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聊天

  转眼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深夜的沙漠中或隐或现的呈现着一座蓝白相间的城堡,像海市蜃楼般那般虚幻,那般不真实,这个城堡某个空间的寝宫中,倚窗坐着一个人儿,一头乌黑的长发没有任何头饰,只是单单的随肩而下,迎着风儿张扬,单薄的白色衣衫勾略出很匀称的身材,目光眺望着远方,深深的思索着什么,以至于有人轻推殿门,徒步走了进来都没有发现。

只见那人随手在离他不远的轩上拿了件裘皮长衫,为那深思的人儿轻轻的披上,并很不满的细声叨念着说:“这么大的孩子了,到如今依然自己还不会照顾自己,穿的这般少,外面那般凉,还开着窗户吹风,就是大罗金仙也会有些吃不消的,更何况你这刚从生死大劫中捡回的半条命呢?!真是!”虽然唠叨,但却包含着满满的母爱,让人百听不腻。

“母后,孩儿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窗前的韩天修转过头,眼神中有感激,有恭敬,孩子不论多大,多有成就,多伟大,在母亲眼中永远只是个孩子。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吴梦月轻轻的问。“母后,孩儿在回忆所有关于易姑娘的事情,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过没有关系,父王现在是否好多了?”韩天修有些疑惑。“嗯,你父王仍在调息中,你多次去探望他,给他请安,他都在闭关修炼,吸收月之精华,所以导致你父子俩也没正式见上个面,像以往一样父子谈谈心,他和我心连心,他的心思我都明白,其实,每次你去,你父王都知道,他会感到很欣慰,他同时也会对你有些亏欠,还多次让我转告,望你能理解和包容。”

“母后言重了,我怎会这般不知礼呢,哪有长辈给晚辈赔礼的说法,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父王和母后都是占着绝对的主权的,作为晚辈的我只有听从而已,更何况父王这次还是为了孩儿而受的重伤,孩儿更没有资格来评头论足了,不管怎样,还望母后以后切莫在孩儿面前如此言语,会折煞孩儿的。”韩天修很认真的说着。

“呵呵,我的修儿怎这般胆小?没成想我儿这般拘谨,好了,既然这样,母后收回刚才的话语,看把我儿吓成什么模样了!我就说吧,我儿是不会计较的,你那父王还想方设法儿的让我说,现在才回想过来,合着你父王又耍着我玩儿呢!你说,这个老东西什么人不耍,非要耍我这个本就不聪明的人干嘛!看我好欺负是不是?老虎不发威,权当我是病猫了怎么的,等他痊愈了,我定数落他一番不可!好了,天色晚了,我先去休息,咱娘俩有空在聊,你也别想太多,早些休息吧!”吴梦月自言自语,可言语中洋溢着的都是幸福。

韩天修嘴角微微上扬,看着满脸写满幸福的母亲走出房间,起身扶住母亲,轻轻的回了声:“嗯,母后,慢走,孩儿送送您,望母后安寝。”

聊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