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关系

  在韩宇翔转移疼痛的情况下,韩天修还是强烈感觉到那许多转移不及的极致痛在自己身上不断地变本加厉着,韩天修此刻又不能控制自己全部的身体,除了双手可以支配外,从腕关节开始全然不再自己的操作范围之内,现在所经历的折磨,唯独可以从韩天修自己这双握的关节泛白的手上体现出来,可吴梦月并不觉得被自己儿子快要握断的手有丝毫的疼痛,就任由韩天修紧紧的握着并深深的嵌入自己的皮肤,顺着相连的手指间流下白色的粘稠,韩宇翔看到这一幕,心再不能平静了,便不动声色的用内力试图震开吴梦月的手,可丝毫没有作用,反而让吴梦月更加牢固的握着自己儿子的手不愿放开,吴梦月对着韩宇翔轻轻的摇了摇头,但是眼神中却有着一种很坚定的执着,这是韩天修唯一能够宣泄些许痛苦的窗口,吴梦月甘心情愿的为自己儿子打开,毫无怨言。

“王,别分心,比起你的付出和儿子的痛苦,这根本不算什么,虽然我知道你隔山打牛的功力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毕竟儿子现在体弱,大不如前,在这关键时刻,我还是希望别再通过儿子用内力,小心伤着咱们的儿子,您就让我这么握着吧!我现在只想就这么握着儿子的手,那样,我感觉心中踏实,王,不要在意,也不要为我担心,我自有分寸。”吴梦月用传心术轻轻的回应着韩宇翔。哈宇翔收到吴梦月的传心术,心中便知道,自己再劝阻也没有用,只有把心疼化作全力来医治儿子,好让儿子能尽快的好起来,便是早些让吴梦月减少痛苦和不受伤的唯一方法。

易幻悠并不知道那白色的液体是吴梦月的血液,只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这么久还没有改善,看着韩天修这么痛苦,心中便增添了些焦急,双手也不自觉的反复抠着自己鱼尾上的鳞片,就像人类紧张不知不觉的用手反复拉扯自己的衣服布或者手不停地来回交织一样机械的重复着一个动作。

在一旁观看却无法走动前去帮忙的鳍麟心中也不是滋味,其实鳍麟的本性并不坏,他现在的脑中无时不刻的在反思,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一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所做的错事,可自己却无法弥补,还得让别人去为自己承担这一恶果,鳍麟心中被愧疚和悔恨充满了胸怀,自己从内心不能原谅自己,觉得自己欠韩家的太多,恐怕倾用自己的生生世世也偿还不清了。真希望这位王者不要对自己这么好,哪怕是冷嘈热讽的说自己一顿或者是毒打自己一顿,自己心里也会好受些,可却恰恰相反,韩宇翔不但以德报怨、多次无私的次救了自己的性命,并以一颗宽容仁慈的心原谅的自己,这叫自己情何以堪?如果在此之后自己还能站起来,只要不是废人一个,自己还有用的话,在事后有幸待在他身边,自己真的愿意从零开始,做牛做马的为其效犬马之劳,任其驱使,毫无怨言。

关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