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母爱

  当韩宇翔把自己的功力渡给鳍麟后,一并把昏迷不醒的鳍麟带出这个小周天,待鳍麟的神识一碰触到自身的躯壳结界时,便自动化作灵魂精魄返还于体内,鳍麟便立刻清醒起来,自己清楚,自己的命又被韩宇翔救了一次,现在自己体内的所有真元和功力都是韩宇翔寄予的,如果没有这些真元支撑自己,被拿出金鳞的自己早已化作一堆肉泥,根本不可能好端端的坐在这里,鳍麟默默的望向还没收功的韩宇翔,眼神中充满了敬畏的感激和由衷的佩服,心中暗自下定决心,自己从现在开始,自己的命以不再是自己的,自己放下一切的恩怨情仇,愿意听从韩宇翔的一切安排。

等韩宇翔的神识回归到本体后,手心中多了一片金光闪烁的鳞片,根本不给自己调息的时间,便直接走向易幻悠旁边,此时的易幻悠还正在自责和懊悔中,根本没有发觉韩宇翔已经以极快的速度用加持了自己法术的金鳞从自己身上取到了一滴还没流出眼眶而变成珍珠、落地而变成宝石的眼泪,并在同一时间,韩宇翔用自己的真元把合着乱魂草的眼泪和金鳞融合成一颗不大不小的丹药,随即打入韩天修体内,这些繁琐的步骤真是一气呵成。

做完这一切后,韩宇翔才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口吻对坐在床边的易幻悠说:“小悠,你别太伤感,一切会好的,来,你先下来,我为天修护法。”人在集中精力于某一件事情上走神时,如果突然大声说话肯定会让这个出神的人吓一跳,所以,韩宇翔用极其低柔的声音换回易幻悠,如果不是易幻悠在发愣听到此类话语,肯定会被这个极其富有磁性的天籁之声卷进漩涡不能自拔,这种声音是所有女人无法抵御的。

“嗯.......啊!这么说您已经拿到金鳞了?那下一步怎样才能让我的眼泪不凝结,从而取得眼泪?我需要做什么?”回过神的易幻悠眼中再次燃起无法克制的欣喜,心中释然,皇天不负有心人,韩天修终于有救了!太好了!

“你不用做什么,其实,我已经在你刚才想事情的情况下,没经过你的允许,擅自取走了你的眼泪,还望你不要介意。”韩宇翔微微笑着礼貌的说。

“什么?您已经取走了?呃,好快!”易幻悠低着头略微吐吐舌,但还是在说话的同时,默默的退在一边,这代表着默许和不介意,易幻悠现在只是觉得有些快的不可思议,自己的思维稍稍有些跟不上这飞快的跳跃,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刚才完全没感觉到丝毫的动静,别说是痛痒了!

“我儿,天修,我是你母后,快快醒来吧!”跟随在其后的吴梦月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退下的易幻悠,随后便坐在了易幻悠刚才的位置,轻轻地,用双手透过结界,拉着床上接近透明的韩天修的手,并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右脸颊旁,代表着无限母爱的眼泪随着眼角流淌在手背上......

易幻悠看到这一幕,便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后退的脚步,无声的站在吴梦月的旁边,心好像漏了一拍似的,突然好羡慕,好向往,自己觉得自从自己记事以来,看到的只有孤儿院的老师和院长,她们的爱,有些博爱,有些机械,和如此温馨的母爱是没法比拟的,这种场面易幻悠好想拥有,看上去,感觉好幸福,心中突然又好想哭......

母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