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起伏

  韩宇翔当听见此解法时,早已意念随心生,使用隔空取物术把专门放置在丹药房这个空间里的乱魂草备好并瞬间挪移在袖中,在劝阻吴梦月的同时,不动声色的递给了吴梦月,这也是给了吴梦月一个潜伏台阶下。

“哼,既然已经说出解法,都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来解救我儿!喏,这是制作好的乱魂草!”吴梦月虽然把韩宇翔的话语全听了进去,自己的刚强也被自己夫君的柔化解掉不少,但语气依然有些焦躁和不信任。可是不管怎样,吴梦月还是照着韩宇翔的意思去做了。这可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

细心的韩宇翔在一旁当看见乌鲹族人好似有话要说却又生生咽回去这种犹豫不决的眼神时,便开口说:“鳍鳞,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难处?你大可说出来,如果真是这样,我绝不勉强于你,咱们可以尝试另一种解法。”

“我先在此谢过王的宽仁,请听我容禀,我们乌鲹族人的金鳞对我们来说起着一个至关重要修身护元的作用,金鳞这个东西隐藏着我们自身先天的资深大法术,只要不激发金鳞上的法术,就不会对本体的真元有任何损耗,可现在问题是,我的金鳞连我自己都不知晓到底还在不在体内,就算还在,那我也真的不知道它被封印在我身体的哪个部位,父王早在我出生时,看我体弱,寻思着我对金鳞可能会产生依赖,遇见事情就会想着拿自己金鳞中隐藏的资深法术去对抗处理,一个不小心,非常容易在自己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让金鳞和自己心意相通并自行释放出来,那样定会在我没长成人之前就已经把我那少的可怜的真元给提前流失光的一命呜呼了,因为有了这个心思,所以父王把我寄养在别族之前,他就用资深法术把属于我的金鳞封存了起来或者干脆抽离了我的身体由他亲自另外替我保管起来,按父王说的意思是等到我成人的那天再解封印还给我,却不成想,还没等到那一天,父王就因圣战逝去,我族也只剩我一人,我曾经也用尽所有我能想到和我能做到的许多办法去寻找自己的金鳞,可我发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而已,到现在我还是只能依借制毒来对抗别人和保护自己,只会几个最基本的低微法术,就这几个还都是以逃生为主的守护法术......”说到这儿,这个乌鲹族的王子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有对无法改变事实的无奈,也掺杂了一些委屈,更或多或少为老天对自己命运的不公平有些悲恼。

“你说什么!”吴梦月刚被韩宇翔劝说下去的怒火忽的一下重新窜上心怀。说到现在才说没有,不是纯属废话嘛!如若因此耽误了我儿的救治时辰,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谁再上前说话都没用,我定会叫你死的很难看!

同时,这个如同晴天霹雳的消息实实在在的劈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易幻悠身上,让这个刚刚从些许诅丧心里走出来还没来得及捕捉那一丝重燃希望曙光的易幻悠,被彻彻底底轰炸了个的外焦里嫩,这会儿,易幻悠心里对这种大起大落竟然有些吃不消,到现在还久久不能回不过神来。

起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