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言

  龙圣告诉易幻悠自己要出去半个时辰,并让鱼姬好生照顾好她,等回来后便给易幻悠实施第二步,便瞬间消失在易幻悠面前,本想劝阻龙圣出去的易幻悠像施了定身术般,抬着手欲语还休,看着像水蒸气一样猛然蒸发的背影,易幻悠放下抬起的手,轻叹了一声。

并不是易幻悠还没适应这些凭空消失的奇异法术,适应能力比小强还强的易幻悠在这个世界待了这么久,又怎么会被眼前的事情慌了手脚呢?那不是等于开国际玩笑么!其实,易幻悠也多多少少猜到以龙圣的性格这次出去肯定是与被鱼姬灭口的那个什么海蛇族有关,还并不知道自己才是最大的主因,刚才看到鱼姬狠绝的另一面,心中还是有些阴影般的不舒服,一个女孩子家怎么也不应该有那一面的,女孩子是多变的没错,再怎么说易幻悠本人还是不太喜欢这样的女孩,觉得这显得有些太过于人情淡薄,过于冷漠无情......

这不怪鱼姬,要怪就要怪那个自大的家伙龙圣啦!在这个主仆分明的封建年代里,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所以自己坚信只有昏君没有小人的!龙圣没必要下达那番命令让鱼姬去做,简直就是把这么个好姑娘逐渐的洗脑成杀人机器,赶尽杀绝是恶循环的开始,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天天都知道打打杀杀,什么时候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感化仇人呢?杀一个人很容易,感化一个人就难,更何况去感化自己的仇人就难上加难了!以所有的情况来看,恐怕有这种胸襟的也只有韩伯父一人能够做到吧?韩伯父真的是现代人么?在他身上是不是也有一个感人的故事呢?好像知道,好好奇哦!都说虎父无犬子,韩天修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如此?看来,我离开韩天修越久,便思念的越厉害,韩天修的那忧郁而平和的眼神早已在我心中烙下深深的痕迹,怎么也挥之不去......

鱼姬自然就更不用龙圣交代,自己也会全心全力的去照顾旧主子的,鱼姬虽然扶着旧主子回房休息,这主仆俩就这么一路走着,一句话没说,鱼姬一直恪守着自己的本分,不多言,不打听,只要主子不问,自己就没有理由去多话,话说回来,她两人各自心中有事,鱼姬这边,心里突然觉得和以往亲密无间的旧主子有了道看不见的隔阂,鱼姬也清楚的知道肯定是因为刚才处理那些喽啰的事情无意中被旧主子发现了,因为自己的失误才会让心里善良的旧主子这般惆怅,虽然心里明白,但自己觉得自己的心还是好像不可避免的被什么东西划伤了,有些很不是滋味的难过,鱼姬在心中默默的审问着自己,并不是自己贪图虚名浮利,想要和旧主子攀上些什么,旧主子说和自己做姐妹,自己就真的以为是旧主子的姐妹了么?自己从来没有敢这么妄想过,但,凡是个活物,都是有感情的,自己和旧主子的感情没有万年也有千年了,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自己真是该死,怎么可以让主子这般伤心?还这般连续犯错?并且还是这么一个很低级的错误,自己莫非真的如同王上所说,自己已经在明显退步了么?真到那时候一无是处的自己还有立足之地吗?

无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