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毒酒

  “幻儿呢?”韩天修依然平静。“别急,咱们一步一步的来,先喝下你面前的酒,万事都好商量,我自然会带你去见她,否则一切免谈,不过,我奉劝你在我面前不要妄想动用任何伎俩暗自把酒逼出体外或者用法术化解,更不要妄想先杀了我然后去找她,我死,她自然而然的会当我的陪葬品,到时候恐怕你不会找到你想见的那个活人,只会为你心中的那个人收尸而已,如果不相信,大可以试试!”乌鲹族人很有把握的慢慢说,这个说话的乌鲹族男人并不知道韩天修为了救治龙圣和幻悠已经把法术用到极限,还差点给自己的性命搭进去,现在的韩天修只是一个存活在海底并能知晓任何种族毒药性质和术法的一个平凡人而已。

韩天修明知这杯酒有剧毒,可还是依旧毫不迟疑的喝下去,不是没脑子的犯傻,而是韩天修自己很清楚,到目前为止,想确保易幻悠安全的情形,结合自己自身现在的条件来看,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无条件服从。“本尊相信,能说出这般话语的人必然能够守诺,本尊这样做可否是你满意?!还不快带本尊去见她!”向来冷静处事的韩天修情绪隐含着一些波动,这并不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对易幻悠的性命担心万分,多耽搁一点儿时间,中了散魂水的易幻悠的身体所承受的危险就会增加几倍!

真心希望幻儿没事才好!韩天修现在满脑子都是惦记着易幻悠,真心的为易幻悠祈祷平安,根本不在乎毒酒给自己带来全新的剧痛,身体堪比正在受极重的刑罚般,韩天修对此再一次选择隐忍着,因为这是自己无法逃避的命数......

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毫无痛苦表情?!我用的药从没出过差错,不可能药效对他完全不起作用!难道说,我用的药对韩天修这种不是水族中人的体质有所偏差?这也同样不可能啊!我所下的这种药不管是不是水族中人,只要此刻还在水中,是一样有效的啊!并且我可是下了超乎常人好几倍的药量啊!即使有所偏差,至少也应该有些痛苦的表情吧?!乌鲹族人心里发憷。

“不错,既然你敢喝这杯酒,我自然会兑现我所说过的话,我定会带你去见她,但不是现在,你也应该知道你想见的那个人中的是我乌鲹族特有的毒,这散魂水的药用想必你也清楚,想换回她的命并不是见见她就能了事的,我现在可以好心的告诉你解法,等会你见到那人鱼后,把她体内的毒以换血的方式,把毒换到你自己体内,要你以命换命,到时候任你法术再高,已对我根本不造成任何威胁,因为就在你换毒的那一刹,你的命早已通过换血这个方式成为我手中的囊中物,生死由我做主,此刻,我还是为了万无一失,万事小心为上,提醒你还是自己自觉的带上这个锁链,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接受我这条好心的告知,从而也可以不带上这条锁链,怎么样?你考虑好了吗?”韩天修眼前的这个乌鲹族人嘴角微微挂着得意的笑,其实眼神早已经出卖了自己内心极为不安的情绪,只是心中万分焦急、早已乱了分寸的韩天修此刻真的没工夫去扑捉这些信息,从而让这个乌鲹族人侥幸蒙混过关,这些本就是乌鲹族人甚至韩天修自己根本无法预测和掌控的赌局,一子走错,满盘皆输!

“我再说一遍,快带我见她!”韩天修接过锁链,很快的把锁链带好,咬牙忍受,眼神中有些恼怒,更多的还是不屑。其实,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铁器可是暗含荆辣狠毒的机关的,见肉生根,里面无数根带着另一种毒的铁刺瞬间钻进佩戴者的手腕,脚腕,腰间的各个经脉,封锁着佩戴者的周身大xue,让其自身的痛苦加倍,却用不上也用不出任何力气,这种刁钻阴狠的锁链连法术高强金身大仙的体质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此时此状态虚弱不堪的韩天修呢!

毒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