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逗你玩

  龙圣干咳了几声,故意皱着眉头说:“你还知道自己错了啊?我还以为你认为那是应该的呢!看看,看看,到现在还没消下去,疼死我了!不念在我以前帮你的份上,也要多少念在我们相识的份上,你怎么也不该下这狠口啊!太伤我心啦!当时还说那么不客气,搁在谁身上谁也受不了的!”

龙圣说的并非都是虚话,一向警惕性很高的龙圣从小到大还没这么窝囊气的受伤过,让他受到任何伤害或者他看不顺眼的人全部都已经永远的消失了,在龙圣的眼里只有胜者为王,败为寇的观念,在他的意识中也单单只有第一,根本没有第二的字眼,因为易幻悠,龙圣硬是从自己脑中新开辟出一条退让的沟渠来!像什么阴谋啦、算计啦、报复啦、超高的警惕性啦、果断的智慧啦......等等,见到不按常理出牌的易幻悠统统全都靠边站好了!龙圣和易幻悠都不知道,易幻悠就像一个橡皮擦,正用自己特有的柔悄悄的把龙圣的冷漠、狠绝等不好的一面不知不觉的擦拭掉......

本来就低着头的易幻悠被龙圣这么一说,头比以前更低啦,那还有心思去瞧那个自己留下的罪证啊,只得硬着头皮小声说:“对不起嘛,我当时真的没考虑这么多。”

龙圣拢拢肩,风淡云轻般懒懒的说:“就这么一句对不起就给我打发了?要知道我龙族的身体是不能粘上人类口水的,尤其是男人,那是一种很大的侮辱,如果不小心给粘上了,会一辈子抬不起头的让人笑话,成为龙族的笑柄,唯一的办法就是放弃龙族身份和男人的尊严,不管以什么关系只能跟随那个人一辈子不离不弃,远离海底,到一个没人知道这个规矩的地方忍气吞声的重新开始,那个人类不能以任何理由舍弃跟随他的龙族人,如若舍弃,那个被驱逐出龙族的人会身受千刀万剐之苦的悲惨死去,成为灰烬,永不超生,想必你也知道,大多数水族都不能离开水底,一旦离开海底就是死路一条,更清楚男人都是很爱面子的,不惜为了一个尊严拼得起你死我活,虽然我能离开水底,但是我却要为尊严争口气,所以,我不要道歉,我要你要对我的名声负责!”龙圣说的这些倒都是实话,龙族真的好像有这么一条烂规矩来着。

易幻悠一听,忙抬头辩解:“当时我也确实是气过头了嘛!你也知道吵架没好言的嘛,谁叫你们俩大男人说话还神神叨叨的用传音术来着!再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真为了这件小事生气的话,那说明你也太没肚量了,也忒娇气了些吧?!”易幻悠的声音越说越大,也显得她的内心很焦急,正在这时,易幻悠无意中瞟见迎面走过来龙圣左肩上的咬痕好像貌似有些不一样......

龙圣无辜的看着易幻悠说:“这是韩天修他自己的事,你当时可是看见了,我是当着你的面问他的,因为他不愿意当面说,这怎能牵连的我的身上呢?!这样做对我来说是不是很不公平啊!我凭什么要受此等不公平的对待啊!”龙圣看到易幻悠的表情,心里早笑的抽抽了!她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

易幻悠本来很不愿意看到龙圣的左肩,一来是非常不好意思,本来嘛,一个大男人这么袒.露着自己的上身,搁上哪个没结婚的姑娘头上都会不好意思的,就算是现代,像自己种性格的人没有一个这么开放的,更何况这是在封建社会的古代啊!!再说啦,易幻悠觉得自己又不是花痴,干嘛有事没事盯着一大男人的身体看来着!二来是觉得多看一眼自己的懊悔就好像无形的加深了一样,只是今天的龙圣不知哪根筋搭错了,那么爱暴露自己,特别是那左肩伤口,显现的格外明显,让人回避都回避不来!说真的,那伤口比以前更加的鲜艳夺目,有点儿不像伤口,倒像......倒像个刺青......刺青?对,就是刺青!我说他刚才干嘛乐颠颠的对着镜子照,原来是如此这般了,这样一想,刚才的所有不正常都正常了!好嘛,看本姑娘好欺负是不是!给你诚心诚意的道歉,你倒涮起本姑娘我了!真是变态!不好好想想怎么快让伤口好起来,反倒不怕疼的做成了刺青,还嚷嚷着神马疼死人之类的鬼话,害的我是又懊悔又担心,又赔礼又道歉的!真是欠揍!惹我易幻悠,后果很严重!

逗你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