会稀罕你的这些破马匹。”小云虎听见这宰人店家的话,气不打一处来,迅速的钻出了萧雨燕的怀抱,破口大骂道。

店家一惊,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发抖,发抖地问道:“你们,你们是妖怪。”

“对,我们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各路妖魔。”小云虎见自作聪明的他已经误解,便将错就错地说道:“怎么,现在你认为这马还值得那三千纹银吗?”说完,小云虎便虎头虎脑地吓了他们一把。

“你,你们牵走吧。”店家避之不及,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马匹算什么。

“等一下,店家,服务可要到位,这样做生意可不对。”正当萧雨燕准备牵走那匹跟她相当亲近的马匹的时候,被朱碧云拦了下来。

“客官,你还要什么,你尽管说。”店家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极其害怕朱碧云他们要杀人灭口。

“马儿没有马锭,怎么能行的远。”朱碧云也趁机反过来狠狠得敲他一笔,嘴角露出了笑意。

“是,是,客官说的在理。”那个倒霉的店家便从店中的柜子中,吃力地拎出用一块麻布包裹着的东西。看上去非常沉重,打开一看,才知是一些颜色不纯的烂银,可是这些做马锭,绝对是上好的材料。

店家不敢怠慢地小火萃取,敲打了半天,然后才抬起那匹马硕大的脚掌,牢牢的定在了马掌之上。

“大爷,好了。”店家依旧惧怕。

“嗯,不错。那么店家我们就此告辞了。”听到朱碧云这句话,店家忍不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似乎如释重负。

“额,好好,客官慢走。”朱碧云却不再理他,率先上马,试了一试,刚开始马匹有些挣扎,但是少许时间之后,见朱碧云牢牢地将其掌控住了,使其挣脱不得,便安分了起来。

“小丫头,上来吧,我们走。”朱碧云用右臂强有力将萧雨燕拉拽而上,搂入怀中,然后一声长呵,双腿一登,马儿便很快的向前方奔驰而去,健步如飞。

卖马的店家终于解脱了,于是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似乎刚刚是从刑场走下来一般,用手抚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揣着粗气。

马上的萧雨燕窃窃地笑着。“你笑什么?”朱碧云问道。“我笑主子不是省油的灯,云虎本想就白要一匹马儿,可是你却能理直气壮地让他陪到家,主子还真是世间少有的恶人啊。”

“你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你信不信啊。”朱碧云嗔怒道。

“不信,主子可疼我了。”“是啊,我应该好好疼你。”

“啊——”朱碧云趁其不备,咬住了她的耳垂,气息呼的她直痒痒。映衬着夕阳的余晖,朱碧云、萧雨燕和小云虎在威风中奔驰向前。

敲诈来一匹好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